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0月20日 星期二

刘群:医改应包括五个方面 不能只改药不改医

    刘群 天圣制药董事长

  从改革开放以来,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取得了显著的成效。这是不容忽视的问题。我们缺医少药基本上得到了解决。在八十年代,靠计划供应。医疗场所我们国家建设的非常好,卫生事业得到了发展,医药卫生事业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药厂,包括一些大的企业显现成效。药品研发和技术研发得到了提高。这些都是我们能够看到的。

  但是在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中确实还存在着诸多的问题。大家都感觉到非常的困惑。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我认为有五个方面的东西:第一,医药。第二、医疗。第三、医保。第四患者人群。第五,国家政策,这些都是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要触及到的方面。但是我们整个改革一直围绕着药品在转。2000年我在制药行业感觉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就是国家推出了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政策。我第一个站出来给中央写了一封信。当时国务院政策法规司亲自带队到重庆来调研。来了之后我陪了他很多天,下去调研这个事情。我告诉他,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会带来一个很重要的后果,就是把中国的普药全部消灭掉。前济南中国的医药企业闹的很凶,现在大家都不想闹了。因为大家都要死了。第一,不生产普药。第二,生产出来的普药大家都不放心了。前一段齐齐哈尔的事件,就是用原料药代替了。为什么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做出来的成本比卖出去的成本还高。国家通过招标定出来的价格非常低。导致了企业参假、做假。把药品、医药行业这一块非常被动。我一直希望改变一个观点,医疗费用高是药价造成的。我跟发改委和卫生部多次交流。按照你们理论上的推论和媒体的宣传,每年药品降价降20%。从2000年开始降到现在降了十几年,药品价格早就不值钱了,为什么医疗费用还这么高?这个理论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理论。药价和药费是肯定不相等的。也不等于医疗费。药费,到医院看一个病开出了多少药费,花了八十、一百块钱。医疗包括所有的东西,但是改革的导向就是认为要价带来了医疗费用高。在这种错误思想的指导下,我们国家不断推出药品招标。

  回头来看,十年的改革一直围绕药在打转。我以前说中国的医药改革不是在改医,是在改药。改革成中国大量的药品生产企业都生产假药。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这样搞的结果,医院全部用的贵的药。国产的贵的药物搞死了,就用外国的贵的药。这就是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包括五个方面的问题。在医疗制度改革方面,我们国家从来不敢去碰。医疗服务行为和医疗浪费。在这次两会上,我对医疗卫生提了十三个建议。在医院里看病,很多药品都不需要用。这就是一种浪费。很多检查都不需要去做。我们国家医疗、医院的收入是多少万亿。砍掉50%都可以。我有一个朋友在市里面一个部门当领导。那天我跟他打电话,我说出来吃饭吧。他说我不能出来,我孙子生病了。我说带到儿童医院去看。他说都花了几千块钱一直吐。我说赶快抱回去,用点生姜水加点茴香,他这肯定是胃寒。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孙子就不吐了。但是到医院去又输抗生素、又打针、又做很多胃的检查。我说把你的孙子整的这么惨。医疗制度的改革核心是要解决医院和医生的收入机制问题。我们国家一直不敢去碰这个问题。

  从医疗制度的改革方面来说,我们国家必须去解决医院和医生的收入机制。医院和医生的收入机制解决,就是这个办法。北京叫医事服务费,药事服务费,这些办法都能解决。我们要开一扇门,让医生拿到收入。我们为不同医院服务调整机制不一样。大医院你来看一个门诊,收五十块钱,小社区就收几块钱。医保支付上,我们国家就是劳动保障部一下子全吃了,医保都从他这里。我还提出医保制度上就是要放开,鼓励大型民间社团办医保。让老百姓到不同的社保部门去,谁服务多我就参加谁的医保。医疗的竞争体系、医保、医药的竞争体系都形成。才可能把医改做的好。但是这方面我们国家在改革上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医疗服务是公益的,不是市长的。这个话说法就是错误的。公益和市场怎么是对立的了?公益的东西仍然可以用市场机制把它做的非常好。但是我们国家不承认这一点。按照国家来投入、医生去看病。把医疗费用降下来。

  我曾经讲过医疗服务就是商品。商品就是为患者提供优质的服务和合理的价格。你就是第三方组织,你卖医疗服务。我就是给你提供你看病,把你病看好,看的越好,人的服务态度、服务质量、服务价格。决定了医疗体系自然会去买廉价的药。医药体系的竞争一带动起来。医保部门参与进来之后,我们放开医保组织增加个十个八个,不是国家医保部,国家医保应该组建一个国家医保监管就行。剩下的把医保部门独立出来,变成一个医保部门。让其他组织也进来。竞争体系建立起来,医改就成功了。我们国家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始终围绕药在里面打转,肯定是改不出来的。再过五年、十年,它仍然改不出来。

  基本药物的价格体系、基本药物的生产体系、应用体系,所有体系的建设都没有达到。乡镇医院都使用国家定的基本药物的时候,就叫基本药物制度,这对基本药物制度是重大的偏差。基本药物制度是合理使用基本药物的制度。我们以前得了结核病,就用利福平。现在用的是几十块钱的。在乡镇医院都没有青霉素用了。全国生产的药都是几毛钱一支,同样一个规格外资的药卖到几十块钱。所有乡镇医院都用几十块钱的药。要把这个问题思考透,没有人思考透就没有人解决这个问题。对于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方面。站在我们制药企业自身的角度来讲,在目前这种状态下,建议大家在目前这种状态下,如果你的药品招标出来价格太低,你不生产都可以,别去造假药。你只要不去卖,这个价格自然会回来。第二,还是要加大自主知识产权来解决问题。当你把板蓝根装白糖,成本做出来三四毛一包的时候,你卖九分钱一包,大家知道那个药是假的。我们行业需要争气,没有必要这样去搞。

  大家自己在这种状态下,国家制度本身都不清晰的情况下,顶层设计也不清晰的情况下,自己去找出路。自己找不到出路肯定就是死亡。找到了出路就是发展。

  • 来源:中国网
  • 编辑:孔彬彬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