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16日 星期六

财经 > 银行 > 银行要闻 > 正文

字号:  

温州当地银行不良贷款升至3.27% 行长开会问计

  10月30日的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各路行长来此赴会,有打气的也有吐槽的。

  当天,这里召开“市金融系统行长(经理)联席会议”。一位与会人士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会议透露9月末温州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上升至3.27%。8月末,这一指标为3%。2011年底,中国银行业整体的不良贷款率大约为1%。

  和不良贷款率亟待降低不同,银行家的信心则需要提升。

  上述与会人士说,为处置不良贷款,温州下发通知并提出“资产质量保卫年”,力争在今年底将此比例降至2.5%。该人士说,“各家银行行长压力都很大。”为降低不良贷款率,今年温州各大行做了大量工作,政府也出台一些政策措施。

  温州,这个曾经因部分企业资金链断裂和企业主出走现象而引发举国关注的商都正在面临一道新考题:如何平衡好企业融资和信贷安全。

  温州“金改”政策出台7个月有余,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行长吴国联在上述会议上给与会机构负责人打气称,“效果逐步逐步地显现”。他亦表示:“就像一棵树种下来,你马上叫它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开花结果,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本报记者了解到,温州金融系统正全力支持当地经济企稳回升,10月底,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32个项目投产开工。同时,当地密集推出3000多亿元的项目吸引温商回乡。

  应战不良率

  温州全市多位银行、证券、保险等机构负责人参加了上述联席会议,他们中的多人上台发言,重塑行业信心之余也吐露了一些工作难点。

  一家大行温州分行的负责人称,自己10月29日从杭州回来,省行给温州分行提出很多要求,“假如不良率继续上升,可能要对我们采取措施。”

  该负责人称,今年该分行全力以赴降低不良资产,但是效果不怎么理想,地方政府也出台了一些政策,对不良资产处置主要还是依靠法律渠道,且大部分还是停留在法院。

  此前《温州日报》报道称,9月,当地政府又召开了一次银行业不良资产处置工作会议,温州企业资金链断裂已经影响到上市银行的资产质量。密集分布的银行业三季报证实了这一担忧。

  浦发银行(600000.SH)三季度业绩报告显示,截至9月30日,浦发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87.22亿元,较年初上升28.95亿元;不良贷款率为0.58%,比年初略升0.14个百分点。

  浦发银行风险政策管理部总经理成斌称,浙江局部地区特别是温州的区域性风险,是导致全行不良贷款上升的主要原因。截至9月末,温州分行不良贷款余额27.28亿元,不良率5.42%,不良贷款增量占全行不良贷款增量的70%。但浦发银行管理层预计,浦发全年不良贷款率的峰值出现在三季度,其后总体上有可能保持较稳定的状态。

  平安银行(000001.SZ)在三季报中表示,2011年9月以来,江浙地区尤其是温州部分中小企业出现资金问题,导致温州分行资产质量恶化,但温州分行贷款总额占全行比重较低,仅2.80%,且大部分不良贷款有抵质押物,整体风险可控。但值得关注的是,截至三季度,温州分行不良贷款余额占平安银行全行不良贷款余额比例达到了32.24%。整个平安银行不良贷款率由上年末的0.53%上升到今年三季度末的0.80%,剔除温州分行的影响后,不良率为0.56%。

  另一位发言的大行温州分行负责人称,银行苦日子可能还要过两三年。

  他建议,在资产处置过程中,银行间应处理好竞争与合作关系。

  一家村镇银行高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银行希望政府和法院处理不良资产的流程再快一点。因不良贷款上升,现在温州多家银行贷款审批权限上收。

  垒大户的风险

  前9个月,温州银行业新增贷款535亿元,与此形成反差的是,新增存款211亿元,较去年同期少增710亿元。“存款明显下降,银行还是大量增加贷款,这说明银行对温州经济的发展是非常支持的。”上述与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各家银行高管同样在意信贷安全。另外一位银行高管说,在汇报交流中,上级行认为温州方面能拿出具体不良贷款处置措施,那他们肯定非常支持配合;如果拿不出具体处置措施,不良率还在继续上升,那上级行肯定要采取具体措施,行长压力显而易见。

  上述村镇银行高管分析称,经济放缓,一些中小企业还在苦苦支撑,这个压力还未完全释放,各家银行还在担心不良贷款会继续上升。

  去年7月份开始,在民间借贷危机、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影响下,温州银行业资产质量下滑。数据显示,去年6月底,温州不良贷款率仅为0.37%,到今年2月末该比例已上升至1.74%。之后3月末、4月末、5月末、6月末和7月末,分别为1.99%、2.27%、2.43%、2.69%和2.89%。截至8月末,这一指标为3%。

  上述村镇银行高管认为,现在上市银行的各项数据都要对外公布,经营管理压力很大。

  针对不良贷款,当地一家金融监管机构负责人提出,要“严防发生系统性问题”。他说,前几年贷款增长快的地方,现在风险就比较大。最近温州农村合作银行增速快,和他们的贷款结构有很大关系,平均一户贷款24万元,面很广,风险就很小。之前垒大户的银行,现在风险就多一点。

  上述负责人说,现在各大行上面领导,到温州主要看两组数据:一是温州银行业不良贷款率,然后拿着这个数据和全国比、全省比,和自己全行比;二是拿自己行与温州同行比较,看不良贷款率是高还是低,以此判断温州银行业资产质量,这并不正确。

  另外,这位监管机构负责人建议各大银行“转变”考核要求。他说,现在商业银行还是拿着以前的考核要求,对基层的行长显然并不公道。

  “贷款两难”现象

  “到年底尽量达到贷款新增800亿,没有总量增长,防风险就是一句空话,各行要各显神通。”上述负责人说,尤其是一些小微企业,现在是比较困难的,但经过努力还是可以改进的,各大银行还是要大力支持。

  今年8月,温州举行小微企业融资对接会,27家金融机构承诺今明两年向温州市小微企业授信贷款1040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现在温州出现了“贷款两难”现象。相关人士说,一些项目不错的企业,不愿意在这个时间上马而在等待观望,因此银行贷款需求量减少。而那些之前贷款比较大的,民间融资比较多的,或者担保链比较长的,现在拼命地要贷款,因为那个“窟窿”要填起来,就出现“(银行)想贷的,(企业)不要;(银行)不想贷的,(企业)拼命在那里叫”。

  “现在处置最难的就是担保链问题。”上述人士说。

  温州市服装商会会长郑晨爱之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目前的问题不是融资难、融资贵,而是融资“怕”。“融资难,不是温州缺少资金,而是人们不敢借;融资贵,是人们不愿借,借了也没地方投资。”关键要加大信用问题,银行要率先加强对资金去向的监管,挪为他用取消企业终身贷款资格。

  “不要悲观失望,经济处于筑底回升状况,要正确对待不良贷款。”上述负责人表示,温州银行业要有整体风险防范意识,“各自做自己的,最终损失的是大家。”

  他说,温州为“金改”做了大量工作,也取得了不少的成绩,银行资产质量、生态环境是衡量温州“金改”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志。“所以,不良率不仅是银行的事情,还是政府的事情,因此银行要加大与政府的沟通,这样不良处置力度就会加大。”

  • 来源:东方网
  • 编辑:周悦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