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19日 星期六

老鼠仓:人性之贪和制度之困

  本报记者孟群舒

  备受关注的李旭利老鼠仓一案有了进展。6月5日,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公布了李旭利案案情,李旭利参与2只股票累计交易(买入)金额达5226.38万余元,非法获利金额达1071.57万余元。该案将于6月12日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根据6月1日刚刚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办理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证券交易成交额在50万元以上或者获利或者避免损失数额在75万元以上,均属于“情节特别严重”。李旭利涉案金额已远超这一标准。根据《刑法》180条规定,“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投资者对老鼠仓带着愤恨,而投资界又对这位天才深感惋惜。

  身份证号码露出马脚

  此次上海公安局经侦总队集中公布了三起证券要案的侦破经过,包括“谢风华等人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案”、“许春茂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和“李旭利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其中,原交银施罗德投资总监、原重阳投资创始人李旭利因为获利千万元的老鼠仓,最受关注。

  结合上海警方通报的信息以及证券稽查人士的介绍,李旭利一案的发现,十分偶然。 2010年7月,监管部门在调查某上市公司内幕交易案时,涉案账户包含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的专户。在相关材料中,有一份时任该公司投资总监的李旭利的基本情况登记表。然而,这份登记表上,李旭利妻子的身份证号为17位,其父母和岳父母的身份证号只有14位。正常的二代身份证号应该是18位,一代身份证号也应该是15位。不仅如此,李旭利是四川眉山人,其登记的父母身份证号起始号段却属于贵州贵阳。

  这一“自作聪明”的填写,让稽查人员开始警觉,并着手展开进一步的调查。此时,李旭利已经离开公募基金,合伙创办了阳光私募重阳投资。

  调查结果显示,李旭利于2005年8月8日至2009年5月25日,指使其亲属借用他人身份证在上海五矿证券某营业部开立证券账户。其中,2009年4月7日,李旭利指令五矿证券深圳金田路营业部总经理李智君在其控制的 “岳彭建”、“童国强”证券账户内,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蓝筹基金买入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股票,并于2009年6月份悉数卖出。两个月时间,上述两只股票的累计买入金额约5226.38万元,获利总额约为1071.57万元。据调查,童某是四川省一个下岗工人。

  2010年9月,在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之后,稽查人员正式约谈了李旭利。 10月25日,重阳投资发布公告,宣布李旭利辞职,辞职原因是“由于身体原因和自身的安排”。同时,李旭利退出了所有股份。当时李旭利涉案消息未公布,故退出股份一事曾让投资界颇为费解。

  投资天才难敌金钱诱惑

  李旭利堪称公募行业 “明星中的明星”。自199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之后,在业内颇有建树。 2000年26岁时,他已成为南方天元基金的基金经理。在2001-2005年的大熊市里,上证综指从2245点一路阴跌至1000多点,但南方天元逆市获得13.69%的收益。2004年他30岁时,已荣升南方基金投资总监。

  此后,他急流勇退,赴上海筹建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并出任投资总监。期间,同样不负众望,业绩稳健。 2009年5月,他再次选择离开,与资本市场大腕裘国根出资3000万元,共同创立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出任首席投资官,成为投资界拥有极高知名度的重量级人士。

  在被监管机构盯上之后,李旭利试图摆脱调查。当时他断绝了与原有社会关系的一切联系,并隐匿在北京。在北京市公安机关的协助配合下,2011年8月13日,上海警方在京抓获李旭利。

  不少人感慨,基金经理年薪已高达百万元,何必铤而走险?业内人士则坦言:在别人眼中,基金经理年薪百万已经很高,但基金经理也有苦恼:整天做股票投资,自己却不能买股票,也不能买自己管理的基金,个中滋味,实在难以言表。更何况,欲壑难填,赚钱的速度总比不上欲望增长的速度。

  李旭利曾有一个经典案例,2006年10月27日,他管理的交银稳健基金在工商银行A股上市当日以3元多的低价重仓买入1亿股,持有两个多月,在2007年首个交易日触及涨停时果断卖出,仅此一单,就让基金获利100%。仅交银稳健基金就净赚2亿元以上。按照某些基金经理的思路,和他们为客户赚的钱相比,百万年薪十分微末。

  人性和制度的艰难博弈

  前不久,证监会还通报了交银施罗德原基金经理郑拓老鼠仓案,郑拓使用夏某、原某证券账户,先于或同步于其管理的基金买入或卖出股票50余只,累计成交金额达5亿余元,非法获利1400多万元。

  证监会表示,对证券市场任何违法行为保持高压态势,严格执法,绝不姑息。德圣基金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江赛春表示,从目前看没有100%保险的制度,必须通过正面激励加上负面惩罚,包括提高惩罚力度,改变违法的风险收益比。

  实际上,对老鼠仓的惩罚力度已经逐年提高。2008年证监会对公募基金王黎敏、唐建、张野的处理,只是行政处罚,未移交司法机关。2009年2月28日起,《刑法修正案》出台,老鼠仓行为将受到刑事处罚。 2011年5月,基金经理韩刚成为因老鼠仓而获刑的第一人。

  另一方面,正面激励的举措也在酝酿。4月20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基金从业人员投资证券投资基金有关事项的规定(征求意见稿)》,首次鼓励基金从业人员购买本公司或本人管理的基金,并鼓励基金公司就高管、投研负责人、基金经理的持基计划作出制度安排,以更好维护基金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同时,“种子基金”、基金公司股权激励等方面的内容,也有推进。

  希望一系列制度改良稳步推出,让优秀人才不再以身试法。

  •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孟群舒
  • 编辑:张明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