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3日 星期四

财经 > 医药 > 医药观察 > 正文

字号:  

假医生开高价假药坑害病人 医托提成65%

假医生开高价假药坑害病人 医托提成65%

  昨日上午,越秀区法院公开审理18名医托。 曾强 吴智勇 摄

  一位务农的中年妇女,辛辛苦苦一年攒下几千元,慕名来到广州的大医院求医问药,不想却遭医托拐骗。不但辛苦钱全被榨干,而且耽误了治疗时机。

  2013年,广州市区级法院接连审判了几宗“医托”诈骗案,粗略统计已涉及被告人近60人,受骗群众2000余人。法院调研认为,大量案件事实证明,“医托”群体不仅骗人钱财、败坏社会公信体系,还直接侵害了公民的生命权、健康权,社会危害性日趋严重。有广东省法学会专家谏言:必须从重打击医托犯罪,而且法学界有必要重新评估此类犯罪的罪责,行政主管部门更须高度重视。

  案例

  每服药高达2000元

  12月4日上午10时,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对一伙以“医托”为犯罪手段的18名被告人进行公开审理。

  笔者注意到,当法警将戴着手铐脚镣的18名被告人押上法庭时,旁听席上一名嫌犯家属忍不住痛哭失声,而一名参加旁听的受害人则握拳称快:“活该你们有今天!”

  据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5月份至2012年12月期间,被告人邓莳插承包了由被告人曾小红转让的日生医疗诊所(苏日生诊所)中医科,由邓莳插为负责人、凌培珍负责财务管理。并由无医生资质的被告人欧阳桂林充当诊所医生,被告人彭某发等4人担任诊所工作人员,被告人罗某兵等人为医托,实施诈骗。案发时已查证骗取卢某等36名被害人共计15.8万元,目前仅退还被害人9300元。

  经检察机关查明,今年57岁的被告人欧阳桂林并未取得行医资格。在其坐诊的一年多时间里,欧阳桂林负责开药方,并由医托拿单去开药,每服药高的多达2000元。同时欧阳桂林还将北京同仁堂六味地黄丸、三七粉以及其他廉价药以特效药名义高价开给病人,骗取被害人卢某等36人共计15.82万余元,其中退还给被害人仅9300元。

  根据警方委托鉴定的结论,缴获的六味地黄丸(水蜜丸)360粒装单价为11.5元;缴获的“三七粉”为不含规定成分的假药。被告人供述,六味地黄丸进货价是7元一瓶,一瓶分成十小包(一包约20粒);三七粉一斤进货价220元,一包六味地黄丸加一小包三七粉成本很低,开处方时看病人的承受能力,有些病人开的药方多时能达到8000元至9000元,少则也有600元至700元。

  在庭审中,被指控为主犯的邓莳插称,其和几名老乡承包诊所的月租金是2.2万元,医托是按整个医药费的65%进行提成。照此计算,有的医托可以日入千元。而欧阳桂林则是他从衡阳聘请到广州来的,开出了每月5000元的月薪,并且承诺“患者第二次来看病,医生就可以提成5%”。

  邓莳插还供述,除医托和医生外,自己另有特别分工:即应付受害人的投诉。只要一有受害人打其电话控诉,他就会让受害人到诊所退款,以防止受害人报警。诊所开办两年期间,曾经有多名患者怀疑药效,并到诊所退药,当地卫生部门也曾经对其进行行政罚款,但罚款之后还是继续营业。

  目前,越秀区法院正在对此案进一步审理中。

  调研

  医托以开医疗机构为犯罪载体

  除了昨日在越秀区法院受审的18人医托团伙,2013年,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还审判了另外两个医托团伙诈骗案,分别宣判25人和14人。

  白云区法院有关调研报告称,白云区的两个“医托”组织分别从2011年4月、7月即开始运作,平均每月诈骗受害人20人至30人,被查获前有近2000人受骗,起诉涉案金额8.52万余元,但因存在大量受害人未报案、不配合调查的情况,实际涉案人数和金额可能更大。

  法院调研发现,“医托”诈骗由依附正规医院向开设医疗机构转型。团伙犯罪以“老乡帮” “夫妻档”为核心向组织化、网络化发展。

  昨日,越秀法院审理的18人医托案,其中主犯及大多数嫌犯均为“湖南衡阳籍”,并有4对是夫妇。同样,白云法院刚刚宣判的25人医托团伙案中,有24人都是衡阳籍,也包含4对夫妻。

  案件中,医托团伙作案网络巨大,撒网式开展行骗,魔爪伸向辖区各大医院。团伙人员招录、管理、运作和绩效均由专人负责,团伙组织严密,人员稳定,作案手法熟练,对重点行骗对象、规避风险方法等均进行传授。案件中,都相同地出现了“调解人”,即当病人发现被骗要求退钱时,由专人负责调解平息。

  涉案医托团伙以开设医疗机构为犯罪载体,但其核心岗位的“医生”大部分无医疗资质,如白云区华寿门诊部中有2人负责坐诊,其中一人无医生资质,另负责抓药的3人也无相关资质;绍军门诊部负责化验的一名医生为普通工作人员冒充。涉案门诊部设备不齐全,设施简陋,以其他可食用物品替代药品,导致患者治疗时机被拖延错过,给病人的生命健康带来极大的危害。

  涉案受骗人员范围较广。据被告人交代,其团伙作案时主要物色前往医院就诊的慢性病、疑难杂症患者,利用这类人员求医心切、文化水平不高等特点实施诈骗。部分“医托”还到市区大型三甲医院从事犯罪活动,致使许多专程由外地来穗治疗的患者上当受骗。

  分析

  医疗资源紧张监管不严是主因

  对于医托集团产生并做大的土壤,白云区法院法官进行了如下解析:

  城乡接合部医疗资源紧张,使得黑门诊小诊所得以滋生。大部分先进的医疗仪器设备、技术和高级医师主要集中在城市中心,而城乡接合部的医疗资源较为贫乏,主要以小型民营医疗机构为主。但该类小型民营医疗机构容易产生主动雇佣“医托”或受“医托”鼓动成为其窝点的现象。

  社会医疗保障体系不健全,使得外来务工人员易成为受骗对象。城乡接合部占绝大多数的农民、外来务工人员、城市低保人群及弱势群体多无医保。即使有医保,在医保尚未实现全国联网之前,外来务工人员在城市就医时就变成了自费人群。面对城市高额的医疗费用,外来务工人员极易成为“黑门诊”和“医托”的重点拉拢对象。

  对城乡接合部的医疗机构管理不规范,给医托留有可乘之机。卫生主管部门在批准开设门诊、诊所时,审核不严格,致使某些门诊披着合法的外衣从事医托诈骗行为。在执法监督时,对城乡接合部的黑门诊、小诊所、卫生站监管和查处力度不足。同时,正规医院对自身的管理松懈,让医托有可乘之机。

  医托诈骗容易牟取暴利,不需要投入高成本就可以获得较高收入,使得医托即使认识到行骗是违法行为依然铤而走险。正规医院部分工作人员为牟取私利,违法违章办事,为医托进入医院开了方便之门。

  患者求医心态不恰当,防范意识薄弱。部分患者求医心切,找专家,求名医,相信秘方偏方,低收入患者由于无法承担高额医疗费,盲目贪图便捷和省钱,相信医托直至上当受骗。

  建议

  发挥行政管理和行业监督优势

  白云区法院结合审判情况,对如何从根源上消除医托集团作出了如下建议:

  一、构建城乡接合部的医疗服务体系,有效解决看病难问题。强化政府对城乡接合部、村镇的医疗资源投入。将医疗保障全国联网,消除区域医保壁垒,让外来务工人员真正享受到城市的医保。将尚未加入医保的农民、低保户、弱势群体纳入医疗保障体系,逐步实现农村、城市医保互通。

  二、加大对医托诈骗犯罪的打击力度,坚决取缔黑门诊整治小诊所。整治有合法资质却违法经营的小诊所,严重的吊销营业执照。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提高医托团伙的违法犯罪成本。

  三、发挥行政管理和行业监督优势,让医托无处藏身。由卫生主管部门牵头,联合各大医疗机构,建立日常监管长效机制,对所有医疗机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监管和处罚。赋予医疗行业协会监督管理职能,由行业协会协助卫生主管部门对协会成员进行监督和管理。

  四、加强宣传引导,提高民众防范意识。同时,鼓励被害人敢于披露和举报医托犯罪,形成共同打击医托的良好风气。

  记者观察

  打击医托“寄生”场所

  广州医托团伙性犯罪的特点如此明显,甚至如同划分好了“势力范围”般,在不同的大型医院周围,有来自同一籍贯的不同团伙,疑似幕后仍有其他主谋在操纵。

  在司法实践中,大多数“医托”案被归类为诈骗犯罪,以诈骗金额的多少来定罪量刑。但实际上,此类犯罪不仅仅侵犯了公民的财产,还严重破坏了社会的公序良俗、信任体系,尤其侵犯了公民的健康权甚至生命权。

  因此,除了呼吁司法机关必须从严从重打击医托犯罪之外,法学界有必要重新评估此类犯罪的罪责,有必要出台新的司法解释来惩戒此类呈现新特点的严重犯罪。同时,鉴于医托通常挂靠有固定的“寄生”场所,行政机关、医疗卫生主管部门更须予以高度重视,对辖区内出现医托却久拖不除的,应当自咎自责,甚至追究法律责任。

  • 来源:南方日报
  • 编辑:孔彬彬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