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1日 星期一

财经 > 银行 > 银行业动态 > 正文

字号:  

今年信贷增速 仍将保持平稳

  促使信贷增速

  回落的因素

  银行对资产质量风险的重视,使信贷高速扩张的冲动不再。2012年12月,人民币贷款增加4543亿元,同比少增1863亿元,大大低于市场预测的5500亿左右的规模,也低于上期实际发生数5229亿。2012年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8.2万亿,同比多增7320亿元,但却低于年初市场普遍预测的8.5万亿元。经济增速放缓带来了银行信贷资产质量隐忧的上升,商业银行普遍加强了对资产质量的风险监控,经营导向由业务扩张向质量管控转变,导致了信贷增长的平稳。

  2012年年初,银监会在向商业银行征求地方融资平台风险监管的意见后,出台了多套化解平台风险的方案——允许保障房建设新增平台贷款的基础上,对于土地储备中心贷款、公路建设贷款以及完成60%以上的平台项目,银行均可以有条件地继续提供授信支持。但随着经济下行格局的形成,平台贷风险监管压力有增无解,商业银行新增不良信贷爆发点增多。川高速、云投集团、湘高速等地方融资平台相继出现的信用风险问题,不断地敲打着监管部门和商业银行的神经,银行放贷愈发趋向谨慎。未贴现票据规模和票据贴现规模的持续下降,正是反映了银行资产业务扩张中风险管控加强的行为变化。2012年,未贴现票据余额仅略增长,与2011年基本持平;信贷结构中,票据贴现在2012年12月则经历了连续4月的下降。

  社会融资结构的变化,也助推了2012年4Q信贷增长的较快回落。由于全社会货币泛滥,以及金融市场的深化发展,整个经济体系融资渠道日益多元化,反映在社会融资结构上就是信贷在社会融资中比重的下降。由于商业银行对信贷风险的管控标准比较一致和完整,在经济低迷时期出于信贷风险的防范和管理需要,对客户的信贷需求标准反而有所提高,这也导致了社会融资结构的非银行化趋势。社会融资结构的这种变化趋势,不可避免带来了银行信贷增速的回落。2012年12月社会融资规模为1.63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3512亿元。但从结构看,全年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52.1%,同比低6.1个百分点。

  新资本管理办法的实施,也对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扩张造成了影响。2012年12月初,银监会发布《关于实施<资本办法>过渡期安排相关事项的通知》,明确了过渡期内分年度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通知》区分已达标银行和未达标银行,分别提出差异化监管要求。对于已达标银行,鼓励过渡期内资本充足率保持在《资本办法》规定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之上;对于未达标银行,要求在过渡期内达到分年度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并制定资本规划,稳步推进资本充足水平的提高。过渡期管理办法,虽然减缓了银行压力,但确实对银行当前的扩张行为产生了较大约束。

  流动性基本延续

  平稳格局

  流动性紧张程度短期上升不改平稳趋势延续格局。

  由于经济只是处于企稳走平状态,货币需求并没有大幅度上升,因此全社会的资金紧张程度也没有增加,甚至有所下降。但由于货币周转速度的下降,以及年末季节性资金需求的短期上升,12月份货币市场的资金紧张程度有所上升,银行间市场上货币利率略有增加。12月份银行间市场同业拆借月加权平均利率为2.61%,比11月份高0.04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0.72个百分点;质押式债券回购月加权平均利率为2.62%,比11月份高0.07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0.75个百分点。从利差指标变动状况看,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状况整体上略有增加,3月期和6月期的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和央票到期收益率之间利差都有较为明显的上升。

  虽然当前我国的信贷和货币增速下降,但由于经济增速下降带来的货币需求增长也相应下移,因此流动性仍保持了相对平稳的态势。当前我国货币分布“金融紧、实体松”的格局并未得到根本改善。从货币存量角度,中国实体经济体系显然已是货币深化过度,当前的货币回收压力不在于增速控制,而是降低货币深化指标。然而,金融体系流动性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对货币回收造成了很大制约。在消化过多货币这一大方向下,当前外汇占款停止增长的局面,并不会造成“降准”反冲销行为的频繁发生。货币当局当前需要的是一个相对稳健的货币增速水平(实则偏紧),除非经济运行方面出现持续下降或者持续通货紧缩等极端状况,货币政策不会发生突变而对流动性格局产生影响。

  “稳健”的货币和

  信贷运行区间明确

  货币当局多次明示2013年货币政策仍将实行“稳健”基调。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之后,央行去年四季度工作会议拓展了“稳健”的政策行为——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平稳适度增长。随后,周小川行长在新年致辞中,再次明确稳健政策的含义“货币信贷平稳适度增长”。从政策指向和危机后的货币信贷走势看,当前的信贷和货币增速是符合当前货币当局的“稳健”界定的,当前政策合意的货币和信贷增速水平仍将延续。在现代信用货币体系下,信贷增长和货币增长具有同步性。信贷的平稳增长必然同时伴随货币的平稳增长。

  (作者单位:上海证券研究所)

  • 来源:东方网 作者:胡月晓
  • 编辑:胡爱善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