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7日 星期三

赛诺菲陷行贿门:爆料人或为赛诺菲中国公司高层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一个月前,我们曾报道跨国药企葛兰素史克涉嫌严重经济犯罪,将销售链条演变成为贿赂链条,使得在华销售药品价格被一再推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全球最大的医药公司之一,总部位于法国的赛诺菲公司近日也陷入“行贿门”丑闻之中。最近几天,有代号为“培根”的爆料人向媒体举报,赛诺菲公司在2007年11月前后,向中国北京、上海、杭州及广州的79家医院,503位医生,借“研究经费”的名义,支付了约169万元的费用。

  这个消息随即引发各方关注,让赛诺菲公司身陷“行贿门”。昨晚,赛诺菲(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发函至中国之声,予以回应。

  爆料人或为赛诺菲中国公司高层员工

  今年世界500强中位于医疗行业排名第6位的赛诺菲公司,在这份大约三百字的声明中表示:赛诺菲已获知相关媒体报道中所称的有关2007年事宜。相关报道中所提及的上市后临床监测,是药物发展的重要阶段。上市后临床监测在全球医药行业被普遍采用,赛诺菲非常重视相关报道中提出的事宜,并已启动相应工作程序。目前,赛诺菲尚不能确认报道中所指的发生于2007年的事宜。

  这份声明中提到的“有关2007年事宜”,就是近期有代号为“培根”的爆料人,向媒体举报该公司在2007年11月前后,向中国五百多位医生以“研究经费”的名义,变相行贿约169万元等情况。这位深喉爆料人“培根”的身份,也伴随着赛诺菲“行贿门”的浮出水面而备受关注。报道此事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李微敖说,“培根”很可能就是赛诺菲中国公司的高层员工。

  李微敖:他通过电子邮件跟我联系,说有这样的资料问我感不感兴趣,然后我们就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他将材料传给我。对于他个人的身份,他始终没有回答。这几天至少这两三天他没有再给我写邮件,也没有回复我的邮件。所以对于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我确实不知道,只是原来赛诺菲的一些员工对他的推测,可能觉得他是属于赛诺菲中国总部的员工,级别还比较高。

  爆料人“培根”向李微敖提供的四份举报材料,汇总完成于2007年11月,集中反映了赛诺菲两种治疗高血压的药物--“安博维”和“安博诺”的销售及“回扣”等情况。最让李微敖感到震惊的是,标有医院名称、医生姓名、支付金额和付款信息等内容的“材料一”,

  李微敖:四个材料,其实最严重的是第一个,名称叫名为“i-targe付款情况”,就是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的79家医院500多位医生的付款情况。对于我个人来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详细的明细,这个让我还是很震惊的。看完这些材料之后,这个可能属于他们叫“病例观察费”也叫“研究者费”,英文简写叫PMH。然后我就问爆料人,这是否属于“研究者费”,他的回答告诉我,这是借着临床费为名义的,实际上还是药品回扣。当然,到目前为止我还有这样的怀疑,这笔钱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名义和名目。

  部分研究经费系变相行贿

  那么,“研究经费”究竟是否是赛诺菲给医生的“变相行贿”呢?李微敖表示,赛诺菲公司对于“研究经费”的解释是对旗下药品开展IV期临床试验,参加临床试验的医生为此需要开展许多工作,从而因为其付出劳动而获得报酬。李微敖在分析了“材料一”的相关数据后确定:至少有一部分研究经费是在变相行贿。

  李微敖:我觉得至少有一部分的研究经费是变相的在行贿,因为医生并没有认真去履行每个IV期临床观察的一些职责,医药公司对这种事情实际上也心知肚明。在这500多位医生中,有一位医生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是积水潭医院的,他一个人就申报了140例。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因为做临床研究,尤其是做高血压的跟踪临床研究是工作量很大的,这明显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了。

  除了这四份举报材料之外,爆料人“培根”还对李微敖表示,他提供的材料,仅仅是“冰山一角”。如果全部统计到,将会更加“触目惊心”。

  李微敖:第一份的材料就是“i-targe付款情况”是没有科室和名字的,但是我查了一下这些医生,基本上都是在心内科,整体而言其实这平均每个医生三千多块钱并不是多大的钱,但是爆料人一再跟我强调这只是一次付款的情况,就是一个月一次付款的情况。

  根据李微敖的调查,在中国当前治疗高血压的药物多达百种以上,无论是赛诺菲的“安博维”还是“安博诺”,都不是“不可替代”的药品。国产同一通用名下的药品价格,仅为赛诺菲产品的一半左右。李微敖说,虽然他目前仍无法确定“培根”提供材料的真实性,但是有关于“研究经费”的相关细节问题,赛诺菲却迟迟没有给出答复。记者昨天也联系了在举报材料中出现的北京积水潭医院和北京协和医院,但相关电话均未有人接听。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

  •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马文佳
  • 编辑:张少雷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