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8月10日 星期一

拉加德为何力挺储备人民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日前来京参加“2012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时,代表IMF对人民币国际化并成为国际储备货币问题,作了一次最为积极的表态,她说:“我认为人民币没有理由不成为储备货币并获得与中国经济规模相称的地位。”

  笔者注意到,拉加德的这一表态,是与她在去年10月9日在京参加“国际金融论坛2011年全球年会”的是表态完全一致的,在那次论坛上,拉加德充分肯定了中国在G20峰会、IMF当中的地位和作用,她说:“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的声音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权重,更重要的是中国在全球大宗商品的定价中扮演着越来越多的重要作用。这一点和中国过去几十年非常稳健的货币政策息息相关,很多国家羡慕这些成果。中国在G20峰会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中国是IMF体系里非常重要的领导国,在2008年到2010年之间,中国领衔着IMF体系改革,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现在已经成为国际货币基金体系的三大领导国之一,奠定了中国扮演的重要角色。”

  笔者认为,拉加德作为IMF总裁,通过以上两次表态,再清楚不过地表明,她本人,以及她所代表的IMF,在今后的日子里,将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上唱主角。这两次表态虽前后相隔近半年时间,但在基本立场和方向上是完全一致的,且第二次表态是在第一次表态的基础之上的一次成功“递进”——如果没有“中国在全球大宗商品的定价中扮演着越来越多的重要作用”,以及“国际货币基金体系的三大领导国之一”的地位和作用,又何谈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问题呢?

  因此,笔者有理由相信,随着中国与IMF之间展开越来越多的合作,未来拉加德还将在这一问题上有更多更明确的表态,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期待的。

  不过,笔者同时也注意到,对于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这一问题,国内专家仅表示了谨慎的乐观。《人民日报》日前刊载文章表示,人民币“要想成为储备货币,应该内外条件兼备的情况下才能水到渠成,不能急于求成”。

  该报援引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研究员的观点:“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提是掌握定价权,成为定价中心。不能因为推动国际化使自己国家的货币成为各国的投资标的和套利工具,这实际等于把你的货币红利让位于其他国家,你没有掌握货币自主权。”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也对这一问题做了明确的阐述,他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将是一个相当漫长和曲折的过程。我们应该不放弃一切有利的机会,但又不可操之过急,以致欲速而不达。人民币国际化要以人民币的完全可兑换性为前提。换言之,只有在资本项目完全开放之后,人民币才能真正成为国际货币。而资本项目的完全开放又要以国内资本市场的深化、利息率和汇率的市场化等一系列改革为前提。

  笔者认为,不论是拉加德的高调表态,还是国内专家们的谨慎乐观,都是善意的,其立场和最终目标都是积极稳妥地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因为这一进程只能推进,不能停滞或倒退。毕竟人民币作为国际金融体系里的重要货币,发挥着稳定器的作用,一旦成为国际储备篮子里的一种货币,是对世界经济的稳定和健康发展都能做出重要贡献的。正如拉加德在“2012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所表示的:“中国在全球机构中领导作用的增强反映了它的经济成功。中国作为IMF最大的股东之一和20国集团的一个有影响力的成员,为减少全球经济体系爆发破坏性危机的可能性提供了重要的帮助。”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