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08月24日 星期六

财经 > 收藏 > 收藏新闻 > 正文

字号:  

三亚黄花梨是宝中之宝: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三亚黄花梨屏风

三亚黄花梨屏风

三亚黄花梨烟斗

三亚黄花梨烟斗

三亚黄花梨家具

三亚黄花梨家具

  黄花梨的中文学名为降香黄檀,是举世公认的最珍贵木材。三亚的山山岭岭自古以来就生长黄花梨,只是三亚人平日不叫黄花梨,人们更喜欢叫做油梨、糠梨、花梨或花梨母。三亚黄花梨的产地主要分布在梅山、崖诚、南山、马岭、抱坡岭、南下岭和六道岭一线近海地区。市区附近的抱坡山、金鸡岭和鹿回头都曾有许多黄花梨的队伍,但因长年围剿似的砍伐或放火烧山,如今梨影寥寥。

  三亚黄花梨是宝中之宝

  黄花梨虽然生长速度快,但能用于制作家居器具的心材成长极为缓慢,至少需要五、六十年以上。三亚的黄花梨因风多、雨少、气候干燥,生长期更长,一般需要百年以上才能长成家具材料。因此,三亚的黄花梨更是珍稀。

  海南黄花梨的心材颜色有浅黄、黄、金黄、浅褐色、红褐色、深褐色、紫红色和暗红色等。其中产于海南西部颜色深,比重大,油性大的黄花梨,又称为油梨(含油率在28℅左右),市场价值高于颜色浅,油性差的东部花梨,也叫糠梨。由于海南黄花梨材质细密,纹理柔美,木质坚实,温润如玉,荧光透亮,制作出来的家具细腻光滑,色泽深沉,香气沁人,富丽华美,典雅尊贵,坚韧耐用,千年难腐,为历朝历代所珍爱。再加上其具有活血化瘀,行气止痛,降血压、降血脂、止血镇痛,治疗高血压、冠心病、心绞痛、吐血咯血、心胃气痛、铁打损伤、风湿腰痛等药用功效,使之成为木中瑰宝,世人竞相收藏。尤其三亚的油梨,油性较重,入药效果更好,药用价值更高;材质密度高,细腻柔润,如琥珀般晶莹剔透,如玻璃般亮丽生辉,更是宝中之宝,市场价值也更高。

  黄花梨被过度砍伐

  三亚人早有用黄花梨制作家具、农具、木雕饰品和棺材的习惯,并十分珍爱黄花梨物件,曾长年为皇室进贡黄花梨制品。

  然而,三亚人对花梨的情感颇为复杂。没谁不爱它,最穷的人家也懂得珍惜和收藏黄花梨制品,市区港门村的不少老居民家中,仍珍藏着黄花梨器具。但人们在黄花梨面前却又常常表现出一种自私的爱,许多黄花梨还没长成才就被过早地砍伐或放火烧山种山兰稻时烧坏了。只剩下黄花梨树蔸树根潜伏在泥土中顽强生长。到清乾隆年间,黄花梨木源已基本枯竭,民间多制作小件黄花梨器物,以黄花梨笔筒最为常见。近几十年来,在泥土中挖掘黄花梨树蔸树根,制作工艺品,已成为黄花梨爱好者的奢好。有个退休老人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在抱坡山挖掘了100多个黄花梨树蔸,最大的有100多斤。他时常为了一个树蔸,要挖掘十多天。可惜一夜之间被人偷盗精光,还毒死了两条大狗,一个真正的三亚黄花梨根雕馆胎死腹中。

  19年前,我来三亚工作,也曾上山寻觅黄花梨,未见一棵成才树。有人发现我家后山树林中生长了一棵树杆有茶杯大的幼花梨,黑夜偷偷密告我,并提出砍下送给我。我多次告诫他,千万不要砍,这样大的黄花梨,其心材莫过手指粗,啥用也没有,让它再长十年,兴许能做个酒杯茶杯。他说,我不砍,别人也会砍。我说,那就让别人去砍吧,你不为我当罪人,我就不会心痛。后来,他还是忍不住砍了,好久才羞愧地告诉我,那花梨格真的只有手指粗,连擀面杖都做不了。我气得骂了一句“自私鬼,败材子!”其实,三亚乃至海南野生黄花梨走到今天的绝境,都是人们自私心理害的——宁愿自己得不到,也不愿别人得到。假如人们能少点自私,人人都有为子孙造福留材的美德,野生黄花梨会远离我们,恨恨地躲进尖峰岭的深山老林吗?

  黄花梨价格一路飙涨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就有好些人在马岭、崖城、天涯、荔枝沟农民家中收购黄花梨及其家具老料。到2003年,一般料的收购价每斤几十到几百块钱不等。然如今,好的料已达八、九千元一斤,连旧的门窗料、农具料也几乎收购殆尽。在一些黄花梨家具厂商的仓库里,也只能看到像山药一样的弯曲小料,胳膊般粗的已成稀罕之物。

  在三亚做黄花梨生意的,大都是外地人,尤其是东北人。现今三亚馆藏的黄花梨,本地料极少,大都是从外地购进的材料,且多为老料。老料吸收了大地之精华,日月之灵气,具有特别的厚重感,沧桑感,神秘感和大美感。有的黄花梨老料、尤其油梨节疤很多,这些节疤铜钱大小,花纹圆晕,平整光滑,自然美观,香气持久,从不开裂,多呈狐狸头、老人头及老人头毛发等纹理,诡异艳美,令人神思。人们将黄花梨这种独特的美貌称之为“鬼脸”。其实,与其说是“鬼脸”,不如说是“鬼眼”。老料中的每只“鬼眼”都曾阅尽人世沧桑;每只“鬼眼”里都有说不尽的蹉跎故事,吟不完的悲喜史诗;每只“鬼眼”都能告诉今人发生在那岁月长河中的人与花梨、人与自然、人与人的情感纠结。各路黄花梨商绞尽脑汁,运用他们所掌握的花梨文化、生态文化、木雕文化、美学文化及神学文化等,又将这些故事、史诗改编、演绎出许许多多新的故事、新的歌赋甚至新的纠结来。

  在永涛海南黄花梨收藏馆近万件藏品中,有个罕见的大块老料做成的顶箱柜,全是从老家具、农具身上拆下老料后重新加工制作的,售价1680万元。总经理田海明说,到底拆了多少件老家具,我无法统计。因为黄花梨老家具身上,并非全是花梨材,有的板是条不是,有的面是底不是,有的手是腿不是。为了一个新的宏大的杰出组合,人们只能忍痛拆散它们。每当拆散一件老家具,我们仿佛听到了它们妻离子散般的哭泣,但当那些老料找到新的高贵精美的归宿,实现它们“木生”更大的价值后,我们又仿佛听到了它们那欢天喜地甚至欣喜若狂的笑声。那些“鬼眼”又开始阅览人间幸福美好的新生活。

  这些年,黄花梨价格不断飙升,少不了人为炒作。来黄花梨店看热闹的、欣赏黄花梨文化的多,掏钱买的少,一个店子一天卖不了多少黄花梨物件。各路黄花梨商虽然骑价难下,但他们并不急于出手。一是做黄花梨生意的人,大多有厚实的家底和较好的文化视野,不靠卖黄花梨赚钱吃饭。二是做黄花梨生意的老板大多是玩家,他们摆在货架上特别是收藏馆的黄花梨物件,既是为了卖,也是为了收藏,为了玩(玩欣赏,玩陶醉),即便一件都卖不出去,他们也不着急。真到有人来买那些珍贵物件时,他们反而会难过得如同母女哭嫁般流泪。三是因为黄花梨资源几近枯竭;新种的生长期太长,海南黄花梨家族百年内不会人丁兴旺;随着民富国安,人们对黄花梨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更何况老料比新料值钱,故传世家具和工艺品的经济价值与收藏价值的升值空间颇大,他们有的是机会卖。也有好些有钱人认为,存钱不如存黄花梨等高档红木家具,不但能满足日常消费需求,还能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和文化熏陶。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三亚黄花梨苦难辉煌的命运,曾经带给人们铭心刻骨的启示:人类掠夺自然,自然也会亏待人类;人类扼杀了黄花梨的生存权,黄花梨也同样削减了人类的幸福值。令人欣喜的是,三亚有好些远见卓识之士不但不砍子孙树,不发缺德财,还为保护生态,造福子孙,花重金栽种黄花梨。有个叫陈运忠的董事长,先后花费两亿多元在三亚落笔洞附近栽种了3200亩黄花梨等珍贵木材,其中黄花梨120万棵,大的树干已有15至30公分直径。我问,您这把年纪,恐怕没法充分享受这些黄花梨带来的福气了,为何还舍得花大钱栽种黄花梨呢?他说,正因为从前的人们缺少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思想,才使得今天的黄花梨如此稀罕金贵;才使得黄花梨故乡的老百姓不能充分享受花梨带来的幸福快乐;才驱使我下定决心大种黄花梨。只要我的子孙后代和千千万万的子孙后代能享受到我种的黄花梨给他们带来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福气,我就是最幸福的人。

  幸哉,三亚有了陈运忠这样的对黄花梨如此倾心真爱、大爱之人,三亚黄花梨的兴旺、发达和辉煌指日可待。我们期盼着这一天!我们向决意为子孙发展、奉献黄花梨的人们致敬!

  小贴士

  黄花梨如何鉴别:

  1纹理:黄花梨的木纹或隐或现,生动多变,像麦穗形状、蟹爪纹,要仔细观察是否清晰、自然、流畅。

  2手感:因海南黄花梨气干密度高,故手感有沉甸甸的感觉。油性较大且光泽度强,光滑如玉。在自然光下,打磨后的黄花梨有半透明的感觉,除紫檀外,一般木材是没有这种效果的。

  3颜色:黄花梨木的心材和边材颜色差异较大,心材呈浅黄色、金黄色、红褐色、深褐色等深浅不一的颜色,常带有黑褐色条纹;边材呈灰褐色或浅黄褐色。用刀削一些木屑观察颜色,削掉的碎末,放在水里,上面会有一层像机油一样的,闪闪发着幽蓝的光。

  4气味:新刀面有刺鼻的辛辣呸,放置一段时间,有清淡的香味。

  5鬼脸:鬼脸纹是黄花梨的鉴别之一,但鬼脸的有无不能作为鉴定的主要识别特征。

  6“刨”:具有很强的韧性和很小的内应力是黄花梨木的突出特性。它不像红木那样脆,这使木匠在施工时辨识起来十分容易。在刨刃口很薄的情况下,只有黄花梨木可以出现弹簧形状的长长的刨花,而红木只有碎片般的刨屑。

 

  •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国良
  • 编辑:陈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