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

理财中国 | 理财超市 | 经纪人平台

理财中国 > 证券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顶层设计难突破 温州金改征途漫漫

  证券时报记者 赵缜言 李小平

  金改来了,变化也跟着来了。金改的起初,由于其包含了众多中国金融改革的可能性,“突破”成为了关键词;金改的过程中,其众多可能性的部分变为不可能,“理性”成为了关键词。在“突破”与“理性”的不断切换中,温州当地学者、金融机构专家对过去10个月以来的温州金改成绩评价可谓众说纷纭。

  但从客观事实上来说,温州金改目前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极其有限。进入2013年,温州各有关部门正在积极筹备金改一周年项目,证券时报记者日前在温州进行了较为深入的采访,力求呈现政府部门金改做法以及各界看法和建议。

  政府看金改:

  更多提理性预期

  温州金融办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对温州金改的目标和任务需要有一个相对理性的预期。现在温州金改的全国关注度很高,预期也很高,在某种程度上,它承载了人们对中国经济体制改革进一步迈向深水区的期望,都希望出现眼前一亮的改革项目。这场由顶层设计,并自下而上进行的金融改革,经过10个月的探索,在讨论中前行,社会各界对温州的认识也逐步回归务实和理性。

  这位部门负责人表示,金融改革是比较长期的,不可能一蹴而就,“整个系统性的改革,是一点点的东西放在一起,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同时温州金改不能包治百病,当地实体经济的部分空心化、产业转型升级滞后、企业盈利能力下降,这也是中国很多地区面对的现实情况。总体上说,金融改革肯定会对未来温州的发展起到积极作用,但并不是说所有问题都是金融改革能够改变的。

  他表示,很多人都关注个别标杆性的项目,比如利率市场化和设立民营银行,实际上很多要突破的项目审批权限在省一级乃至更高层,政策上没有突破要取得效果还是很难。

  “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把机制和体制建设好。这比孤立的小贷公司转村镇银行可能更有意义。”他说,温州数目众多的小微企业与传统正规金融之间存在断层,温州金改要突出一个“民”字,把庞大的民间金融理顺,通过创新地方金融组织、提供服务平台、发展区域资本市场、建立适合民间金融的法规和风控体系,从而优化资源配置,服务实体经济,通过金改建立一套完整的体制机制,为全国其他地区探路,要比一两个标杆性的项目来得更为实际。

  学者看金改:

  有限框架内突破很难

  “在大学讲座,有人提问‘金改发现了什么?’我想了一下说,唯一的发现就是金改真的很难突破。”温州金融研究院牵头人、温州大学商学院院长张一力如此表示。

  张一力说,去年完成了一个调研,温州现有金融从业人员5万人左右,其中还包括2万多人的机构营销人员。银行更多关注的只是存贷业务,分支机构没有金融产品设计的任务。除了政策空间有限以外,温州很难有一个机构既很理解温州市场,又能同北京的专业部门走得通,从而对接信息和需求。

  张一力说,温州金改现在出现了两个环节上的脱节。一个是执行部门希望顶层设计,希望给一个具体的政策,这样就可以去做了。一个是温州金改步伐还不够大,在有限的框架内去多发一个债券,多建立一个小贷公司本身有一定意义,但对金改来说这很难算是突破。温州金改需要在顶层设计和地方创新上进行更有效的联动。

  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温州金改到现在,实质上没有任何突破。打破金融垄断是改革的重要目标,没有这个突破很难说改革成功。

  乐清村镇银行行长吴大鸣表示,中国的金融改革要自下而上进行的可能性是不大的,不像以前监管不到、市场体量小的时候,可以有一定的空间。现在监管非常规范,很难突破,只有顶层设计才会有所斩获,而温州的行政级别较低。金改到目前还很难找到一个满足原先对金改期待的项目。

  前中国银行温州分行副行长、华峰小额贷款公司高级顾问陈寿清说,如今在一个地方进行金改是很困难的。去年我们都在讨论金改的核心是利率市场化,但这个口子显然是不敢开的。而金改其他的内容都是“小打小闹”。

  • 来源:东方网 作者:赵缜言 李小平
  • 编辑:罗伯特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