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

理财中国 | 理财超市 | 经纪人平台

理财中国 > 理财 > 理财案例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80后小伙月薪4000总存款3万 回首北京买房历程

  日前,一份由北京师范大学发布的《中国房地产金融安全评估报告》中有这样一个结论:“中国房地产业仍处于市场开发早期,只有最富裕的20%人口具备购房能力”。照此结论推理,也就是余下的80%人口要买房,就可能会成为房奴。

  实际上,我国第一波房贷高潮从本世纪初开始到2003年前后,当时的住房贷款期限基本以10到15年居多,如今10年即将过去,有媒体说“首代房奴”即将“翻身得解放”,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早已经提前还完贷款,进入无债一身轻的状态,也享受到了资产爆炸式增长带来的财富,他们无疑是中国最幸福的房奴。本报记者采访了四位早买房的房奴,听他们讲述了压力与幸福并存的购房经历。

  赵奇

  工资4000、存款3万,北京买房

  通行看法认为,如果月供超过个人月收入的1/3,将出现较大还贷风险,并影响生活质量,这样的一个群体基本属于房奴。据焦点房地产网的一项调查显示,我国32.18%的买房人月供占到了收入的50%以上,成为名副其实的房奴。他们在享受有房一族的心理安慰的同时,也承受着“一天不工作,就会被世界抛弃”的精神重压,生活质量大为下降。

  月工资4000元,总存款3万元,在北京买房。这种痴人说梦的事,河北沧州80后小伙赵奇(化名)在2008年真的做到了。

  考虑到当时自己的实际情况,赵奇还是准备向家中父母请求援助,然而父母认为他的举动太疯狂,一口就回绝了他的请求。一门心思要在北京立足的赵奇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赵奇说,当时,那套在顺义胜利小区的房子只有68平方米,25万元总房款,首付要交10万元,但自己手里的存款只有3万元,最后东拼西凑找朋友借了大部分。首付搞掂后,他就把房子按揭的手续办下来了。“但是,每个月3000元的房贷让我4000元的工资有些困窘”。

  没想到的是,2008年房子买下没多久,国家就开始陆续出台很多优惠政策,鼓励老百姓买房。即使是远离北京城的顺义,房市也开始“温暖”起来,房价上涨的速度很快。到2011年的时候,这套房子被赵奇以66万元的价格卖掉了,纯赚了30多万元。拿着到手的66万元,赵奇又在顺义更好位置的小区,以总价90万元的价格,再次按揭买下了一套98平方米的两居室。如果现在出手,这套房子可以直接卖到120万元。

  赵奇告诉记者,“现在这套房子,按揭要求每月还1800元,但是我现在的工资已涨到7600元了,因此,我把按揭标准从1800元提高到了3000元,这样我的还款日期会大大缩短。”赵奇自己算了一笔账:算上自己可以使用的1000多元住房公积金,这套房子还款的时间大约会在10年内结束。

  如今,赵奇在政府机关上班,有房,有存款,还买了车。现在唯一让他纠结的是还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女朋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赵奇开玩笑说,2013年唯一的任务就是找个老婆一起过日子,享受自己的快乐人生。

  周皓

  最痛苦的事情是有钱不能在北京买房

  来北京“闯世界”的人,许多人心里都有一个想法,既然来了,就不再回去。

  1983年出生于辽宁葫芦岛的小伙子周皓原本在老家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学设计的他不顾女友的强烈反对,2003年非典疫情结束以后,只身来到北京寻求发展。过硬的专业技术,踏实的工作态度,周皓很快就找到了学以致用的工作。2004年北京秋季房展,周皓被同事拉着去国贸溜达了一圈。当时,通州最大的小区武夷花园正好在房展会上推介项目。几番考察,周皓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量体裁衣”,购买了武夷花园荔景园小区一套38平方米的小户型,当时售价3900元/平方米。首付款3.6万元,贷款12万元,每月还款600元,20年还清。

  在谈到房奴时,周皓明确表示,虽然现在每个月也被银行扣掉600元的房贷,但以自己目前万元以上的月薪来看,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如果把要交房贷的人统称为房奴,那我认为自己算是比较幸运的房奴,也就是媒体最近提到的幸福的房奴。”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买更大一些的房子,主要还是因为刚来北京,收入不高,当时月薪只有4000多元。荔景园小区的房价在2010年疯狂的时候达到了2.5万元/平方米,现在最低也是1.5万元/平方米,小户型的房价可以卖到1.7-1.8万元/平方米。

  有时候为了安慰自己,周皓会算一笔账,这套38平方米的房子,当时3900元/平方米,20年按揭完成以后,多还给银行4万元,也就是说,这套房子实际成本价值已不是14.8万元,而是18.8万元。如果现在将这套房子以1.7万元/平方米的价格转手卖出去,总价就达到了64.6万元,这就意味着自已住了近10年的房子,还会带来45.8万元的增值利益。

  周皓对记者说,虽然目前自己的年收入可以达到15万元,但是,在眼下北京依然高昂的房价面前还是显得有些寒酸。不管怎么说,现在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房子,也算把自己安顿下来了。目前,在北京限购的情况下,他准备把钱投向老家葫芦岛,那里目前开发得也很好,换一套大些的房子,北京呆腻了就回家,也可以买好房子让父母过上更舒适的生活。周皓是个极风趣幽默的人,在接受采访时还模仿小沈阳的腔调与记者调侃说,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现在有钱了,不能买房;世界上最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房价很便宜的时候,没钱买房。

  郝峰 两次做房奴

  如果说2009年在北京购买的房产属于一般良性资产的话,那么2006年前购买的北京房产则属于优质良性资产,而在2003年前购买的北京房产那就属于极度优质的良性资产。当更多的中国人在抱怨自己的收入增速永远跑不赢CPI时,在房产市场以小搏大,眼光高远的大有人在。70后的郝峰来自河北邯郸,目前在北京一家公司担任网络监控的他一直做着房奴,幸福着,快乐着。

  2002年,以6万元的首付,郝峰买下了位于回龙观小区一套67平方米的小户型。当时这个小区的房价只有每平方米2200元,因为手头并不宽裕,总价不足15万元的房子,他从银行贷款9万元,一个月还款2400元,4年还清了这套房子的全部贷款,从此结束了第一次房奴生涯,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房子。

  对于当时月收入6000多元的郝峰来说,2400元的房贷压力也不算大。随着北京房价的节节攀升,郝峰对自己2002年做出的选择很得意。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单位和家的距离让上班需要两个小时的郝峰心思开始动摇。2009年6月,在看上离单位更近,位置更佳的东三环边CBD商圈某项目(应被采访者要求,在此隐去小区名称)后,他果断地将回龙观的房子以每平方米10000元的价格卖出,67平方米的房子卖了67万元。居住7年以后,郝峰直接从这套房子获得了40多万元的纯收益。纸上的富贵一瞬间就真金白银地攥到了自己的手里。

  郝峰说,2009年北京房市开始全面回暖,房价暴涨的迹象非常明显。位于东三环边上这个小区的房价在6月份开盘时只有13000元每平方米,后来开发商发现端倪以后玩起了捂盘惜售的伎俩。到10月份再售,房价直接蹿到了每平方米18500元,4个月的时间每平方米上涨了5500元。同样也是考虑到总价的问题,按照当时18500元的价格,他最后痛下决心,买了一套89平方米的小两居。总价165万元,贷款130万元,贷款年限是25年,每月还款7500元。如今,虽然北京房价发生过剧烈震荡,但这个小区的房价依然坚挺,目前已达到每平方米41000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郝峰说,媒体刚刚报道,中国农业展览馆那里又出现“地王”了,楼面价就达到了每平方米3.38万元,开发商建好以后,每平方米不卖6万元就不能赚钱。可以预见,自己居住的那个小区位置比“地王”还要优越,价格应该还会继续上涨。“即便我以现价出手,这套房子至少可以卖出370万元,稳赚三倍。”

  虽然每月要还7500元的房贷,但是以自己目前12000元以上的月薪,还贷压力也并不大。郝峰说,如果当时有钱,多买两套就好了。现在这样一辈子难以遇到的好机会只能去怀念,永远不会再有。“自己周围有很多朋友,从2005年开始重复贷款,购买了多套住房,现在很多人的资产早已过千万了,我的幸福比他们差很多,他们才是真正最幸福的房奴。”

  王朝阳 给两套房子当奴隶

  虽然买的房子小,但是依然获得了北京房价暴涨带来的实惠。地处上风上水的北京立水桥集聚着大量中关村IT男女,来自天津的王朝阳和妻子2006年在奥北按揭了一套小公寓,从此也加入了房奴大军的行列。由于经济原因,也为了不至于过度降低夫妻俩的生活质量,他们选择了一套40平方米的公寓,单价7650元,总价32万元,首付8万元,贷款24万元,20年期限,月还款1600元。

  王朝阳说,在北京的生活成本并不比其他地方贵,食品、交通、通讯甚至比老家要便宜得多,唯一难以逾越的就是房子。“北京的房价贵得让人“肝儿颤”,幸运的是,我们好歹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虽然背着贷款,但是这个小区的房价目前已飙升到每平方米2.5万元,相同户型的房租也达到每月1800元。”不过,随着两个孩子的出生,40平方米的房子已经拥挤不堪了。为了给孩子们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他决定在房山长阳买100平方米左右的三居室。这也意味着一套房子的贷款还没有还清,马上就得再背上一座山,同时给两套房子当房奴。好在搬出了那套40平方米公寓,可以将出租的租金用于还贷,做房奴也算是拉上了一个“垫背”的。

  王朝阳感叹说,没办法,孩子们要长大,总得有套大点的房子。或许过两年,北京的房产市场重新放开,5年的社保也到年限了,又一大批刚需们会纷纷出手买房,价格也许很快会涨起来,到那个时候也许更买不起了。

  说到最近媒体所提到的幸福的房奴,王朝阳明确表示,自己肯定不是媒体上所说的最悲催的房奴。因为2006年购买奥北的那套小公寓,如果出手也会获利颇丰,但是自己即将重新贷款买房,高昂的房价也会让自己压力倍增。好在目前的收入增加了不少,如果要给自己下定义,那也算是一个小幸福的房奴吧。

  研究者

  难以兑现的纸上富贵

  如果把10年前的房价和现在的房价相比较,升值巨大所盈溢出的富贵看得见却并不一定能摸着。从数字上看,房奴们似乎赚了,但这种算法却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笔赚头只是无法兑现的纸上富贵。房子不卖,增值的利益根本无从体现;而卖掉栖身的房产,如果再买房,这将意味着你仍然会继续做房奴,这辈子彻底无法“赎身”。所说的幸福,当然也就无从谈起。

  业内人士指出,第一波购房者购买房产时即使使用贷款也并不能称为房奴,首先,当时房屋价格绝对值比较低;其次,当时房屋的价格相对健康,租售比合理,一套房屋的正常出租价格完全可以补偿月供;第三,收入的持续上涨使得在当时买房的购房者压力非常小。

  在北京等城市,目前上市的二手房,房本年龄在5年以上不需要交纳营业税的普通住宅还有银行抵押贷款的比例不足20%,也就是超过80%已没有贷款,而房本在2005年之前,也就是购买超过8年的基本100%都已经没有贷款。

  资深房产研究者杨红旭认为,要说真正幸福的房奴无外乎三种人:一是拥有多套住房的富人;二是入市早且撤退及时的炒房者;三是本世纪初首批购房者。对于广大中等收入、中低收入、低收入这三类群体来说,房价持续快速上涨,使他们越来越被边缘化,生活幸福指标越来越低。相对于今天高价买房、身背巨额贷款的新房奴,以及为数众多的欲做房奴而不可得的人,首批房奴应该感到庆幸,当初若不是“一咬牙”,那点首付搁到今天没准儿连间厕所都买不起,还清贷款更是遥遥无期。

  • 来源:长城网-燕赵都市报
  • 编辑:李杨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