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能源 > 正文

字号:  

矿都郴州的转型与蝶变

  中新网郴州1月6日电 题:矿都郴州的转型与蝶变

  记者 白祖偕 李俊杰 刘柱

  “几年前,有外地客商来郴州考察,不少人把‘郴’念成‘梆’、‘彬’,还有的混淆成了‘柳州’。”提及当年的尴尬,湖南郴州市委书记向力力说,“这不能怪人家没文化,怪只怪郴州没有知名度。”

  郴州矿产资源丰富。在外人眼中,郴州的豪车多,矿老板多。但矿产开采不仅污染环境,而且不可持续。市委书记向力力深刻地意识到,郴州要发展,必须改革、转型、走出去。

  铁腕治矿:从粗放模式到精深加工

  郴州是中国重点产煤区和“有色金属之乡”,是中国19个年产煤达千万吨的地市之一。因为矿产,这里曾诞生无数个一夜暴富的“神话”。郴州人都知道,那些悬挂着吉祥车牌号的豪车主人,大多都是矿老板。

  “户户冒烟,村村点火。”郴州市多位区县负责人告诉中新网记者,开采鼎盛时期,甚至连主管机构,都无法准确地统计出一些小煤窑的具体数量。

  然而,这种与生俱来的资源,给郴州带来的恰恰不是“福利”。因矿产资源长期的无序开采,不仅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破坏,资源争夺纠纷和安全生产事故也逐年上升。在巨大利益诱惑下衍生的大量腐败案一度震惊全国。

  但即便如此,在郴州诸多干部群众中,依然有一种强烈的资源依赖心理,他们认为“矿兴则市兴,矿衰则市衰”。

  “如果不设法破解畸形发展的经济结构,摆脱传统的资源路径,化解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和社会压力,郴州的发展之路只会越走越窄。”2008年11月,向力力临危受命,从湖南省商务厅厅长位置空降郴州,他开始思索郴州未来的转型之路。

  向力力告诉中新网记者,2009年初,他刚履新郴州后不久,便发生重大矿难事故。他连续几个晚上在事发第一现场指挥调度,“那时候,真的感觉压力大”。

  经过反复调研后,向力力决定痛定思痛,将上任后的第一把火“烧”往矿山:对矿区进行大整治。

  可是,郴州此时的经济正面临新的挑战:2008年,南方50年一遇的冰雪灾害发生,郴州成为重灾区。随后不久,国际金融危机席卷全球。

  作为郴州经济半壁江山的矿产行业,此时整治是否合乎时机?社会各界对此议论纷纷。

  一位区委书记回忆说,当时官场的确存在一些不同意见,认为郴州的财政主要依靠矿产,如果大面积关停整治的话,需要考虑拿什么来替补。而一些为此断了财路的矿老板,更是怨声载道。

  但向力力认为,此刻整合矿产资源正是危中见机之时,要不断鼓励战略投资者介入,对一些小型矿区实行兼并重组。

  2008年,郴州对全市涉矿业企业进行了“地毯式”的“手术”。该市对凡出现较大事故的煤矿一律永久性关闭,并形成相关领导人责任追究制。凡因日常巡查不到位,非法矿反弹整治不及时,一经查实,相关负责人一律就地免职。

  为斩断和防范非法生产背后的“官煤勾结”,当地纪检监察部门介入,集中清理和查处一批在煤矿入股分红或接受贿赂充当“保护伞”的官员。并对经查实在矿山入股分红的干部,一律就地免职、开除公职。

  “以前是单纯地挖矿、抢矿、卖矿”,向力力告诉记者,现在对资源严控,郴州引进了一批央企,不再是粗放模式,而是建立精加工与深加工,提高附加值。

  数据显示,目前为止,郴州采矿权由2005年底的1295个减少到577个,煤矿由576个减少到165个,非煤矿山由747个减少到125个,实现了矿产资源的规模化、规范化开采。

  郴州现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白银、铋、微晶石墨生产基地,华南地区最大的新型干法水泥生产基地,湖南最大的铅锌生产基地,成功实现矿业经济由粗放式发展向精深化、集约化发展的转型。摆脱资源依赖迈出实质步伐,矿业对税收的贡献由第一位下降到第三位。

  在向力力看来,煤矿经整合虽然数量少了,但是整体实力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大煤矿利润更胜以往的小煤矿,众多的煤老板也愿意选择成为实力雄厚的大企业股东。

  宜章县委书记欧阳锋对此深有体会。他说,宜章县是典型的资源型城市,称得上是郴州的一个缩影,没有煤炭就没有宜章的今天;可是,只有煤炭就没有宜章的明天。因此,宜章必须走产业升级转型之路。

  通过对矿区规范管理后,郴州的整体安全生产形势已大大改观。2012年,郴州市还首次获得了湖南省安全生产先进单位。

  郴州市委宣传部新闻中心主任刘晓军告诉记者,国家12部委组成的检查验收组评价说:“目前郴州是湖南省矿产资源开发秩序最好的地区之一,也是郴州市历年来矿产资源开发秩序最好的时期”。湖南省国土资源厅的报告认为:“郴州由最乱的地方变成了最好的地方,最不放心的地方变成了最放心的地方”。

  产业转型:“新八大金刚”与新兴产业的崛起

  “一座城市的发展,不惟GDP,但并不意味着不要GDP。”向力力说,时下,郴州正从矿产开始,全面优化经济机构,力抓招商引资和承接产业转移。目前,郴州已经成为国家级的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电子信息、新材料、装备制造等新兴产业迅速崛起,而与资源矿产相关的六大高耗能企业在整个经济结构中所占比例在逐渐下降。

  近年来,郴州利用湘南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机遇以及湖南省委、省政府赋予郴州的“34条政策”,把承接产业转移作为深化改革开放的首选战略,确立劳动密集型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作为承接产业重点,着力建设有色金属精深加工、新材料、电子信息产品研发生产基地。

  据了解,郴州国际会展中心已成为湘南唯一的承接产业转移会展平台。郴州成为湖南乃至中西部同类城市中开放平台最全、功能最优的城市之一。从2009年至2013年,郴州累计承接产业转移项目千余个。

  目前,郴州拥有1个国家级出口加工区、11个省级产业园区,园区规划面积达到152.6平方公里,近3年增长近2倍,完善了海关、检验检疫、公路口岸、铁海联运、保税物流等平台,在中国内陆口岸率先开通直接放行的“F通道”,3分钟办结通关手续,综合物流成本降低50%以上,郴州成为中西部城市园区平台功能最优的城市之一。

  向力力说,计划经济时代,布局郴州的国有企业少,主要集中在矿山开发领域。长期占据矿业主导地位的是以柿竹园、黄沙坪、宝山、瑶岗仙、香花岭等为代表的国有矿山企业“老五虎”。近年来,郴州市大力转机制、促转型,支持民营龙头企业规范发展、做大做强,以宇腾、金贵、银星、华信、展泰、金旺、众德、丰越等为代表的民营企业“新八大金刚”强势崛起。

  向力力表示,从“老五虎”到“新八大金刚”,不仅是所有制结构的转型,也带来了经济结构和发展方式的转变。郴州从开采原矿到发展精深加工,由资源输出地变为输入地,由原料提供者变成产品提供商。

  据郴州市市长瞿海介绍,近3年来,郴州市新引进转移型企业1300多家,台达电子、高斯贝尔、富士工业园、奥美森工业园、氟化工园等转移型龙头落户郴州。民营企业成为区域创新的主体。与中南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中科院光机所等国内外50余家高校院所建立了产学研合作,组建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0家、院士工作站3个,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5个。

  而今,以民营企业为主体的非公有制经济对郴州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70%以上。

  记者发现,受市场整体环境及地下资源减少的影响,郴州不少煤老板从煤矿中获益越来越困难,不少有头脑的煤老板也开始尝试转移方向,投资绿色农业这一朝阳产业,由“黑老板”变成了“绿老板”。

  作风转变:一场声势浩大的“自我革命”

  “引进企业是发展的一部分,关键是要留住对方”,向力力认为,优良的政务环境应该是外界最看重的“软环境”。

  一场声势浩大的“自我革命”由此拉开序幕。

  2012年伊始,郴州市召开了反腐败工作和“作风大整顿”活动动员大会,宣布了《郴州市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作风问责暂行办法》和“五个一律免职”的决定:对干部“索拿卡要”、参与赌博、醉酒驾驶、违反规定大办婚丧喜庆以及上班时间打牌、炒股、玩电游或到休闲娱乐场所的一律免职。

  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面访时,向力力依然神情严肃地说:“一些领导干部如小节都管不住,怎么守得住大节”?

  向力力说,2013年郴州重抓干部工作消极、不愿干事,效率低下的问题,2014年的重点则是以群众路线为主,解决为民办好实事的问题。

  瞿海介绍,截止当前,郴州因作风问题问责干部1377人。通过推进作风建设,发展环境不断优化,去年郴州市直单位公务接待费、公车编制数分别下降22.5%和14%,市本级第五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后,审批事项时限整体压缩60.5%,127项实现窗口即时办理;市县两级网上行政审批实现部门、事项、流程全覆盖。

  同时,郴州还在湖南率先探索出“电视问政”和“网络问政”模式,采取市民有疑问,县区及各单位一把手直面回答的方式,公开承诺,接受群众监督。

  多年来,郴州境内货运车辆非法超限超载运输屡禁不止,成了中国南北交通大动脉上车辆非法超限超载的“重灾区”,郴州为此每年不得不重复投入巨额的公路建养资金。

  向力力说,对郴州而言,车辆超载超限,表面看是交通秩序的问题,深层次看是产业结构、发展水平、法治环境的问题。“双超”率一度达到80%以上,郴州全市没有一条好路。因此,抓治超,就是抓转型。

  从2010年起,郴州以超常规的举措,持续开展强力“治超”。现今,车辆超限超载率已下降并稳定在0.12%,居全国前列。“治超”不仅保护和巩固了交通建设成果,维护了地方法治环境和市场秩序,更通过“治超”的倒逼力量,迫使一批长期靠“双超”盈利的企业关门,为经济转型提供了间接动力。

  长期以来,郴州因其边区、矿区等地缘特征,治安形势向来复杂,一段时期内还存在着官、矿、黑利益共生的土壤,民调多年列为湖南倒数。

  2009年以来,郴州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坚持“主动进攻、露头就打、先发制人”的打黑除恶方针,对打黑不力的责任领导实行严厉问责,对涉黑护黑的官员依法依规追究党纪国法责任。

  据悉,几年来,郴州累计摧毁黑恶势力犯罪团伙109个,捕判黑恶团伙成员1000余人,打掉黑恶势力保护伞10余人,特别是打掉了郴州建国以来最大、由公安部重点督办的陈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有力打击了黑恶犯罪的嚣张气焰,政府公信力和群众满意率得到不断提高。

  此外,郴州还把绿色生态优势作为该市最大的优势来打造,着力建设宜居利居乐居城市。近年来,郴州市中心城区新建和改造公园、游园114座,城区绿化覆盖率达48%,实现了“开窗见绿色、出门进游园”。

  对比往昔,从震惊全国的腐败案中基本“病愈”的郴州开始焕发出新的光彩:郴州经济社会发展从湖南倒数首次进入了湖南第一方阵,综治民调满意度位居湖南第一。(完)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