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财经 > 基金 > 基金要闻 > 正文

字号:  

2012年基金公司换帅盘点 人事变动阵痛由谁买单(2)

  三大原因致离职潮涌

  股权纷争。华夏基金原总经理范勇宏的离职原因众说纷纭,2010年、2011年和2012年上半年曾经三次传出范勇宏离职传闻,2010年更是爆出过范勇宏的一封内部邮件:“12年来我们爱华夏如家(真的是家吗?)”,华夏基金和中信证券的股权纷争内幕被揭开一角,中信证券即便在出售51%股权之后仍然寻求对华夏基金的绝对控制权,导致华夏基金新股东引入计划一再“流产”,华夏基金因此2年多不能发行新基金,华夏基金规模停滞不前,公司上下怨声载道,此外中信证券对华夏基金股权激励计划的不支持,使问题一再激化,王亚伟、范勇宏离职也不可逆转。

  基金业绩持续低迷。这是东吴基金投研总监王炯、总经理徐建平离职的导火索。今年以来,东吴行业轮动、东吴新产业、东吴100(LOF)、东吴中证新兴产业4只基金净值跌幅均近20%,旗下其他基金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数只基金排名全部靠后,成为东吴基金两大元老离职的直接原因。

  基金规模停滞不前。今年换帅的基金公司中,长安基金中银基金方正富邦基金、万家基金、国金通用基金、浦银安盛基金、东吴基金、泰信基金国投瑞银基金汇丰晋信基金,全部错过了今年沪深300ETF以及短期理财基金发行带来的基金规模增长,汇丰晋信、泰信基金、浦银安盛等基金的规模不增反减,以汇丰晋信基金为例,与其同期成立的汇添富、工银瑞银、交银施罗德、建信、华商、信诚均已突破了100亿元的规模,其中汇添富、工银瑞信两基金规模已近千亿元,而汇丰晋信基金规模仍在80亿元以下,汇丰晋信基金成立7年来规模原地踏步,成为公司总经理李选进离职的主要原因。

  此外,基金经理长期高负荷运作,压力过大让基金经理叫苦不迭。“秃顶”基金经理、英年早逝、基金经理转行开火锅店等事件层出不穷,王亚伟、王炯等人离职时曾坦言:工作太累,想休息一段时间。薪金待遇、排名压力等问题持续发酵,也是造成基金高管、基金经理离职潮涌现的另一大因素。

  股权激励实施不力掣肘管理层稳定 “副总经理备案制”火上浇油

  有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基金公司高管和员工的股权激励严重缺失,是基金行业留不住人才的最主要原因。前博时基金总经理肖风、今年离职的华夏基金总经理范勇宏是业内两位泰斗级人物,两人在不同场合曾多次提出股权激励机制的重要性。公募基金的体制问题在人才严重流失、市场持续低迷时暴露无遗,很多基金高管、基金经理都曾暗示,如果当前的公募基金体制问题长时间得不到解决,他们不会留在一个“看不到希望”的行业当中,当一辈子基金经理在当年的公募基金行业中根本就行不通,“出走”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今年基金行业另一个集中爆发的危机是基金公司副总经理的频繁“轮岗”。副总经理转正难已成为行业的一道“暗伤”,尤其在股市连续下跌的窘境中,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转正希望渺茫,另投他家已成无奈之举。

  11月7日,基金业协会下发通知,基金公司副总经理任职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有业内人士分析,基金业协会此举将导致副总经理跳槽更加频繁,基金公司管理层缺乏稳定性,将直接影响旗下基金业绩,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当前市场低迷、行业压力大的公募基金业,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短期间内很难得到解决,基金高管离职潮未来会愈演愈烈,下一步,基金高管的接班人问题将被迫提上日程。

  人事变动阵痛由谁买单 基民叹息明天谁为我理财

  在基金掌门人频频离职之后,一些基金公司引发了一系列连带效应,基金业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老人”一批批离去,留给基金公司和基民的更似“一地鸡毛”。没有那么多经验的新任基金经理往往要面对部分投资者不信任的目光。

  据了解,由于基金行业人才的紧缺,使得许多基金经理不得不同时担任两三只基金的基金经理,最多的基金经理一只管理基金数量达到8只。而管理6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也是不胜枚举。有业内人士曾称,"80后"基金经理涌现和基金经理一拖多就能很好地证明这一点。

  11月中旬,博时基金旗下“一拖五”基金经理王政离职,接替者之一赵云阳仅有两年从业经历,此外,大成基金下去有9位基金经理为“一拖多”基金经理,南方基金人才紧缺形势更加严峻,旗下24位基金经理中20位为“一拖多”基金经理,占比之大,业内罕有。中邮核心优选是该基金公司旗下旗舰产品,然后因基金业绩垫底,王丽萍女士卸任离去,公募基金管理经验严重不足的厉建超竟单独出任这只78亿规模基金的基金经理,而厉建超带来的是一年-28.60%的负收益。

  经验尚浅的研究员匆匆赴任基金经理之后,业绩黯然而“回炉”做研究员的也不在少数。易方达平稳增长基金经理侯清濯今年9月底卸任基金经理之后,转任公司研究部资深研究员。无独有偶,魏立卸任申万菱信消费增长基金经理,转任公司研究员岗。

  此外,今年出现在基金经理圈子里的面孔中,兴全磐稳增利债基、兴全货币基金经理张睿,富国天时货币基金经理邹卉,汇丰晋信货币基金经理钟小婧,东方金账簿货币基金经理王丹丹,均为“80后”,而“80后”基金经理担当重任的也不在少数,1981年出生的张胜记硕士毕业后加入了易方达基金,2010年成为易方达上证中盘ETF及其联接基金的基金经理,2011年又接管了易方达沪深300指数,而今年8月他又成为易方达恒生国企等四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一个人就管了7只基金。银河基金的张矛一个人也管理了6只基金,万家的邹昱则管理了5只,博时的皮敏和汇丰晋信的钟小婧也都各自管理了四只基金。

  不少基民感叹,基金换将,无论新人如何能干,接手一只基金是需要磨合期的,这其中的代价,最终要让投资者来承担。分析人士表示,正常的人员流动是新兴行业成长过程中难以避免的现象;但过度频繁的离职会使得基金风格变动潜在风险加大,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操作风格与业绩的稳定,也不利于维护持有人利益和投资者信心。

  • 来源:中国网
  • 编辑:张明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