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财经 > 银行 > 银行业动态 > 正文

字号:  

荆州银行隐现地方政府推手 地方金融办否认

  荆州,这个地处湖北中西部,有着“长江经济带钢腰”之称的千年古城,或许将打响中西部民营银行的第一枪。

  8月26日,荆州公安县上市公司凯乐科技公告称:为使公司进一步做大做强,顺应国家开放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有关政策,拟在荆州市作为主要发起人筹建“荆州银行”,初步注册资本为20亿元。

  凯乐科技成为继苏宁云商(002024)后,第二家明确表态参建民营银行的上市公司。

  不过,凯乐科技作为中部地区唯一发声的民企,其背后离不开荆州本地政府的推动。

  9月3日,在凯乐科技位于武昌凯乐花园的办公室里,其证券事务代表韩平对时代周报记者明确表示,“这个事情没有政府的参与肯定开展不了。”

  跷蹊的是,这种说法被当地金融办否认,“我们没有推动荆州银行的成立”。

  不过,难以否认的是,作为2012年刚跨入湖北“千亿俱乐部的”荆州,虽然其经济表现相较于中西部其他城市并不算亮眼,但其中小企业金融需求尤为强烈,虽有四大行多家网点以及湖北银行这样的城商行,但并不能满足小微企业融资全部需求,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此时要发出成立民营银行的呼声。

  对此,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霍肖桦认为,一方面荆州金融体系不够完备,建立民营银行有其生存空间;另一方面作为中部崛起战略的一个承接点,荆州在各项建设方面还面临很大的投资缺口,十分适合成立民营银行。

  中小企业融资需求强烈

  从时代周报记者在中国工商银行荆州分行所得的一份数据看,截至今年8月20日,荆州分行已累计为122家小微企业办理各类融资 13.75 亿元。其中,供应链融资9.3亿,小企业融资占公司贷款的比重为19.1%,比年初上升3.5个百分点;而小微企业信贷客户比年初净增16户,增幅为14%。与此同时,其小企业信贷业务不良率比年初下降了0.56个百分点。

  目前,荆州虽有四大行多家网点以及湖北银行这样的城商行,但并不能满足小微企业融资全部需求。

  在荆州市银湖中小企业城里,一位汽配公司的老板对记者抱怨,“银行贷款门槛高,时间长,像我们这种做小生意的一般很难贷到款。”

  而在荆州市政府所在的江津西路,以及临近的德馨路、北湖路和园林路等街道上,记者视线所及的地方都密密麻麻贴着“借款”、“贷款”的花红小广告,而上面“无抵押”、“无担保”的字样也因为特意加大字体而略显夸张。这些盘错在荆州市大街小巷写字楼里的民间融资公司,吸引着一批又一批亟顺资金的小微企业主。

  不过,这些借贷公司的利率却往往高得惊人,全国知名小微借款公司荆州分公司销售代表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们的月利率是2.3%,高出银行平均同类贷款利率两倍左右。但即便这样,那些急切需要资金的中小企业老板仍然络绎不绝。在北湖路一家小贷公司,记者一进屋就看到几位前来筹款的客户正在埋头签字。

  在位于荆州市最繁华路段北京路上,即便人流熙攘,但四大银行网点前巨大的LED屏上来回滚动的“拒绝高利诱惑”、“小企业贷款业务,欢迎您的咨询”等宣传语也格外抢眼。

  对此,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仅荆州乃至整个湖北省的小微企业都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政府都很重视这一问题。荆州银行成立后作为区域性银行,会给荆州的小微企业融资带来一定利好。

  地方政府否认作推手

  相较于“苏宁银行”与“中关村银行”的行业化,“荆州银行”直接的名称加上凯乐科技“荆州制造”的出身,给它打上了重重的“区域化银行”烙印。

  对此,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韩平对时代周报记者:“荆州银行没有政府的参与肯定开展不了”,不过对于荆州银行目前的筹建进展,他只简单地称,“很多细节都在讨论中。”

  不过,韩平的说法遭到荆州市银监分局办公室主任尤开明的否认。尤开明则明确表示,“凯乐科技拟筹建荆州银行完全是企业自己的决定,并没有政府的推动,而且目前也没有收到凯乐科技的申报材料”。

  荆州市金融办主任面对记者的问题则显得较为激动,急忙以“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没有推动荆州银行的成立”撇清关系。面对凯乐科技将银行名称取名为“荆州银行”是否合适这一问题时,他也含糊地以“这个只是暂定名而已”作答。

  不过,凯乐科技与荆州市国资委或存在一定关联。

  据悉,凯乐科技控股股东为荆州市科达商贸投资有限公司,而科达商贸实际控制方为凯乐塑管厂,凯乐塑管厂则由荆州市国资委委托凯乐科技实际控制人邝永华管理。对此,荆州市国资委办公室负责人斩钉截铁地否定,“荆州市国资委与凯乐科技不存在任何关联,凯乐科技是荆州市公安县的一家企业。”

  但无论如何,这一次荆州抢在了温州、珠三角和泉州这三大国家级“金改区”前面,抢在了中西部其他经济较活跃的城市前面,迈出了筹建民营银行的第一步。

  对于荆州的优先发声,霍肖桦认为,荆州金融体系还不够完备,建立民营银行有其生存空间;另一方面作为中部崛起战略的一个承接点,荆州市在各项建设方面还面临很大的投资缺口。而温州、珠三角和泉州这三大“金改区”金融业相对发达,民间金融也不差,要整合成民营银行反而更难。

  荆州带来积极信号

  其实,作为“湖北之腰”,荆州前几年的经济表现一直乏善可陈。为了振兴经济,加快构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重要战略支点,荆州市政府提出了“壮腰工程”,其中“实施金融壮腰”被作为这一工程的重要部分。

  在2012年荆州市政府报告中,单独提到了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扩大小额担保贷款范围。城乡劳动者在我市自主创业,从事非国家限制性行业的均可申请小额担保。个人贷款最高不超过10万,合伙经营或创办小企业的,可按照每人不超过10万、总额不超过50万元的额度实行捆绑式贷款。将小微企业、科技型企业视为劳动密集型企业,给予最高200万的小额担保贷款。并提出了要创新小额担保贷款机制。

  而凯乐科技、拍马、美的等本地企业,荆州市政府也给与了相当的重视,称要扶持这些企业向50亿销售收入目标迈进;鼓励企业引进战略投资者,增资扩股,发行债券、兼并重组、争取上市。

  对此,武汉一位高校经济学院院长表示,荆州市政府目前对金融业足够重视,凯乐科技又是当地政府重点扶持对象,在政策红利下,凯乐科技会提出建设荆州银行也在情理之中。

  他同时担忧,因为中西部经济发展还有一定空间,湖北经济虽然有所改善,但较沿海地区仍然比较封闭,而荆州在湖北地级市中经济表现并不算十分活跃,“荆州银行”能否真正地起到盘活民间资本的作用还要等待观察。

  而外界则有另一种顾虑,在城商行成立之初也打着服务小微企业的旗号,后来发展轨迹却与四大行略有雷同,若民营银行成立后,会不会也存在这种趋势?

  霍肖桦认为这个问题无需多虑,他说,允许民间资金进入银行体系的根本目的是希望盘活民间资金,而不是国有资金不愿涉足的就让民间资金去蹚水。现在贷款利率下限放开了,等所有银行都去对大中企业围追堵截的时候,利润空间自然会降下来,部分银行看到无利可图之后就会转而去攻克中小乃至小微企业。

  对于荆州这次抢跑,霍肖桦显得比较乐观,他说:“荆州此次的呼声,给其他各方面条件都更为充裕的中西部城市提供了积极的信号,有利于形成一个可以参考的模式、为后来者铺路;另一方面也是刺激相关企业乃至政府的神经,部分本来还在观望的区域可能会跟风。”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