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1日 星期二

财经 > 基金 > 基金看市 > 正文

字号:  

明星基金经理大跌论市:谁扼杀了反弹的希望

  • 发布时间:2014-06-20 08:19: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孙朋浩

  6月19日,上证综指下跌31.78点,跌幅达到1.55%。当天收盘,不少此前唱多的卖方分析师开始转向。在某个业界微信群中,一位此前强烈看多的卖方策略分析师表示,“其实大家看的都是反弹”。

  相比卖方分析师的“墙头草”式观点,买方基金经理的市场判断则更为明确和持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今年以来业绩排名在前十的四位 股票型基金经理-- 财通可持续发展主题 股票基金赵艰申; 浦银安盛基金权益投资部总监、浦银安盛红利精选基金经理吴勇;长信 基金研究发展部总监、 长信内需成长 基金经理安昀,以及 国泰基金投资总监、 国泰中小盘 成长、 国泰成长优选 和 国泰金鹰增长 基金经理张玮,对当日市场大跌的原因以及后市展望进行探讨,是为本期圆桌论坛。

  大跌不改后市看好

  《21世纪》:6月19日市场大跌,是否意味着以 创业板 指数为代表的上行趋势已经结束?

  张玮:今天下跌更多缘于前期持续反弹,特别是创业板的获利了结,以及 新股申购抽血影响,这在我们前期的预估之中。本次下跌亦提示了在未来中长期内,板块分化的风险,基本面良好的上市公司将强者恒强,对于短暂的估值调整,我们不必恐慌。

  安昀:我认为是获利回吐,基本面还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这两天对违约的担忧又开始上升了,昨天开始回购 利率也出现飙升,可能跟季末、担心违约有一定关系。

  吴勇:近两日市场走弱可能有几个原因:5月中旬以来市场出现一定反弹,其中部分没有业绩支撑的题材股有获利了结的意愿;其次,IPO开启后,入围机构需要全额缴纳申购款,对短期资金面形成压力,隔日回购 利率大幅走高也验证了这一点。展望后市, 宏观经济与货币政策整体偏正面,IPO开启对资金层面的影响有望消退,优质公司的估值经过调整之后更加具备吸引力。因此,我们对后市持相对乐观的态度。

  《21世纪》:你们对未来政策取向有什么判断?由此会给市场带来什么样的结构性变化?

  赵艰申:出于稳增长需求,政府未来会继续采取一系列微刺激政策,并且,不排除在地产景气度超预期下滑的背景下可能采取降息措施。

  安昀:我认为未来会维持偏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原因在于目前中国的现实是去杠杆,而去杠杆须维持偏宽松的货币政策。但目前问题的症结并不在于政策取向,而在于政策的传导。尽管今年以来 银行 间市场很宽松,债市也很好,但是信用利差依然在上升,市场的风险偏好总体依然在下降,对违约风险和 房地产 市场下行风险的担忧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

  吴勇: 预计下半年习李式的“精准调控” 仍将持续,体现出“退一进二”的转型新思路。2014年反腐、改革,都要付代价的,对于经济都是短空长多,而政策底线是“避免区域性和系统性金融风险”,因此,政策调控更快、更有针对性。

  张玮:本届政府此前一直在说微刺激,我们觉得定向宽松是微刺激的一种具体体现。通过定向宽松,可以缓解一些行业的局部性资金压力。说到对市场的影响,我们觉得还是偏正面的。特别是对一些资金压力比较大的传统行业,通过这种定向释放流动性的方式还是能局部缓解其资金压力的。

  定向宽松是否会演变为全面宽松,还比较难判断,因为从这一届的政府的执政思路上来看,之前提的还是比较明确的,就是不会强刺激,不会发行大量的赤字财政,所以目前如果经济下滑的速度还在可控范围之内,没有一个比较大的下滑风险显现的话,我们觉得这个可能是偏小的。

   融资压力释放

  《21世纪》:目前已经过会的43家企业总融资规模为220亿元,有可能集中在6、7月份集中发行上市,这会对这一阶段的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赵艰申:对A股市场的流动性将造成不可忽视的影响:一方面压制上证指数的上行空间,另一方面对 中小板 和创业板股票的估值造成系统性的压制。

  吴勇:从融资规模上讲,对市场冲击不大。由于此次新股发行制度作了修改,偏低的发行价格很可能引发此后的“炒新”,并带动部分次新股活跃。

  张玮:应该说对短期的市场还是会有一定的冲击,因为从中签机构短期的仓位调整来看,是有一定压力的,这几天的市场可能也陆续会有所体现,毕竟中签冻结的资金量还是比较大的,对机构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可能还需要通过仓位的调整来进行足额的申购缴款。

  安昀:我一直认为看数量没有意义,关键是看质量。我是比较欢迎IPO的,因为增加了选股的余地。对整体市场而言,可能会造成估值的进一步分化,尘归尘,土归土,这也是未来的趋势。

  《21世纪》:有一种观点认为本轮经济下行主要力量来自于地产周期,随着销售增速的放缓,当前下行风险正在快速释放过程之中,您是否认为房地产下行风险会构成对经济基本面的持续压力,对房地产趋势有什么判断?

  张玮:应该会的,因为房地产产业链比较长,对相关行业的拉动作用也是比较大的。现在来看确实出现了销量下降以及房价风险的释放,而且现在很难判断这个过程是否会在短期内会结束。所以在这个持续下行的过程当中,我们认为对其他行业的负面影响可能会逐渐显现出来,这个风险应该还没有释放完毕或是接近尾声。

  吴勇:房地产主导基本面趋势,今年二、三季度房地产行业供需关系恶化,财务压力进一步上升。下半年地产行业基本面可能存在转机的时间窗口在“金九银十”。

  赵艰申:本轮经济下行的主要力量不仅来自于地产周期,还来自于整个私人部门投资的下滑。从长周期来看,中国房地产市场处在景气高点。但如果考虑未来半年到一年时间,可能景气度不会立即出现断崖式的下滑。

  安昀:表面上看,确实是地产周期对经济有明显的下拉作用,但是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财权与事权的分配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各级政府难以转型成所谓“小政府”。

  从短期来看,地产投资的疲软主要由销售疲软和资金约束所导致;中期来看,由于一线城市可开发余地较少,三四五线城市需求不足,二线城市信托盘较多,导致开发商的动力与余地都不足。

  长期来看,需要对地产需求的大周期拐点做一个判断,我自己的粗略判断是2020年前后,因为文革之后的生育高峰期是从1980年到1992年,出生率的最高峰是1987年,假设30岁-35岁置业,则对应的房屋需求拐点就是在2017年-2022年。所以,中国经济转型的任务应该说是比较紧迫的。

  结构性机会在哪里?

  《21世纪》:三季度是房地产信托和基建信托的偿债高峰,债务风险是否会在三季度对市场施以压力?

  安昀:有这样的可能。今年我最担心的就是对违约的担忧导致市场十分厌恶风险,从而阻碍货币政策的传导。目前来看,央行确实采取了正确的货币政策导向,但是由于市场对风险的极端厌恶,货币政策的传导是不畅的,这可能会加剧违约的风险。但是我相信所谓的“大而不倒”效应在中国比在美国更显著,所以中国不至于出现债务的无序违约,但这仅是结果,你无法控制出清的过程是有序的。

  赵艰申:我们对债务风险始终保持高度警惕,及时关注市场动态。我们倾向于认识暂时不会出现很大的债务风险。

  吴勇:经济下行过程中,信用风险暴露压力将持续存在,可能会影响企业家、银行、投资者乃至全社会的风险偏好。三季度是房地产信托和基础产业信托到期偿付高峰,债务风险暴露制约市场情绪。二季度土地市场成交开始低迷,加大了下半年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恶化的风险。但考虑到当前政策已预调微调,局部风险的暴露演变为系统性风险可能性很小。

  张玮:这个可能要区分来看,一个是风险到底会不会释放,我们觉得站在资本市场参与者的角度来说,我们也一直希望这个风险能有一个市场自然定价的显现,现在这种刚性兑付毕竟还是扭曲了市场上风险的定价,但是参与各方目前都还不希望成为债务风险最先爆发的主体,所以我们想各方还是有足够的积极性,或者说努力去避免或延迟这个风险在短期内发生。所以对于三季度的市场,我们觉得并不是特别的悲观,即使出现了风险的释放,对部分领域的影响冲击还是有限的。

  《21世纪》:整体而言,在稳增长政策指引下,市场乐观情绪开始增多,如果市场能够有一轮持续反弹,结构性的机会在哪里?

  张玮:首先是前提要成立,假设出现一轮反弹的话,我们觉得结构性的机会可能会在于一些传统行业中的蓝筹股公司,其中具备这几个条件的公司会有一定的机会:一个是行业的基本面出现转机,第二个条件是这些公司前期估值必须已经相当便宜了。

  赵艰申:市场目前已经出现了一波创业板领涨的反弹。我们认为,由于新股对市场资金的压力较大,目前来看下半年创业板还是存在下行风险,但从长期来看,我们依然看好部分业绩龙头的创业板的未来前景。结构性的机会主要体现在资质较好的传媒、软件等行业,以及估值低的银行、地产。

  吴勇:温和刺激政策加上市场风险偏好提升,结构上有利于小盘成长股,互联网传媒、信息安全、手机游戏、医疗服务等行业中的优质成长股有望持续活跃。

  对创业板指数中性偏乐观,但出现去年趋势性上涨可能性不大,更多还是把握结构性机会。

  安昀:我认为机会还是在我们长期看好并跟踪的一些优质公司上,我不喜欢把创业板公司看作一个整体,而是应该根据基本面区别对待,未来分化会越来越加剧。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