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19日 星期二

财经 > 保险 > 保险要闻 > 正文

字号:  

千万保费经纪人被逼卖米粉 韦莱保险经纪案将开庭

  • 发布时间:2014-07-14 09:02:29  来源:大洋网  作者:陈有天  责任编辑:孙朋浩

千万保费经纪人被逼回家卖米粉

千万保费经纪人被逼回家卖米粉

  一个海归的MBA金融高材生,在保险经纪行业混得风生水起。最高峰时做到董事助理,部门负责人,一年经纪保费高达数千万元,但最终却被迫回家靠米粉店营生。原来,金融俊才沦为米粉店主的背后,是一场保险经纪人与经纪公司的劳动纠纷。

  缘起: 跳槽时轻信韦莱口头承诺

  初见时,Alan穿着拖鞋,T恤,热裤,完全不像一个金融行业人士。经了解,原来Alan还是一个海归高材生,他是1999年交通大学的本科生,2011年在英国利物浦大学获得硕士毕业,而且读的是MBA金融专业。

  Alan说,他进入保险经纪行业是在十年前,即2004年进入英国怡和保险经纪上海代表处做保险经纪人,当时职位是经理。不过,2006年跳槽到美国达信保险经纪中国公司,就职高级经理。

  2011年,他被韦莱保险经纪公司(上海)看中。后者承诺丰厚薪酬及业务提成,邀请他就职助理董事及高科技部、制造业部负责人。韦莱是全球知名的外资上市保险经纪公司,Alan没有理由拒绝。

  虽然Alan2011年3月份开始在韦莱公司上班,但真正签约的时间却是在2011年5月2日,当时签订的劳动期限为2011年5月3日至2013年3月31日止,劳动报酬为每月25000元。

  不过,此前“挖角”时口头向Alan承诺的业务收入的30%作为顾问费用(可返还给第三方)却没有在劳动合同中体现,这也给Alan此后的讨薪带来不便。

  差旅费未获报销 还遭降薪辞退

  事实上,Alan刚入职不久就发现了问题。由于Alan的业务基本上都在江浙一带,需要经常出差,但韦莱公司却连基本的费用都拖着不予报销,导致Alan开展业务时困难重重。

  2011年度,Alan给韦莱公司带来220万元的经纪收入,在当年度的考核中获得卓越的考评。但Alan在该年度垫付的23万元差旅和招待费用,却直到2012年中才得到18万的报销费用,另外超过5万元的报销一直没有下文。2012年3月至同年9月,他垫付7万元差旅费用及业务招待费也一直没发。

  2012年9月,韦莱公司还以不给出差、不报销相关费用要挟,将Alan的工资降低至每月8000元,并取消了所有招待费用报销、差旅报销及补贴。2012年,Alan由于缺少流动资金及出差机会,业绩下滑超一半,仅做到100万经纪收入,被评为不合格。

  2013年3月,韦莱公司再次将Alan的工资降至5000元一个月。同年8月,韦莱为达到逼迫申请人自动离职的目的,擅自关闭了Alan的公司电子邮箱及考勤登陆系统,造成他无法登录公司系统,并以连续缺勤为由将Alan“炒了鱿鱼”。

  “韦莱公司为了达到‘封杀’我的目的,还不出具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导致我无法在同业公司之中就业。”Alan说。在失业一段时间后,Alan只好回到家乡南宁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烧鸭米粉店营生。“一天要卖600多碗米粉才能保本,做得够呛。”

  调查:韦莱一直回避记者采访

  在保险行业,如果一个销售人员不能给保险公司带来保费收入,在一段时间没有达到业绩要求之后,保险公司可能会炒这个人“鱿鱼”,但Alan的遭遇显然没这么简单。

  就Alan所说上述事情,韦莱保险经纪公司总经理马波涛在收取记者邮件之后未作出任何回复,也未指出有任何不当之处。此外,记者试图拨打电话和发信息,但对方均不接听或回复。记者将邮件转达韦莱香港及韦莱集团亚洲区的新闻联系人也未收到回复。

  原因:前同事称“关键在于换了领导”

  Alan的一位前同事小王(化名)给记者爆了一些“内幕”。小王曾在韦莱公司就业过一年,不过他属于正常离职。他认为事情的关键在于换了领导,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换了不同的领导,之前所承诺的自然不算数了。原来,当初高薪将Alan挖过来的领导并不是Alan的直管领导。Alan进入韦莱不久,韦莱一个总经理秘书升了副总经理,并把Alan调到手下。而之前给Alan所许诺的种种也就不再被承认。

  至于是否还有未完成业绩的原因,小王则说,如果一个公司都不支持销售人员出差做业务,“神仙也难完成业务”。“不过,Alan在他领导的团队里也算是支柱人物,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业绩是他做的”。

  “我所在的高科技部就我一个人,负责人是我,‘小兵’也是我,完全算是单干。”Alan告诉记者,2012年7、8月左右,Alan的一个资产大概在40亿的工厂客户,由于连续暴雨,积水高达80厘米。当时,由于这个客户报损1200多万元,Alan向公司申请去见客户协助理赔,但没想到公司不批准。最终Alan因为去见这个客户,而被当作旷工2天,还被扣了工资。

  进展: 明日开庭向韦莱追讨206万元

  不过,Alan并不打算忍声吞气。他已经把韦莱公司告上法庭,7月15日将在上海开庭。据称,Alan在韦莱不到三年时间里总共创造了400万的经纪收入。“我的平均费率在12%左右,换成保费的话,这三年我的保费粗略计算达到3000多万元,保额高达数亿元。”Alan说。如果按当时韦莱公司口头承诺的30%的顾问费用来算,仅此一项,韦莱公司就应该支付给Alan总共120万元。

  他还表示,截至目前,韦莱公司还拖欠自己在2011年3月至12月、2012年3月至9月差旅费用及业务招待费共计12万元未支付。“其实我的业务招待费在我报销的费用中占比不到20%,大部分都是差旅费。”Alan说。Alan举例说,他在2012年至2013年曾跟中国艺术品交易所做出一笔业务,历时1年零3个月,光从上海跑北京就跑了45次。而做成这笔100万元保费的业务,大概给韦莱带来30万元的经纪收入。

  此外,Alan还有向韦莱公司讨要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违约金、单方面降低工资的补偿金以及不出具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而造成他无法就业的损失,共计74万元。即加上上述的顾问费用和未支付的差旅费用,Alan要起诉韦莱公司支付他一共206万元。

  事实上,韦莱公司的劳动纠纷并不罕见。记者发现,今年3月份,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刚裁决了一起董云鹏与韦莱公司的劳动争议案。董云鹏曾于2008年至2013年在韦莱公司任职石家庄分公司负责人,但最终两者也走到了法庭。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