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31日 星期天

阿里控股天弘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9日晚,停牌一天的内蒙君正的一则公告显示,支付宝母公司阿里巴巴将斥资11.8亿元认购天弘基金26230万元的注册资本,完成后占其股本的51%,成为控股股东。

  支付宝控股天弘基金,这不仅是民企少有地控股基金公司,更为电商公司抢入金融业开了个头。近年来,互联网企业介入金融业一直在畅想与酝酿中,但一直未有成影响的实质行动,此次阿里控股天弘拉开了互联网金融大戏的大幕,这是一个时代的开始,从此,互联网金融将从小角色变成大玩家。正是看到这一变化,次日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股全线暴涨,开盘后不久即现6只个股强势涨停,包括金证股份、内蒙君正、同花顺东方财富深圳华强大智慧等。

  支付宝成功控股天弘基金是互联网企业的胜利,但其成就并非建立在互联网公司的基因或技术优势之上,而在于支付宝和天弘基金的合作把中国传统的、封闭的、垄断的金融业撬开一道缺口。通过支付宝的新产品余额宝,天弘的货币基金在支付宝上推出短短三个月销售破500亿规模,天弘增利宝基金几成中国规模最大公募基金。

  对于余额宝的成功,支付宝的解释是依赖于其出众的大数据分析能力,能较为精确地预测第二天的赎回量,可更好地安排流动性,推出创新产品。这并非真实原因。比如在美国,互联网金融业同样拥有技术优势,却依旧没能对传统金融业形成有力挑战。至少在目前看,大数据技术还不能成为行业门槛,阿里也不存在超乎四大行之上的技术优势。

  真实的原因是,余额宝是通过自有销售渠道打破了银行在理财产品销售方面的垄断地位,在余额宝进入之前,中国银行业在寡头垄断格局下,依靠利差这一无本买卖坐享其成,高利润使它们丧失了金融创新的动力。支付宝推出的新产品只不过比一般的理财产品有更好的流动性,更方便的购买方式,稍微高一点的预期收益,就深获民心。

  余额宝的成功与其说是技术红利,不如说是制度红利,是推动中国金融业制度变迁所获得的收益。

  所以,当看到余额宝的轻易成功后,更多的互联网业巨头也在跃跃欲试,比如搜索巨头百度,最近就爆出正在接触各大基金公司,希望模仿余额宝,推出类似的差异化产品;而且,百度还要求基金公司产品在收益上较余额宝有明显优势,这其实不难做到,少赚一点暴利即可。

  阿里收购天弘暴露了马云的金融野心,阿里金融未来有可能会发展成为一体的、完整的金融服务超市,如果政策允许,做银行几成必然。阿里金融有支付宝,腾讯有财付通,百度有百付宝,环顾互联网三大巨头,他们未来都有可能进军金融业。但对于壁垒森严、巨兽垄断的中国金融业来说,这并没什么可怕的,这些陌生的外来者没有撬动根基的可能,“讨厌”之处则在于它们可能会不再遵守业内的老规矩,毁掉一些秘密,破坏掉一些默契。而这不正是消费者所乐见?

  门口来了野蛮人,监管机构以及传统的金融业其当务之急在于安排好如何应对,除了在现有合法竞争领域要准备策略之外,还要针对未来考虑:是开门纳客,还是拒之门外?目前最激进的观点来自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她建议给阿里小贷和支付宝发放银行牌照。这在短期内可能不现实,但如果互联网公司在实际上已经开始做着银行正做的事情,监管机构又能坚持多久视而不见呢?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