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4日 星期四

财经 > 基金 > 基金经理 > 正文

字号:  

国泰基金吴晨:用做绝对收益的心态做固定收益

  

  吴晨应该是国泰基金最年轻的基金经理之一。不过,却也应该算是国泰基金最“老”的基金经理。从2001年入职国泰基金开始,吴晨的职业履历就和国泰基金有着极深的渊源,“两进两出”的经历让他更珍惜公司所给予他的施展投资才华的平台。

  市场出题 策略应对

  2001年6月,大学毕业后的吴晨加盟国泰基金。当时的中国基金市场还只有封闭式基金,距离第一只开放式基金的诞生也还有几个月。吴晨在国泰第一阶段的工作刚开始起步,从股票交易员、债券交易员做起,用吴晨的话来讲“涉足范围杂而广”。三年的第一线交易经验积累让他受益至今,逐步形成了非常敏锐的投资动机把握能力。

  几年后,吴晨获得了公司资助的赴英国深造的机会,成为欧洲赫赫有名的英国城市大学卡斯商学院金融系的一名学生。

  卡斯商学院地处伦敦金融城,当地云集了数百家国际金融机构,保险、基金、银行、外汇等市场成熟发达。卡斯商学院的学生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授课老师不少是白天在这些机构上班,晚上在卡斯授课,授课内容也偏重实战。“老师可能是摩根士丹利的投资总监,告诉你今天的金融市场发生了什么,然后训练我们如何做出判断,类似的实战操作课程训练比较多。”与此同时,对于吴晨而言,近水楼台的另一个便利就是,金融城的活动非常多,美林、布伦博格等众多机构各类投资相关的论坛成为卡斯商学院学生接触一线证券市场的大课堂,至今吴晨仍然怀念当时的那段“美好”的海外求学经历。

  其实,吴晨的职业履历中,最具有戏剧性的应该是他两进两出国泰基金。2005年,留学生活结束后,吴晨回到国泰基金,不久便以基金经理助理的身份管理国泰的货币基金。

  但在2008年他曾短暂离开过国泰基金而在外历练,待到2009年重回老东家时,他开始接管从专户理财、保本基金、债券基金等多个固定领域产品线的投资,当初骑着自行车上班的男生开始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基金经理。

  “我的长处是善于把握策略。”当被问及投资优势,吴晨如此回答。确实,在卡斯商学院,海外第一线的投资经理言传身教之下,国内相对简单的固定收益市场给出的各类命题,他自然应对自如。“面对市场给出的不同命题,基金经理必须要做出自己的判断,必须做出多个可能的应对策略,每一种可能出现的概率多大,应该做出更为理性的决策。”

  “比如说,近期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尽管从前面一段时间来观察市场并没有下调的预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对债券市场是利好,而不下调的话,整个市场货币政策趋势依然是朝着可能宽松的方向去,不会再收紧。在这个背景下,管理债券基金的不二选择就是拉长久期,在控制风险的情况下维持相对激进的投资组合。”聊起投资,吴晨总是滔滔不绝,“对权益类资产来说,如果存款准备金率不下调,对权益类市场将会形成利空。如果下调,则要看市场如何解读:会认为是货币政策全面放松的信号,还是经济出现了明显下滑?前一种情况不排除权益类投资存在一定的机会。两相对比,大类资产配置上,一定是选择债券,这是确定性的投资机会的。”

  用做绝对收益的心态

  做固定收益

  采访中,吴晨深有感慨地表示,“其实在国外最大的收获不是学历,而是深入地体验到了不同的投资氛围,同时理论、实战等专业技能都有进步,但我自己觉得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心态,不仅是投资的心态,生活也是如此,对很多东西看得相对平和了。”

  吴晨坦言,国内做基金经理面临较大的压力就是短期排名,但是未来国泰基金固定收益部的发展思路,是以做绝对收益的心态来管理固定收益产品。“对于产品而言,我们从设计到发行时机选择,乃至最后的运作管理过程中,首先摸清投资人需要什么样的产品,然后根据投资人的风险偏好提供相应的投资产品,而对基金经理的考量就看是否战胜了业绩比较基准。”吴晨表示,“其实固定收益产品投资者本身就是风险偏好较低的人群,他们承受不起过高的波动率。而国内一些固定收益基金则由于过分追求短期排名,投资组合的波动率高出了投资者可以承受的范围。目前正在发行的国泰信用互利分级基金就是希望在严格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努力为投资者获取更高的业绩回报。”

  管理过不同类型产品之后,吴晨已经深谙各类产品的管理精髓所在。“管理货币基金流动性是需要着重考虑的,需要做好各类券种久期的判断做组合。专户相对而言久期黏性较大,而债券基金则主要依赖基金经理对大类资产的配置能力,类似保本基金的做法。”

  “债券基金关键看大类资产的配置是否正确。实际上,债券基金真正靠债券投资收益来获取高收益也只有2008年和今年,之前一般都是靠新股、可转债等权益类资产。”吴晨向记者介绍道,“是否配置权益类资产、权益类资产是零配置还是20%的配置,对债券基金的影响绝对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与股票基金不同,60%的股票仓位或许还可以凭借行业选择和精选个股,赶超80%仓位的股票基金业绩。但对债券基金来说,权益类资产的配置足以令一个债券基金出现迥异的业绩表现。”

  信用债或是明年较为理想的

  低风险投资品种

  谈到目前的投资环境,吴晨表示:“首先是外围经济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欧债危机愈演愈烈,什么时候能够解决,还看不见一个比较明确的期限。国内经济增速是在一个逐步下滑过程中,四季度的GDP增速可能会回落到8.5到8.7的水平,CPI是一个缓步回落的过程,基本上四季度将会回落到5%以下,货币政策虽然短期来说全面放松的概率不是特别大,但是已经出现一些微调的迹象,包括央票利率下调,信贷略超预期这一系列的情况,所有这些因素都支持债券市场向好。”

  吴晨认为,对于整个债券市场来说,首先有所表现的是利率产品,然后可能是信用债,是从高等级的信用债向中低等级的信用债的一个演变,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信用产品的总收益会是最好的。因为首先票息会比较高,如果市场同步上行,它的总收益应该会好于利率产品。另外由于今年以来市场环境的影响,整个信用债的信用利差处于历史高位,如果说市场转暖的话,信用利差存在从高位大幅收敛的过程,总体来说,我们认为明年信用债的投资机会相对其他低风险品种来说是比较好的。”

  依据上述脉络,国泰基金在年末选择发行一只不能涉足二级市场权益投资,并将80%资产投资于信用债的国泰信用互利分级债券基金。

  聊及新产品的设计,吴晨介绍道,“首先它是一个分级债基,目前的分级债基有三种形式,一个是封闭式的,就是说锁定一定期限,不能申购赎回,只能在二级市场进行交易;还有一种是分开结合,优先级可以定期申购赎回,但是不能上市交易,劣后级封闭,在二级市场交易;第三种就是现在国泰信用互利分级债基所采用的开放模式,可以日常进行申购赎回,同时也可以在二级市场进行买卖交易。这三种方式各有利弊,前两种方式最大的问题是存在折价率,投资者在二级市场看到的价格可能并不能反映这个基金本身的运作情况,二级市场价格净值偏差会比较大。但对于国泰信用互利分级债基而言,因为本身投资者既可以在二级市场进行买卖又可以申购赎回,存在一个套利机制,可以保证折溢价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

  ·人物简介· 吴晨,硕士研究生。2010年4月至今任国泰金龙债券基金基金经理。

  2001年6月加入国泰基金,历任股票交易员、债券交易员;2004年至2005年,赴英国城市大学卡斯商学院金融系学习;2009年4月至2010年3月担任国泰财富管理中心投资经理;2010年9月至2011年11月担任国泰金鹿保本基金基金经理。

  •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哲
  • 编辑:陈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