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6日 星期四

财经 > 新闻 > 正文

字号:  

“跑路潮”加剧银企信任危机 危及实体经济

  • 发布时间:2014-08-25 08:39:25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姚慧婷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受国内外多重因素影响,浙江企业资金链、互保链危机频现,民营企业群体内部长期建立的信用体系受到较大破坏。记者近期在浙江采访了解到,尽管当前国内外宏观经济的不利因素在逐步消退,但受制于银企关系持续紧张的“死结”未解,已经影响到企业、银行等各方对未来发展的信心,亟待引起重视。

  “跑路潮”重创银企关系

  以民营企业为主要经济支撑的浙江,在发展过程中曾长期得益于浙商群体自身的诚信传统和良好的银企关系。但记者近期在杭州、温州、绍兴等地调研发现,银行和民企之间关系已从“蜜月期”步入“紧张期”。

  “信用,曾是我这代浙商最美好的回忆。”温州眼镜龙头企业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回忆说,在上世纪80、90年代的温州,企业家刚开始做生意,互相借钱几十万,就放在编织袋里拿走,连数都不数。“后来企业有了出纳、会计,相互资金往来就正规一点,但打一个电话,一天之内借个上千万也没问题,连借条也不用写。”

  但在2011年9月,曾因资金链断裂,身背20亿巨债无力偿还的胡福林出走美国,成为当时轰动全国的“跑路潮”标志性事件,此外,各地也不时出现民营企业主出走事件。尽管胡福林经多方劝解后回国并致力于企业重组、慢慢还债,但他坦承,当年温州企业主的“跑路潮”,为当前银企关系陷入僵局开了恶例。

  在温州,记者对农业银行建设银行民生银行及浙江本省的台州银行、温州银行等多家驻温州机构的负责人采访了解到,各银行普遍对民营企业感到“忧心忡忡、顾虑重重”。建设银行温州分行一名负责人说,“尤其是眼睁睁看到一些欠债不还的企业主,将资产转移到亲戚名下后,任由企业破产也不还债,个人照样潇洒生活,我们都快气死了,还拿他没办法。”

  “2008年后一段时间,银行追着企业放贷款;2011年以后一段时间,企业求着银行放贷款;最近来看,银行对民企到了又怜又恨的地步。”农业银行温州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银行前两年的利润就拿来填这几年的不良贷款了。”

  银企之间破碎的信用关系直接影响到信贷质量的下降。统计显示,当前浙江不良贷款“双升”态势令人担忧:截至6月末,全省不良贷款余额1356亿元,比年初增加157亿元;不良贷款率1.96%,比年初上升0.13个百分点。从企业看,新增不良贷款多集中在中型企业和小型企业,不良率分别较年初上升0.4和0.37个百分点。从区域看,新增不良贷款主要集中于宁波、绍兴、温州和金华。

  银企“互不信任”危及实体经济

  记者调研发现,当前,以民营经济为主体的信用体系受到破坏后,已经对金融市场各方、企业信心、实体经济等多方面带来不利影响,亟待引起重视。

  在不良贷款持续攀升、资金链担保链风险持续影响下,浙江原有良好的市场信用体系遭到较大破坏,不仅银行与企业之间互不信任,银行之间、企业之间也互不信任。温州市政府今年4月专门下发文件,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同进共退”行动,目的就在于协调不同银行采取一致步调;绍兴诸暨市实施逃废债“黑名单”制度,通过报纸、电视等大众媒体定期向社会公布当事人姓名、住址、未偿债金额等信息,并限制他们的高档消费和出行,也在当地产生了强烈反响。不少企业主感叹,过去“一个电话借几百万”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现在借几万都难了。

  此外,受各种逃废债、抽压贷等负面影响,企业融资成本、市场交易成本居高不下,令各级政府出台的扶持企业政策难以产生实际效果。

  企业家信心明显不足。不少企业反映,相比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期企业困难“来得快去得也快”的局面,当前企业面临的则是“温水煮青蛙”式的煎熬。处于持续“紧”环境中,一些企业想转型升级,但没有好的方向或技术、资金支撑,面临“不敢转、不会转”的困境;一些企业不投资不扩产,处于蛰伏观望状态。

  不良资产清收遭遇法律困境

  “信心重于黄金”如今已成市场共识。一些地方政府、企业主和银行表示,当前浙江银企各方关系成为下一步发展的症结,关键就在于缺乏有效、快速处置出险企业不良资产的良好手段,亟待多措并举攻克难点,进而加强市场预期管理,约束企业不良行为,让银行和资质好的企业逐步恢复信心,最终促进金融市场稳步健康发展,为实体经济提供输血、造血功能。

  从现实来看,出险企业不良资产清收转化仍存在法律层面和操作层面的重重困难。如一些刑事、民事交叉类案件在程序上因需适用“先刑后民”原则,且涉及法院、公安(经侦)、政府(处置小组)等多个部门,一方面不良资产清理清收和风险化解内外部压力大,一方面司法进度缓慢,且加之借贷类案件数量庞大等因素,导致不良贷款处置周期漫长,也给了企业恶意逃废债、转移资产的时间和空间。

  温州银监分局建议,在当前形势下,政府和监管部门必须要进行必要干预,尤其针对帮扶后的企业存在恶意逃废债、转移资产等违法行为,需要政府加强事后监督管理,加强对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

  此外,一些银行负责人建议,受困于司法处置流程较慢,银行希望通过转让、以物抵债等手段加快处置进程,但面临的税收等压力较大,希望有关部门给予必要的税收政策等配套支持。

  从企业角度来说,当前银企关系紧张,直接导致市场呈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结果,一些自身条件较好的企业也受困于互保链、资产缩水等影响而面临危机。当地一些企业家建议,政府可通过建立转贷资金池、重新评估厂房土地价值等方式,“让资质不错的企业能缓过这口气,可以活下去,就是给市场最大的信心。”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