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20日 星期天

理财中国 | 理财超市 | 经纪人平台

理财中国 > 银行 > 银行资讯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专家建议影子银行监管需疏堵结合 弥补信贷需求

  影子银行系列报道之三

  银行资金双重表外化 民间融资欠透明

  影子银行监管需“疏堵结合”

  专家建议应加快金融业对内开放,引导金融资源合理配置

  影子银行似一把双刃剑。一方面,银行负债方和资产方的双重“表外化”,使得银行内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出,成就了“影子银行”资金规模的快速扩张,其系统性风险备受市场关注;但另一方面,在小企业融资难的状况未得到改善时,影子银行也满足了部分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的融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正规金融的不足。

  因此,业内专家普遍认为,积极引导更多民间金融机构进入适度监管范围的同时,要采取更有针对性的监管方式,弥补银行内资金流出的漏洞,同时加快金融行业对内开放,疏堵结合才能真正做到风险可控。

  现状

  双重表外化致银行资金加速脱媒

  前不久,银行代销第三方产品的兑付风险问题一度把理财产品市场推向了风口浪尖。对于理财产品是否属于影子银行的范畴,业界还存在争议。权威机构对于影子银行的定义中很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游离于银行监管体系之外”,基于此,监管层有部分人士认为,现在的银行理财业务和信托业务都在监管部门现有的监管之下,所以,理财和信托业务也不属于影子银行的范畴。

  但值得一提的却是,在影子银行的资金来源方面,《经济参考报》记者通过调研了解到,无论是银行内部人士还是企业老板,亦或是小贷公司总经理,都或多或少透露了一个重要线索,即2012年民间金融资金之所以这么充裕,很大一部分就是从银行内部流出的,且流出渠道多种多样,其中一类重要途径就是存款出逃做理财产品,这是银行负债方的表外化。

  中国银监会业务创新部主任王岩岫透露,截至2012年末,银行理财业务资产规模已经超过了信托、保险达到了7.4万亿元。

  尽管目前,各商业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运行情况需定期报送银监会,银行所发行的理财产品明细亦须上报央行,纳入社会融资总量的统计口径,但是,银行通过理财产品建立的资金池的资金运作情况对投资者而言透明度却不高。另外,银行代销的第三方产品在报送环节上也存在着隐瞒或漏报情况。

  有业内人士透露,近两年来,由于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市场贷款的紧缩,理财产品募集的资金有相当一部分流向了这两个领域。上海一位资深金融市场研究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这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理财资金投资城投债;二是通过银信合作,银行发行理财产品融得资金,通过信托公司以股权投资进入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市场。”

  据悉,其中,银信合作尤其是依托房地产信托项目的银信合作方式,为开发商提供了很大的资金支持。通过银信合作,银行可以不采用存款向外发放贷款,而是通过发行信托理财产品募集资金并向开发商贷款。信托理财产品属于银行的表外资产,可以少受甚至不受银监部门监管。

  影子银行资金来源的第二类重要途径是,通过银行票据业务、代销融资性信托理财产品、委托贷款等,这是资产方的表外化。

  从央行公布的数据看,2012年,委托贷款规模呈现前松后紧状况,全年增加了1.28万亿元,同比少增125亿元,占社会融资规模的比重为8.1%;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全年新增1.05万亿元,同比多增了227亿元,占社会融资规模的比重为6.7%,而“逃规模”票据还未算入其中,对此,有机构调研了解到,2012年以违规票据为代表的隐匿信贷规模较上年有所增加。

  此外,2012年以来,表外业务的迅速发展带动企业保证金存款增加。

  另据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金融领域案件律师林达透露“一些纠纷看似民间借贷纠纷,但大多案例背后总会有银行资金,尤其是案件标的超过1000万的案例,基本不会例外。”

  矛盾

  国内金融市场资源配置依然失衡

  正是银行负债方和资产方的双重表外化,才使得银行内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出,成就了影子银行资金规模的快速扩张。

  四川银监局研究员文维虎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影子银行规模不断壮大也和当前金融资源配置失衡有关。”“2011年起,央行开始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其中配套的一个措施就是要进行信贷投放规模的调控。银根收紧,小企业融资难的情况愈发严重,为弥补市场资金需求缺口,银行业金融机构就通过信托理财等渠道绕道信贷规模,建立资金池,同时冲报表业绩。小企业融资难导致民间高利贷、地下金融猖獗,进一步促使企业融资贵。而这些不透明的灰色金融领域都给监管带来了难度和挑战。”文维虎说。

  尽管2012年,在国家政策导向和银行警惕风险的情况下,银行收紧了对房地产、融资平台以及产能过剩等行业的信贷投放力度,但对于小企业而言,通过正规金融机构融资依旧困难。深圳银监局指出,今年以来深圳中小企业的资金缺口都有进一步扩大,88%的中小企业反映资金紧张,企业融资需求环比增加10%,企业融资缺口环比增加22%,约13%的企业融资难度很大,57%的企业存在融资难问题。而且企业资金需求期限也进一步缩短,企业资金开始出现“拆东墙补西墙”苦苦支撑的局面。

  据山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调查,该省中小工业企业的资金缺口约1200亿元,比去年末增加20%。大约有75%的中小企业反映贷款难,部分企业被迫转向民间高息借贷。根据山东省中小企业办公室的调查,山东中小企业融资资金来源中,通过民间借贷及同业拆借的平均占比7.8%,个别市达30%。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分析表示“大量的新型理财产品有创新的需要,在很大程度上也是逃避管制的表现,比如说逃避信贷规模的管制,以及逃避利率管制。影子银行是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中小企业,获得融资渠道的很重要的一个补充来源,特别是有各种配额控制以后,往往是大型企业能拿到贷款,小企业往往愿意付出高成本来获得资金。”

  监管

  疏堵结合引导影子银行弥补信贷需求

  在影子银行的风险评估方面,央行行长周小川认为,中国影子银行的问题和规模比全球金融危机中发达国家所暴露出来的影子银行小得多,且多数都处在监管之下。而对于银行资金流向影子银行领域的系统性风险,银监会方面认为,要全面看待风险。对于银行自行发售或代销理财产品,银监会主席助理阎庆民坦言,“银行理财业务的快速发展,期限的错配,增大了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难度。在监管层面,未来会继续完善监管制度框架,完善理财产品风险监测系统等基础设施,严格监管产品设计、销售和资金投向。”另外,银监会也已将“资金池”理财业务列为今年现场检查重点,并要求各银行应尽快自查整改。

  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认为,要正视影子银行对正规金融的补充作用,并逐步引导民间金融进入监管范围,给其一个较为宽松的发展环境。对于影子银行,要用疏堵结合的方式,引导其发展,让更多民间金融机构进入适度监管范围,同时要采取更有针对性的监管方式,堵住银行内资金流出的漏洞,加大金融行业对内开放力度。在当前按机构进行监管的同时采取按业务线、产品线的方式进行审慎监管,是一种节约监管成本且收效更好的方法。

  此外,我国的投资渠道有限,企业家和富裕人群在实际存款利率为负值之际,不愿把钱存入银行,更乐于把资金投入非正规渠道,每年收取20%至30%的利息。如果不逐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可能会使更多资金转入地下。因此,利率市场化改革也是完善金融资源配置的重要一环,这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影子银行规模的“疯涨”。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