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4日 星期一

财经 > 基金 > 市场评论 > 正文

字号:  

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周晓明:基金跨界回归本质

  在余额宝度过产品导入期之际,我希望利用这个平台,用十篇左右的专栏文章,将我们在过去两年里的所思、所感、所为以及对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展望,坦诚而负责地与大家分享。

  我经常自称是“卖基金的”。2009年离开当时如日中天的老东家筹建新基金公司,本以为当上总经理就能搞点更高端的事,没成想最终还是在2011年8月来到天弘这个小公司继续“卖基金”。但我明显感觉到卖基金的环境变了:银行的门难进了,媒体的报道难看了,朋友们对我重回基金更多的是“挖苦”和同情。一句话,行业公信力下降,发展举步维艰,一面是银行理财产品和信托产品的大发展,一面是基金行业的边缘化。以我的观察,一些大公司由于底子厚,日子过得还不错;而中小公司,不少在走着加大风险拼业绩、加大成本拼渠道的路子,以此备战下一轮“牛市”,希望在下一次客户排队买基金的盛宴中修成正果或者一鸣惊人。我觉得这两条路都行不通。拼业绩,风险大,不靠谱,而且客户对基金业绩的敏感性越来越低,拼着了都没用;拼渠道,一不小心就会砸出财务窟窿,从而很可能死在牛市梦里或黎明之前。我当时说“小公司走老路,干是找死,不干是等死。”所以,我找到的路一方面是产品创新,“让基金走进生活”;另一方面是营销创新,搞直销。直销拓展方式最初设想是低成本网点和电子商务两条路,但由于祖国明和拟议中淘宝店的出现点燃了预期,我们选择了后一条路,通过一年半的坚持和努力,最终实现了余额宝模式。

  余额宝模式是什么?要做什么?我认为它有三个呈现和三个承载。之所以用上面这么大篇幅阐述背景,是想更好地表达它的第一个呈现:一只新型基金。不想说它是个创新基金,因为在传统基金的维度中,它实在没有太多创新。但它确实又与传统基金长得不一样:纯直销,告别银行销售;傍上了新“大款”,“大款”还拿它当自己的事办;客户定位于“月光族”、“小白”客户,1元起卖的“屌丝理财盛宴”引来众多高富帅围观并参与;7*24小时,随时随地,触手可及,不排队、不填单、也不被网上开户折磨,不用怎么学习就会用;每天早起看收益,快乐一整天,自媒体谈攻略、晒账户、感慨“菜包子变肉包子”的小幸福,偶尔也吐槽收益比昨天低;活钱放入余额宝,要花时直接当钱使,各种购物、交费、转账都能用……这是一般意义上的理财吗?这是基金吗?但它确实是《基金法》约束下的经证监会核准的货币基金,它以天弘为唯一销售机构、以支付宝为唯一直销推广平台,对接数亿支付宝实名用户,成为网络购物支付人群的一个开放式解决方案。

  在这样一只新型基金身上,主要发生了两件事:一是只不过做到了一些基金本来该做的。包括客户定位、功能定位回归了货币基金本源;降低了门槛,让更多普通人能使用;降低了成本,给客户让利;让最渴望把基金做大做好的机构(基金公司)卖基金,避免销售机构与客户的利益冲突;清晰透明披露信息,便捷亲民地传导信息;每日结转,收益清晰可见等等。二是把基金搭载到互联网平台上,借助支付宝这样一个亿万客户的一站式生活平台,让客户“捎带手”享受理财服务,并把理财服务与生活需求紧密地自然结合。当然,支付宝的信用背书、客户号召力、电商经验和平台资源极大地帮助了产品的运营和推广,这个话题在后面的文章中另行展开。这里我想说,很多人评价说余额宝是一个重大创造,从基金行业、互联网电商行业历史看是这样的,但我更想说,这其实是回归本质。很多的创新何尝不是回归本质,比如智能手机,让人们从敲键盘、用笔写字,回归到孩童般的用手指“点”和“划”。也许作为零售业务的共同基金本当如此。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