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0日 星期二

财经 > 医药 > 医药要闻 > 正文

字号:  

深圳大医院被逼做“债主” 每年被逃费数百万元

  近日,深圳一名已经治愈却长期住院的小儿患者,因为儿童医院要为其进行医保结账腾出床位,患者家长一纸诉讼将深圳市儿童医院告上了法庭。“已经住了两年多了,以医院为家,从这里去上学,放学后回这里,虽然有少儿医保为其报销,但占用了宝贵的医疗资源,给医院工作带来很大的困扰。”谈起患者家长的举动,儿童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医院很“受伤”。

  一年被拖300万,财政仅补一半

  作为深圳市唯一一家公立儿科专科医院,深圳市儿童医院被欠费及长期住院患者拖欠医疗费的问题十分突出。深圳市儿童医院院长钟山告诉记者,2011年1月至2013年2月,该院共被住院患者欠费770多万,欠费全部由医院自行承担,医院负担沉重,医务人员怨声载道。

  深圳市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诉苦,近年来病人拖欠医院费用的情况严重。据医院财务科统计,每年包括急诊科在内的被拖欠费用高达300多万。“基本达到了一天拖欠一万元的水准。”

  该负责人介绍,拖欠费用由财政和医院共同负担。按照深圳市卫人委的相关规定,财政负担50%,福利基金负担30%,医院只用负担20%。但是实际情况是,财政补贴要根据每年的财政预算收支情况而定,如果财政运行情况好,则会给予相应补贴,有时财政紧张,总体而言,50%的补贴都会到位。

  至于福利基金的补贴,则遇到种种阻力。“主要原因是没有民政局的申请,资金无法到位,近几年医院也没有收到过这方面的补贴。”该负责人估计,深圳市医管中心成立之后,医院或可将欠费金额数据统一报到医管中心,再由医管中心统一向民政局申请,届时可能会对医院有所补贴。

  欠费大多成死账,医院要追登天难

  “前几年有一个患者,拖欠了医院6万元治疗费,病人去世后家属特意来医院说明以后会还钱,希望医院通融。医院也只能先让家属将病人后事安排好,等到经济条件好点再还钱。”医院负责人回忆,最后这名病人家属的村里乡亲帮着凑了部分钱还给了医院,“这也是在欠费追讨中所遇到的较好的情况,遇到无赖不给的,也没办法。”

  拖欠医院费用的原因主要有哪些?深圳市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介绍,一类病人是因为家中实在穷困无力支付医药费用,一类病人则属于擅自潜逃恶意拖欠,有的甚至属于“三无人员”,连身份证都没有,找到本人追要逃款也根本是“天方夜谭”。

  对于因贫拖欠的家庭,即便医院能找到患者家属,也经常是无法要回欠款。该负责人给记者讲了一个案例。“我们之前遇到有个病人,送来急诊后没法付医药费,最后医务人员找到这名患者家里了,但对方实在是太贫寒了,家徒四壁,医务人员根本没法开口也要不回来欠费,最后都把自己身上的钱留一部分下来给患者家人作生活补贴。”

  如果患者死亡,医院是否有权向其家属追要欠费?深圳市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医院并没有这个权利,这样的情况通常只能由医院承担。“遇到主动说要还钱的病人家属是万幸,但有的病人家属耍赖不还钱,医院也根本没有办法,除非将其告上法庭,但深圳之前并无这样的案例。深圳市儿童医院院长钟山也表示,打官司根本不是长久之计,“许多人恶意拖欠,就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态度,医院根本拿他们没办法。”

  据了解,为了追回被欠的巨额费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还专门成立了拖欠费用催收组。人民医院和儿童医院追要欠费的工作则由该院财务科承担,“基本上都要不回来,成了呆账死账,只能医院自己承担。”

  为人道要全力救,赖在医院赶不走

  “现在的政策就是先救命后付费,只要是人进了医院就必须要抢救,不管有没有钱,不然就是放弃一条人命,这是医院承担的责任。”深圳市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医院也只能尽力去协调病人的家属及时还钱,同时积极向红十字会基金申请救助,决不能让病人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一些小儿病症重症都往儿童医院送,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不可能将患者送走,医院如何处理很是头痛。”深圳市儿童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相关制度的缺失及机制的不完善,该院表示已经陷入困境。

  在采访过程中,多家医院相关负责人还对记者表示担忧,“报道出来医院被欠费的情况,可能短期内无法得到解决,让更多的人知道原来有人竟然在医院欠费,反而会造成更大的财政负担,希望相关政府部门能够健全管理机制。”

  可出院却不愿走,一住就是两年多

  除拖欠医院费用,深圳市儿童医院相关负责人还对记者表示,医院多个住院科室尤其是ICU,家长拒绝出院及被遗弃的患者长期占用床位不出院的情况屡有发生。“目前在我院拒不出院、占床时间最长的患者已在医院住院两年多,给医院工作带来极大困扰,占用了宝贵的医疗资源。”

  这名负责人介绍,有一位小孩患有心肌病,住院两年多。有少儿医保为其支付部分医药费用,但因其父母离异,目前和父亲在一起生活,但是父亲不愿意将其接回家。该负责人表示,从医院的角度来说,小孩目前可以正常上学,已经达到了正常出院的健康标准,但因为孩子父亲不同意,所以现在小孩一直在儿童医院住着。“把医院当家,平时从医院上学,放学回医院,这样的结果就是占用床位和医疗资源。”

  该负责人介绍,由于这名患者占用床位时间长达两年多,医院只能为其办理手续,准备结账。但是小孩父亲近日竟然将儿童医院告上法庭,起诉其不予治疗,这让医院觉得很“无奈”,而在儿童医院,类似的情况还有好几例。

  律师:

  医院有权对能出院病人中止治疗

  广东鹏翔律师事务所律师梅春来告诉记者,从法律角度来说,医院没有拒绝救治的权利,只有救治的义务,不能因为患者没钱而让患者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只有救治完保持患者生命体征稳定之后,才能追缴医疗费用。但患者应该尊重医生的判断,如果达到出院的标准不需要住院了,只用保养性或辅助性治疗,医院有权对患者中止治疗行为。

  “医院没有权赶人出门,只能通过报警或者起诉,但是医院很少会这样,因为警察没有办法对患者使用暴力,起诉的成本又太高时间又太长。”梅春来表示,就算制定相关规章制度,强制性将这部分人赶出医院,也会激化社会矛盾。因此,和谐的医患关系更大程度上靠国民素质和病人自觉。

  人大代表:

  打击恶意逃费,基金救助弱势群体

  长期关注深圳医疗的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指出,巨额欠费将给医院经营带来难以为继的严重后果,应该完善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对医院恶意拖欠费用的情况给予严厉警示和打击。至于“三无人员”欠费追讨,并非医院一方就能解决的事情,国家管理应该加强对每一个人的身份管理。人大代表杨建昌则建议,如果有人恶意逃费,或者患者家庭条件太贫困无力承担医药费用,可以由政府财政、长期关心公益事业的社会捐助共同组成社会医疗救助基金,补贴这部分医院的负担。

  • 来源:羊城晚报
  • 编辑:孔彬彬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