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18日 星期一

赛诺菲被曝行贿503位医生 北上广杭多家医院中招

赛诺菲被曝行贿503位医生 北上广杭多家医院中招

一场席卷外资药企的“医药风暴”正在升级。

  8月8日,有消息称,法国医药巨头赛诺菲内部人士自曝,在2007年11月前后,赛诺菲向北京、上海、杭州及广州的79家医院,503位医生,借“研究经费”(“研究者费”)名义,支付超过169万元的费用。

  记者注意到,以葛兰素史克为事件原点,近一个月以来,阿斯利康、罗氏、拜耳、礼来等多家药企均被牵入漩涡。不过,当外界认为调查范围扩大,外资药企即将迎来行业性整顿时,多家疑似遭调查的药企均向《国际金融报》声称为“常规”检查。多位法律界人士表示,对外资药企在华商业贿赂问题处罚力度不够或是原因之一。

  昨日,赛诺菲相关公关负责人回应本报称,公司非常重视这一事宜,并已启动相应工作程序进行核实。目前,公司尚不能确认举报中的事宜。

  北上广杭医院中招

  赛诺菲集团是一家多元化医药健康企业,其业务覆盖疫苗、处方药、健康药业产品和动物保健品。据报道,代号为“培根”的爆料人提供的举报材料显示,赛诺菲公司向位于北京、上海、杭州和广州的79家医院的503位医生,支付总计为169.088万元的费用。根据材料的“付款信息”备注可看出,这些费用的名目是“研究经费”。

  涉及到此次行贿的城市和医院包括:北京28家医院,262位医生,总计80.728万元;上海24家医院,158位医生,总计62.576万元;广州16家医院,31位医生,总计13.688万元;杭州11家医院,38位医生,总计12.096万元。

  报道称,爆料显示,在这79家医院之外,赛诺菲还向北京地区的另外5家医院,共43位医生,每月通过现金报销、礼品赠送等方式,输送利益2万多元。“培根”还透露,他提供的材料仅是“冰山一角”。即使是北京,也还没有把所有的北京大医院和二级医院全包括进去。如果全部统计,会更多。

  就其所掌握的具体信息来看,有人推测“培根”非一般的医药代表,至少是较高级别的人物,原因在于一般的医药代表仅负责某一区域3至5家医院,无法掌握4个城市的详细信息。

  对此,一位接近赛诺菲的外资医药高管昨日透露,“培根”实为赛诺菲中央市场部人员,今年离职,但是离职原因不详。不过,此次赛诺菲被举报与之前葛兰素史克前政府事务总监施文直接向公司董事会以及中国政府部门举报的方式不太一样,外界猜测,“培根”举报的所指性并非某个人,而是公司。

  风声鹤唳的药代

  在葛兰素史克一案中,“医药代表”作为行贿的主要经手者被有关部门重罚。如今,有关部门为了在调查中有所突破,均希望攻克部分医药代表以获取企业的行贿手段和信息资料。

  “现在风声紧得很,我们已经接到通知,近期不要去医院拜访和走动。”一位有着多年工作经验的医药销售代表龚先生近日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龚先生口中的“风声”,指的是以葛兰素史克行贿事件为导火线而揭开的行贿“黑洞”,这个“黑洞”正在吞噬着越来越多的外资药企。

  龚先生告诉记者,这段时间是敏感期,医生都被院方规定少参加药企的赞助、学术演讲等活动,医药代表一些常规的拜访也不被允许,再三嘱咐要低调行事。

  值得注意的是,与之前现金交易相比,现在医药行贿的方式“灵活”很多:和传统的送回扣相比,医生从药企拿到的“好处”不再直接和卖出的药品数量挂钩,国家执法人员即使怀疑行为不正当,但是每一项费用都有合理的名头,这在很多国家,便能逃脱商业贿赂的指控。

  此外,外资药企在中国行贿,但处罚力度却是“九牛一毛”,这也被外界解读为存在执法不严的现象。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吴冬告诉记者,在中国,行贿可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若构成经济犯罪,则由《刑法》来认定。此外,最高院最高法还就商业贿赂专门出台了司法解释。从法律体系来说,法律规定是明晰的,关键在于执法不严的问题。

  • 来源:新华网 作者:潘洁
  • 编辑:张少雷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