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理财中国 | 理财超市 | 经纪人平台

理财中国 > 资讯 > 财经中国观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专家称收入倍增非每人都翻倍 需建公平分配制度

25省城镇居民人均收入跑赢GDP

  中国网11月20日讯(刘一震)自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以来,围绕收入倍增展开的讨论便迅速在官员、专家和百姓中间展开。普遍的观点认为,收入倍增并不意味着每个人的收入都能翻倍。专家认为,要达成收入倍增目标的途径是要在做大“蛋糕”的基础上,完善公平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分好“蛋糕”。

  收入倍增的基础是经济总量的持续增长 不等于每个人收入都翻一倍

  11月8日上午公布的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通过媒体的报道,老百姓顿时对收入“翻一番”表现出了很高的关注度。一位月收入只有1100元的北京打工者对媒体记者说:“将来,我不知道国家能怎么帮我这样的人群实现收入倍增。”

  《新京报》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所谓的收入倍增计划,绝非是给社会上每个人的工资增加一倍。而是国家努力将“市场蛋糕”做大,在这个做大的过程中,那些付出更多的人,有望得到更多。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也强调,作为一个全国性的居民收入增长目标,这个倍增是从宏观层面做出的增长安排,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增,不等于到2020年每个人都实现收入翻一倍。

  那么,报告中的居民收入翻番目标具体指的是什么内容?中国社科院经济和金融专家张跃文在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说,按照统计学规则,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倍增目标应是扣除价格因素的实际倍增目标,虽然还很难确定届时的绝对数额,但它的实际购买力可以获得保证。

  苏海南分析称,党的十八大报告在描画2020年国家经济发展目标时,是把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国内生产总值翻番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增放在一起来讲的。

  苏海南认为,要求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不是要求人均GDP翻一番,而是在此基础上对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相应安排倍增。

  对此,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对中新社记者表示,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为40.1513万亿元人民币,实现“翻一番”目标,意味着2020年中国经济总量要达到80万亿元,“这应该没有问题”。

  国家发改委经济学家常修泽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年均增速保持在7%-7.5%之间,到2020年再次实现收入倍增不是遥不可及的,这将促进人民生活水平全面提高。

  从另一方面来看,谈到收入倍增,不得不提起一直被学者们关注的,中国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认为,中国要避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就要持续的经济增长,最主要的因素必然是技术创新,产业不断升级,资源不断从低物价价值的部门向高物价价值部门转移。

  林毅夫的观点也再进一步佐证了经济持续增长对收入倍增目标的作用。

  收入倍增还需建立公平的分配制度 政府和企业应让利于民

  那么是不是经济总量上去了,收入倍增的问题就解决了呢?苏海南分析称,实现居民收入倍增,是在做大做好蛋糕的基础上分好蛋糕的过程,需要全方位推进、多方面配合。

  显然,这就涉及收入分配的问题。苏海南在接受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采访时认为,收入分配方案主要是要建立公平合理的分配制度,形成充分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在这个过程中,只要真正地付出劳动做出贡献的人,就会得到相应的收入。

  对此,《新京报》的文章打了个形象的比方,文章分析,收入倍增计划将会使得市场上提供更多的肉,但是,这不意味着每个都可以吃到更多的肉,但这为每个人吃上更多的肉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实现这种可能性,更多靠每个人的争取和努力。

  提到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苏海南指出,要进一步调整和完善相关政策措施,让城乡居民收入倍增有制度保障。

  “收入分配问题是一个全局性问题,仅靠单一的收入分配政策解决不了问题,必须要有完备的政策体系。”北师大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说。

  李实认为,首先要完善初次分配政策,如完善最低工资政策、工资谈判机制、提高就业的数量和质量、改变就业结构等;其次是完善再分配政策,包括提高税收调节力度、实行财产税和遗产税等;再次监管部门需要设计配套政策进行监管,如完善收入监管制度、税收监管制度等。

  值得关注的是,国务院参事室参事汤敏在日前召开的国际金融论坛2012全球年会上对收入分配改革提出了更具体的观点,他认为,收入分配改革不能仅仅停留在居民之间的分配环节上,而是要对政府、企业和居民之间的分配结构进行调整,只有政府和企业让利,才能保证居民收入8年后翻番。让利需要改革,需要勇气和决心。

  对此,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白重恩在接受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采访时也提出,资本收入更应该在居民、企业和政府之间分配,一个是增加居民的财产性收入。居民的主要财产收入还是利息收入,贷款利率基本已经市场化了,而存款利率远没有市场化。另一方面是增加企业的分红,目前企业的平均分红率是18%左右,但国际平均是27%左右。(中国网财经中心)

  • 来源:中国网
  • 编辑:王文举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