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9日 星期六

财经 > 基金 > 基金经理 > 正文

字号:  

国泰基金程洲:重视常识 反向投资

  

  

  程洲

  程洲,男,硕士研究生,CFA,具有11年证券基金从业经验。曾任职于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2004年4月加盟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历任高级策略分析师、基金经理助理,2008年4月起任国泰金马稳健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2009年12月起兼任国泰金泰封闭基金的基金经理,2010年2月起兼任国泰估值优势分级封闭基金的基金经理。

  基金经理程洲的双重个性

  有些基金经理给人的感觉是严谨、冷静、有条不紊,但有点儿闷。目前掌管三只基金的国泰基金经理程洲却有些“另类”。在整个访谈过程中,程洲显得相当轻松随意,侃侃而谈之中不时开个玩笑,给人很有活力的感觉。

  然而,程洲对自己性格的判断却与他给人的外在印象有些不同。在程洲看来,自己属于那种比较平和理性、情绪波动不大的人,而且一旦作出判断和决定之后就很坚持,不会轻易改变。简而言之,他认为自己可以归为典型的严谨理智一派。据国泰基金公司的同事旁证,投资过程中的程洲确实如此。

  程洲管理的国泰金马稳健混合基金曾获得2009年度混合型金牛基金,今年5月至6月,国泰金马也表现出较好的稳定性和抗跌性。

  更加重视常识

  跨入证券业已有11年,从业历程中让程洲印象最深刻的是2008年秋季。“当时的市场气氛悲观到了极点,大家担心的不是"硬着陆"问题,而是中国经济可能都不行了。和一些同行和同学交流时,也都是看空声一片。”回忆起当时的情形,程洲仍十分感慨。

  “记得4万亿投资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刚出来时,我非常兴奋,因为按照教科书上的理论,依照ISLM模型,如果投资上去了,货币上去了,那么产出一定也是往上走。宽松的货币政策之后必定是经济的上行,这不用怀疑。”程洲说道。

  当时,国泰基金整体的仓位都比较重,包括国泰金马在内,这在基金业中比较特殊。因为在弥漫的悲观气氛中,许多人觉得4万亿元投资也没有用。“不过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等到2009年1月的时候,国泰旗下基金业绩全排进了前几名。”程洲说。

  程洲表示,其实大家后来都意识到,原来实体经济还是会好起来的,但在当时的情况下,情绪带动得大家连“常识都怀疑了”。2008年初始担当基金经理,就遇上这样一次重大考验,程洲从此对“常识”格外强调,十分重视在经验常识和市场情绪之间把握平衡。

  “在大家都很悲观的时候,还是要用比较冷静、平和的心态去分析。当情绪波动到连常识都怀疑的时候,那一定是过头了,反之也一样。比如说去年的小盘股,很多公司的市销率到了30倍。这意味着按照营业收入来看,投资要30年才能收回,而投入的每一块钱要变成利润,就算可以赚50%的利润,也要60年才能收回,这就有点不理性了。”程洲表示。

  理性评估价值

  担任基金经理之前,程洲在国泰基金公司做过三年的策略分析。进入国泰之前,他在业内有名的申万证券研究所工作了近四年,在宏观的策略分析和微观的行业及公司研究方面均有过实实在在的积累。刚入行时,程洲在申万做建筑建材行业方面的研究,当时集中度不够、利润微薄、没有什么前景的水泥业上市公司几乎被他看了个遍。他也因此得出结论,认为一些龙头公司凭借技术、战略和资源方面的优势可以获得长期良好的业绩表现。多年之后,这个行业的成长印证了程洲当时的判断,“只是它们的发展速度比我预测的还要快。”程洲说。

  在交流中,程洲对于行业趋势和公司价值评估方面的分析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许多公司商业运营过程中的优势或风险都被他一一剖析,具体的例子信手拈来。在轻松的笑谈之间,他的选股标准也逐渐清晰起来。程洲选股并不随波逐流地受情绪或市场气氛感染,更多的是基于对公司基本面和内在价值的认识。

  程洲目前最看好中游装备类的上市公司,原因有三:一是这类公司的毛利率低于消费类公司。市场担忧通胀会侵蚀这类企业的利润,所以现在估值已经调下来了。但整体来看,二季度将是它们业绩的低点,度过这个时段之后,这类企业盈利水平将会出现转机;二是这类上市公司大多竞争力很强,有些已经具备国际水平;三是人口红利时代已经过去,未来中国经济发展将更加依赖资本与机器,出口的优势产品将由以往的轻工产品转向一些重工产品。此外,各行各业对于安全生产的强调,也将助力一些专业设备类上市公司的发展,相关公司未来业绩将有明显的增长空间。

  不过,程洲并不偏好行业中太热门的公司,他认为这些公司与宏观经济周期的关联度更大,在经济下行速度放缓之前,仍然面临相对较大的波动风险。尤其是有些公司一季度报告太过靓丽,程洲比较警惕随后可能会有的业绩波动。他表示,更倾向于选择一些规模较小、专业性较强、与宏观周期联系较小的工程机械类公司和煤炭机械类公司等。

  在选择行业和公司时,程洲会考量它们的增长空间、产品定价权、商业模式以及现金流等多方面的因素。他认为,同一行业的不同销售模式决定了企业不同的现金流情况。在今年紧缩的货币环境之下,程洲对于公司资产负债表的要求会提高一些。在他看来,民间利率高企,所以加息对上市公司的威胁其实并不可怕。加50或100个基点,企业一般都承受得了,但如果贷不到款,长短期债务不匹配,企业的资金链就有可能断裂。

  对于这两年市场热炒过的一些特定行业,程洲一直持回避的态度。他看到的不仅是相关公司非常漂亮的业绩,更是客户高度集中和定价权不够隐含的潜在风险。根据程洲的经验,一旦这些公司与特定大客户之间的关系有所波动,其销售或利润可能剧烈下滑。与之对应的,一些具有较好长期竞争力但短期内受挫的公司,却被程洲给予较大关注。他以一家医药保健品企业为例,“第二季度提价幅度比较大,但因为渠道、经销商方面的关系可能没有理顺,导致销量出现明显下滑。这对公司股价表现是一个负面因素,但是我长期仍然看好这种真正能创造价值的成长型企业。”

  敢于反向投资

  谈到国泰金马今年二季度的表现,程洲表示,在这一波下跌过程中,国泰金马控制得比较好,与基金提前减仓和结构调整不无关系。他表示,在4月份股市走到2900点至3000点时,就已经提高警惕,把仓位降下来了,现在基金表现比较抗跌,可以说是那时打下的基础。

  在交流时轻松、随意的程洲,在投资过程中却有一股锐气,敢于而且擅长反向投资。程洲表示,对于资金量较大的基金来说,比较忌讳点位越高、仓位越重而点位越低、仓位越轻的情况。

  “一般来说,在股市高位的时候,我的仓位会比平均水平轻;而在低点的时候,我的仓位又比平均水平高出一些,上下幅度保持在一定的百分比以内。现在国泰金马的仓位已经上去了。我比前段时间乐观了很多,毕竟指数跌了三四百点,很多股票的调整幅度也很大。”程洲这样表示。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正是央行宣布新一轮存款准备金率上调、股市承受重压而徘徊在2600点至2700点之时。

  不仅在仓位控制上敢于反向操作,在行业和个股选择上,程洲也始终坚持自己的想法。国泰金马稳健一季报显示,在一季度末时,随着中小市值股票的大幅调整,基金已经逐渐买入了一些具备投资价值的成长型股票。

  “今年一季度是一个短期的风格切换和价值回归过程,但其实去年那些成长股、小盘股涨上去的理由,都是长期性的因素,比如经济转型、扩大内需、产业创新等,这些长期性的因素不会因为股价涨上去或跌下来了,就不存在了。”在谈到成长股投资时,程洲表达了这样的看法。他认为,创业板和中小板公司在今年的深幅调整中,肯定有一些公司被错杀了。在下半年精选一些符合产业转型方向、具有竞争力的被错杀公司,肯定能为基金带来较好的回报。

  “二季度我们也做了一些选择,抓到了一些逆势创新高的中小板上市公司,这样的公司我们相信还会有,所以我们还在找。”程洲笑着说。

  之所以倾向于反向投资,按他自己的总结,是因为性格比较平和、理性,不大受情绪的影响,往往在市场相当乐观或悲观之时,他已经觉得过了头。在日常的基金管理中,程洲不太倾向对资产配置进行大的调整。他会保持对于宏观经济数据的关注,但主要是判断经济形势的变化有没有超出自己做决策时的假设前提,如果没有,就不会进行大的调整。

  在市场情绪、仓位控制等方面,程洲虽然谈了不少,但他强调的重点,仍然落在对上市公司的研究上。“如果把胜算"押宝"在预测市场上,或者寻找哪个行业短期表现更好上,成功的概率比较低。但评估一个公司确定性比较强,因为它有很多长期性的因素,比如管理层的素质、商业模式等等。如果公司的基本面比较确定,在未来几年会保持一个较高的增长,同时估值又比较低,重仓买入是可以切切实实带来比较大的业绩回报的。这样做成功的概率比较大。”

  • 来源:中国证券报
  • 编辑:陈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