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1日 星期二

历年基金老鼠仓盘点 涉案经理胆子越来越大

那些年 被夹住的“老鼠仓”(图)

  成交金额10.5亿元、非法获利1883万元,证监会9月6日通报的博时基金原基金经理马乐“老鼠仓”一案,再度刷新了中国公募基金“老鼠仓”案件的纪录,这也是目前市场最大的“硕鼠案”。

  然而,马乐并非第一个“老鼠仓”,但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要制度有漏洞,面对高额收益和轻微的违法成本,依然会有基金经理“前仆后继”。

  这些“硕鼠”偷走的不仅仅是投资者的血汗钱,更是人们对中国股市的信任。“硕鼠”不除,中国资本市场难以健康发展。

  1国内首例“老鼠仓”

  上投摩根 唐建

  案情回放:2006年3月,唐建利用担任上投摩根研究员兼阿尔法基金经理助理之便,在建议基金买入新疆众和股票时,使用自己控制的“唐金龙”证券账户先于基金买入,后又借基金连续买入新疆众和,该股股价不断上升之机卖出,非法获利约153万元。据报道,唐建因个人生活问题引发家庭纠纷,最终导致被身边人举报。

  处理结果:2008年4月,证监会取消了其基金从业资格,没收其违法所得并罚款50万元,还对唐建实施终身市场禁入,其“有幸”成为中国证券市场因内幕交易而被查处的第一个基金经理。

  2国内最大基金公司涉案

  南方基金 王黎敏

  案情回放:距唐建“老鼠仓”事件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国内基金业第二例“老鼠仓”案便浮出水面。据了解,王黎敏在2006年8月至2007年3月任南方基金基金金元、基金宝元经理期间,使用自己控制的“王法林”证券账户,买卖自己所管理基金重仓持有的太钢不锈柳钢股份股票,非法获利约150万元。南方基金是国内基金业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基金规模2000亿元左右。处理结果:取消其基金从业资格,没收其违法所得并罚款50万元,7年市场禁入。王黎敏案和唐建案成为基金法实施以来,证监会对“老鼠仓”开出的第一批罚单。

  3“老鼠仓”刑事第一案

  长城基金 韩刚

  案情回放:韩刚自2009年1月6日起担任长城基金久富证券投资基金经理起,利用职务便利及所获取的基金投资决策信息,与妻子共同操作账户,并谋取私利,共涉及股票15只。与韩刚同时被查出的还有景顺长城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涂强和长城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刘海。

  处理结果:2011年5月,韩刚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罚金31万元,成为中国基金业第一个因“老鼠仓”获刑的基金经理。取消涂强和刘海的从业资格,市场禁入;没收涂强违法所得37.9万元,并处以200万元罚款,没收刘海违法所得13.4元,并处以50万元罚款。

  4史上最悲剧“老鼠仓”

  国海富兰克林基金 黄林

  案情回放:2007年3月至2009年4月期间,黄林担任国海富兰克林中国收益基金的基金经理,他利用职务便利及所掌握的基金投资决策重要信息,操作其控制的汉唐证券某营业部荆某账户,先于或同步于自己管理的中国收益基金买入并先于或同步于该基金卖出相同个股,共涉及宁波华翔等股票8只,亏损54000.04元。而在此之前,在已经被处罚的涉及“老鼠仓”交易的基金经理中,无一不是盈利的。“老鼠仓”亏钱遭处罚,黄林是第一人,被称为“史上最悲剧的‘老鼠仓’”。处理结果:取消基金从业资格,罚款30万

  5被处罚金额最大“硕鼠”

  交银施罗德 李旭利

  案情回放:李旭利可谓中国公募基金界的风云人物。2006年担任交银施罗德投资总监。是曾与王亚伟齐名的明星基金。据证监会通报,李旭利于2009年2月28日至2009年5月20日,利用职务之便,通过其控制的两个证券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基金买入和卖出相同股票两只,非法获利1000余万元,成为至今国内基金业最大“硕鼠”,一度逃匿,后被京沪警方联手将其抓获。

  处理结果:2012年6月,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800万,追缴违法所得1071.6万。李旭利上诉,目前二审仍未宣判。

  6国内第一“券商硕鼠”

  西南证券 季敏波

  案情回放:我国“券商老鼠仓”第一案西南证券原副总裁兼证券投资管理部总经理季敏波,自2008年9月至2011年8月期间,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的未公开信息,买入或者卖出20余只股票,并明示张某买入某林业股票,成交额累计5460万元,非法获利53万余元。案发后,季敏波向西南证券赔偿了经济损失42.2万余元。

  处理结果: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60万元。

  7家人连带获刑第一案

  交银稳健 郑拓

  案情回放:2009年3月至7月间,郑拓利用担任交银稳健基金经理的职务便利,在信息尚未公开前,借用关系人名下的账户,先于或同期买卖相同股票,并从中牟利。

  处理结果:郑拓一审获刑3年罚600万;前妻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0万元;前妻之妹判处拘役6个月,缓刑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这也是国内首起因“老鼠仓”而家人获刑的案件。

  8涉案金额最高、涉及股票最多案

  博时基金 马乐

  案情回放:马乐2011年3月9日起任博时精选股票基金经理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便利获取未公开信息,买入或卖出相同股票76只,获利1883万元,成交金额累计约10.5亿余元。这是目前国内涉案金额最高、涉及股票最多的“老鼠仓”案件。同时,市场传闻招商基金前副总经理杨奕因被举报建“老鼠仓”而遭调查。

  处理结果:马乐已被正式批捕,证监会已立案调查。杨奕案正在调查中。综合

  根除“老鼠仓”应改变基金业“游戏规则”

  在资本的江湖,基金“老鼠仓”犹如伴生在基金“肌体”上的“毒瘤”,难以根治。

  如何有效防范“老鼠仓”带来的危害应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从近几年A股市场查出的“老鼠仓”案件看,不可否认监管层的监管力度和水平在不断加强、提升,特别是近两年,在以李旭利“老鼠仓”为代表的案件处罚金额已经大于了其获利总额。

  “乱世用重典”固然不错,但所有的处罚均仍以事后监管为主,此时“老鼠仓”给投资者、市场以及基金公司本身的危害已经造成,“亡羊补牢”往往为时已晚。祛病应寻根,A股“老鼠仓”频发且有越演越烈之势,一方面说明A股的监管日趋严格,许多潜藏的案件被揪了出来,更重要的是中国基金业的固有缺陷为“老鼠仓”提供了“土壤”。

  按照目前中国公募基金的“游戏规则”,基金管理费的收取与基金业绩完全脱钩,无论基金业绩如何,基金公司的管理费都是要缴纳的。在这制度安排下,基金公司和投资者并不“同甘共苦”,基金公司关心的只有份额和规模,而非业绩,只要基金的份额不失,基金公司就能持续地收取管理费用。也恰恰是在这种“毫无压力”的制度中,基金经理不必担心基金仓位的操作出现失误,倒是可以利用所管理的基金仓位来为个人仓位服务,“老鼠仓”的泛滥成灾也就有了温床。

  可见,如果要从根本上遏制“老鼠仓”,改变基金业的“游戏规则”应是关键性的一步。 刘鹏

  >>老鼠仓:

  是指庄家在用公有资金在拉升股价之前,先用自己个人(机构负责人、操盘手及其亲属、关系户)的资金在低位建仓,待用公有资金拉升到高位后个人仓位率先卖出获利。

  • 来源:新华网
  • 编辑:孙朋浩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