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1日 星期四

财经 > 基金 > 市场评论 > 正文

字号:  

不对等的银基博弈

  天相投顾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上周末,已公布半年报的38家基金公司合计盈利554.88亿元。而此前披露的中国银行半年净利润高达716.01亿元。一家中国银行的盈利能力胜过了基金业半壁江山。

  其实,银行远胜基金实力的地方又何止于盈利规模。从金融业上下游的生态链看,银行业手握客户资源王牌,占据渠道地利优势,离开银行业的支持基金公司将寸步难行。正因为如此,眼下基金业不少人士对管理费和托管费普调的传闻忧心忡忡。原因很简单,两者谈判实力不对等。

  刚刚公布中报的基金有一组数据很有参考意义。天相投顾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基金公司的管理费下滑了13.53%,银行的托管费下降9.95%,支付给券商的佣金更是剧烈下滑了26.62%。市场不好,股票型和股混型基金规模在持续缩水未见任何起色,管理费下降的速度要快于托管费的速度将是常态,但基金公司支付给银行的成本显然更具有刚性。

  有不少基金公司人士坦言,由于实力上处于绝对下风,基金对与银行在托管费、尾随佣金的讨价还价能力并无多少信心和实力,“即使银行表面上同意降低相关费用,将来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弄回去的。”有专家甚至担心,如果哪天银行觉得卖基金无利可图,真的可能会放弃基金销售,那时基金业恐怕面临的是灭顶之灾。这样的例子在印度就曾发生过。

  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基金公司管理费普遍高于发达国家,主要原因是两类市场透明度、法制环境不同,新兴市场国家基金经理面对的市场环境更为复杂,上市公司诚信问题信息披露等问题更突出,基金公司投资研究成本也自然高于发达国家同行。理想总是很丰满,而现实往往很骨感,金融丛林中,受伤的往往是生态链上处于弱势的“种群”。国内基金公司管理费下调是大趋势,而问题的关键是什么时候调整和如何调整。因此,好的时机与好的方案同等重要,两好相加将事半功倍。

  一位基民告诉笔者,其关注基金无外乎两点:其一是业绩如何?其二,基金经理是否尽职尽责。在业绩好时他并不在乎管理费高点还是低点。如果该基金业绩不佳且跑输业绩基准的话,那管理费确实应该降低,给持有人一个交代。在笔者看来,这位基民的心声很朴素,也是一种市场的选择。或许可以考虑设定基金管理费提取的上限及下限,根据基金与业绩基准的对比选择从上限还是下限,这样可以有效兼顾基民和基金两者利益。

  • 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杨光
  • 编辑:陈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