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财经 > 基金 > 基金要闻 > 正文

字号:  

基金高管为何蜂拥出走?

  跳槽私募和保险公司,或转身养猪种菜

  基金高管为何蜂拥出走?

  8月22日,同一天里,四家基金公司发布公告称基金高管或经理人员变更。

  当天上午,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公告指出,原公司督察长李峰因工作需要离任,接任者为原证监会基金监管部五处处长林海中。

  随后,泰达宏利基金发布公告,旗下基金经理、量化投资负责人兼国际投资部副总监王咏辉因个人原因离职。

  与此同时,东吴新创业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东吴新经济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发布公告,吴圣涛因个人原因,不再担任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一职。

  这样算来,今年以来离职或变更基金高管事件已接近50起。

  最令人不解的是,一些基金高管撤离后,干起了完全不相干的行业,如原华夏基金上海分公司总经理董黎明,2011年他毅然离开自己耕耘多年的基金业,回到老家山东诸城,注册了康之源公司,做起了养猪和种菜的活儿。

  基金高管,这样一个令人羡慕的高薪水职业,真的不好混了吗?

  基金产品卖不动,员工自己买单

  “三年熊市,对于基金业来说肯定是受牵连的。”财通证券某分公司总经理董先生坦言,近段时间证券行业中,基金是最萧条的,基金从业人员可谓是最焦虑的。

  记者在东方财富网上的基金排名中看到,排名前十位的股票型基金中,近一年年收益显示下跌的就有7只。

  “业绩差的基金,从发行到现在业绩打了对折的也有,普遍是净值打7折。”齐鲁证券杭州分公司销售部经理张先生透露。

  市场持续低迷带来的不仅是基金净值的下跌和份额的缩减,一些基金公司旗下基金还面临着清盘的风险。

  根据统计数据,截至8月21日,673只偏股型基金中有5只基金的资产净值低于公募基金清盘红线5000万元,而在59只QDII基金中有两只基金的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清盘红线,这使得面临清盘风险的公募基金扩大到7只。

  此外,接近清盘红线的公募基金则有15只,它们截至8月21日的资产净值在5000万元到6000万元之间。

  记者咨询了杭州的几家证券公司,得到的一致答复是,“基金产品今年最不好卖。”

  “证券公司有业务指标,所以我们也是象征性地卖一些基金产品,但现在的行情是根本卖不动,理论上是卖给客户,实际上是员工自己在买单。”小陈在证券公司做销售已有7年,他告诉记者,今年的市场环境确实压力很大,尤其是公幕基金中的偏股票型基金,员工自己买单也是无奈之举。

  基金公司高管收入暴跌

  基金产品难卖,基金经理和高管的业绩自然受到影响。

  “基金公司都分布在北上广,涉及浙江市场只是销售的关系。因此基金高管一般都在上海深圳等地,而且一直是高收入职业。”财通证券某分公司总经理董先生告诉记者,往年基金行情好的时候,一个高管的年收入是基本工资加上业绩奖金,一般工资在20万元左右,而业绩奖金则起码在100万以上。

  “然而,(根据)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到现在的行情分析,能够拿到50万年薪就已经不错了。”董先生告诉记者,基金公司高管频繁跳槽,薪水打折是一方面的原因。

  “另一方面,业绩不好对于基金经理来说,压力是非常大的,并且对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也有很大的影响。”董先生分析,如果一个基金经理操盘的基金产品做得非常差,公开的业绩也会让业界对其操盘能力有所怀疑。

  对于近日四家基金选择同一天发布公告宣布高管或基金经理离职的人事变动,其实也并非偶然。据财汇数据,截至6月30日,共有172只基金更换基金经理,高于去年同期数据。去年上半年,共有143只基金更换基金经理。

  大部分跳槽至私募和保险公司

  有意思的是,根据粗略统计,在过去的一年多,至少有10多名基金行业“老人”进入新农业领域,他们或曾是基金经理,或曾经带领销售团队的市场总监。其中,业界资深人士、华夏基金上海分公司总经理董黎明去年回乡种菜,令很多同行大跌眼镜。

  “养猪种菜的,基本上是在前些年完成了资本积累,转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这是一种心态上的解放。”财通证券董先生认为,种菜的毕竟是个案,也跟个人兴趣有关,大多数基金经理离开这个行业,很难生存。

  “大部分基金经理是从公募基金跳槽至私募,公募基金的操作规则是不能低仓持有,在目前A股的漫漫熊途下,偏股票型的基金铁定是要亏本的,即使基金经理自身的判断是正确的,也无法挽回损失的局面。这样,对基金经理来说也很郁闷。”齐鲁证券的销售部经理张先生分析。

  就一个星期前,万家基金发布公告变更高管。该公司一位员工透露,这位高管现已跳槽至一家知名的保险公司。

  一方面是行业压力太大,另一方面,保险公司逐渐放开了股权投资,急需这方面的投资人才,也激发了基金经理另谋高就。

  今年6月,保监会公布保险投资13项新政。按照保监会《关于保险资金投资股权和不动产有关问题的通知》,险企投资未上市公司股权、股权投资基金的比例,由占险企总资产的5%增加至10%。昨日,太平人寿低调透露,其已获中国保监会颁发的股权和不动产投资的正式牌照,资金运用渠道进一步拓宽。

  “随着这些保险公司投资渠道的拓宽,基金人才也变得炙手可热。”张先生说。

  浙江的基金人才很缺

  “别看基金行业不景气、人才跳槽频繁,对于浙江市场来说,基金人才还是很缺。”杭州一位从业多年的“猎头”透露,自今年年初以来,他们公司接到十几个基金和证券方面的人才需求订单,基本来自知名浙商企业或新组建的投资公司。“6月份开始,从我们公司要基金高管人才的,明显多了起来,目前来看人才缺口依然很大。到目前为止,谈成功的有个别几单。这些来找人的单位,开出的年薪普遍高于50万,我们谈成的几单也在100万年薪以上。”

  据了解,随着我省将在“十二五”期间进一步推进“金融强省”建设的目标,以及温州金融改革试点的推进,这方面的人才需求越来越热。不过,现实情况是,即使薪水很高,也难觅中意的人才。比如有些单位要求比较高,必须是北大金融硕士以上,有从业经验20年以上等等。

  记者了解到,上海、深圳等地的基金公司总监年薪基本维持在150万元以上,然而今年的行业环境下,如此高的薪水也不具有吸引力了。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