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10日 星期五

财经 > 产经 > 科技 > 正文

字号:  

移动阅读业野蛮生长

  从出现到流行,移动阅读正以令人惊愕的速度成长,2012年,中国移动阅读市场规模突破54.2亿元。

  伴随着快速增长,其中的不规范、缺监管、难透明同样在隐藏着的灰色地带中肆意蔓延,侵蚀着这个前景无限的朝阳产业。

  -灰色的“草根派”

  移动阅读的兴起,离不开草根人士的努力,在缺乏有效合理的网络环境下,他们既是布道者也是侵权者。

  伍峰(化名)是一款移动阅读软件的维护人员,他每天有大量的时间要泡在“书友群”上。

  “书友”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这一词语有了新的含义。在移动阅读领域,“书友”基本上都是阅读软件的使用者,他们交流使用经验,反馈运行中存在的问题,提出相应建议,有时候还互相推荐图书。

  伍峰维护着5个这样的书友群,平台横跨iOS,安卓以及Windows Phone系统。书友数量的增减比较让他操心,因为这从侧面反映出他的软件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度。虽然目前的状况不算太坏,但早已不是最好的时候:“我们曾经有4款软件都进过苹果App Store的前十名。”

  在众多阅读软件中,伍峰服务的这款软件并无太大特色,基本功能都是提供书籍的搜索、下载及本地阅读。是在第一时间切入这一领域,让他占领了制高点。在早期,他们打包了一些文学作品的合集推向市场。具体做法就是在软件中提前下载好一些作品,然后再换一个名字送上App Store的柜台。凭着这样的做法,伍峰的软件吸引了大量的关注。

  伍峰自己也承认这一点:“现在用户评论一个阅读软件的好坏,基本上都是在表达自己对这款软件的忠诚。”

  事实上,伍峰们的盈利模式非常简单:庞大的下载量带来了可观的流量,流量就会以广告的形式变现。

  不过这种好日子已经远去,现在同类移动阅读软件繁多,竞争激烈。“更多的人都是借社会热点,做相关的图书,赚一笔就走。他们不愿意花更多精力在渠道推广上,因为那样的话成本费用太高了。” 一位移动应用开发者告诉新金融记者。此前,莫言获得诺贝尔奖后,其作品的相关图书应用就蜂拥而出,不过多数为盗版,便为此例。

  做这样一款移动阅读软件门槛相对降低。在开源的源代码支持下,两三个人半个月便能完成主要功能,重要是渠道推广。甚至推出合集的做法也变得越发常见,也就越发失去效果。

  “目前移动阅读产业版权并不清晰,这给了我们这些草根从业者生长的机会”,伍峰向新金融记者承认。但是他也并不认为自己的软件需要为这种现象负全责。

  “我们自己制作不了这么多书,都是来自网友分享的。这个过程很容易,网上有很多人都在做这种工作,也有专门的向手机阅读器进行免费内容输出的电子书分享网站、论坛如 ‘书仓’、‘掌上书苑’等。我们这点流量不算什么,真正的大头在那些书籍分享网站论坛那儿。”

  -监管的尴尬

  简单的劳动交换以电子书为载体,在这里贯彻着互联网分享的精神,却在有意无意之中伤害了原作者的权益。

  在众多分享类网站中,“掌上书苑”是比较知名的一个。这是一个活跃的、充满秩序的论坛性质的网站。注册用户可以自己制作要求格式的电子书,然后上传、分享。每当有人下载你的作品你都能够获得一定的积分奖励,而用这些积分你又可以去下载别人制作的电子书。

  不过“掌上书苑”对于网友自动上传的内容却仅有微小的掌控,大部分时候它管不了。新金融记者在掌上书苑的网站上看到这样的免责声明:“对于违反国家法律的任何行为,一经我们发现或者著作权利人发现和投诉,我们将会及时按法律规定进行处理或者上报有关部门处理。”

  但是它同时承认:“由于网络上流传的内容的著作权说明纷杂多样,鉴于我们的资源、技术能力以及知识所限,无法对在掌上书苑上公开分享的内容一一加以鉴别,因此,可能存在纰漏。”

  “这种免责声明其实就是利用‘避风港’原则”,图书出版人士范小北告诉新金融记者。在之前作家维权联盟诉讼百度和苹果的过程中,最大的争议就是是否适用“避风港”原则。即,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当ISP(网络服务提供商)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时,如果ISP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

  也就是说,在“避风港”原则下,网络服务提供商并不承担与著作权或相关权益有关的信息审查义务。但事实上,由于网络监控的困难,在实践中很难鉴别哪篇文章是侵权,哪篇博客实际是别人的文章。这也就给大量无版权电子内容的存在提供了广阔的生存空间。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数字出版研究室副研究员汤雪梅向新金融记者提出另一种看法:“避风港”原则是在20世纪末期互联网刚刚兴起之时,美国为了鼓励信息产业发展的背景下出台的,并不代表它能够适用其他国家。

  “并且必须要注意到的是,在美国‘避风港’原则也备受争议与指责。”汤雪梅认为,国内的部分网络服务提供商在遭遇版权纠纷时,往往寻求该原则的庇护,这是不规范的。这种行为给内容产业在未来的正规化道路上埋下了很多陷阱。

  “随着时代的发展,国内传统内容产业跟信息技术产业相比,话语权已经很少了。从法律维持平衡的前提来看,就必须要在移动阅读行业的监管条例上予以改进”,她说道。

  不过,在相应条例没有改善的情况下,针对大企业和显著目标的个例整治也能够起到一定效果。百度文库在经过漫长和高关注度的诉讼后,已经变得比较“干净”。“我们现在也有版权读物,我们跟不少版权方进行了合作。”伍峰强调说,“这些我们都是付了费的。不过我们依然没有问用户收钱。”

  -多方抢滩登陆

  虽然移动阅读产业尚未成熟,灰色利益地带仍然存在,但并不阻碍各方资本对其看好。近日,易观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移动阅读市场规模突破54.2亿元,同比增长18.6%,增速放缓。预计到2015年该市场规模将达103.2亿元,移动阅读活跃用户将达6.5亿人。传统图书出版行业、图书电商、互联网公司、硬件公司等纷纷跑马圈地,抢先布局,对该产业一致看好。

  2011年,当当数字馆上线,随之推出的还包括“都看”阅读器、移动终端的阅读软件等。三大运营商也纷纷推出移动阅读平台,包括中国移动的“手机阅读”、联通的“沃阅读”、电信的“天翼阅读”等。其中“手机阅读”月营收已突破1亿元。

  “目前读者在阅读习惯上有了很大程度的改变”,“中信飞书”负责人、中信出版社新媒体事业部总经理黄锫坚向新金融记者说道。

  “数字出版浪潮发展几年也并没有进入特别成熟的阶段,目前市面上有很多渠道在做移动阅读,每家都有自己一定的用户群,比较分散,但是没有谁能够做成像亚马逊那样大的。”黄培坚说,“我觉得,有些品牌出版社可以尝试来做,一方面帮助中信出版社的图书版权向数字这块延伸,另一方面也更容易做一些出版上的创新。数字化也并非意味着只在移动终端上,我们也在尝试其他的一些载体。”

  在这一领域,成功的案例总是让人艳羡。亚马逊于2007年在美国推出了首款Kindle电子书阅读器,一经推出便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这款产品创造了一个奇迹——数字图书销量只用3年多时间便超过了传统图书的销量。最近,Kindle阅读软件也开始试水中国移动阅读市场。

  国内对亚马逊的模仿者众多,多看阅读是其中之一。三年前的kindle并不支持中文,多看创始人王川就组织工程师开发了基于kindle的中文阅读系统,深受用户欢迎。之后,多看阅读相继推出了Android和iOS版本。目前其书城上线的图书超过1040本付费图本以及200本左右的免费图书。

  “多看对自己的定位是成为未来的一个通用电子书平台,我们正在尝试各种类型的图书,探索其中的运作规律和经验:如何去营销、给予读者怎样的用户体验”,多看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胡晓东告诉新金融记者。

  不过从线上图书储备来看,多看的数字相对于掌上书苑之类的草根阅读软件来说,实在过于微渺。这也就让它在用户选择的时候不具备太大的竞争力。不过市场的混乱不能够阻止进入这一领域的高涨热情。

  -正规化探索

  事实上,移动阅读行业虽然略显混乱野蛮,但其实在正规化发展的一些具体方面已有很好的探索。就版权获取渠道而言,撇开版权状况混乱的草根阅读软件不看,“正规军”们各有各的高招。

  “据我观察,整个移动阅读行业‘正规军’的操作模式主要有三种。第一,便是就花钱买知名作家的版权,这一块谁抢到是谁的。第二种便是那些不算知名的作家,要么不预付,要么只给一点,主要是靠收费下载分成;第三种便是那种将网上没有正式出版的网络小说给一次性买断,价钱不算贵,放到书城里,供用户免费下载,这一块在电子书里面植入广告,靠流量变现”,范小北总结称。

  黄培坚则认为,需要行业尽快确立明确的标准,以减少出版社和渠道方面更多的无效劳动。长期来看,他希望能有强有力的发行渠道出现,在未来,作者和出版社能够获得合理的利润,读者能够更方便地找到自己需要的内容。

  至于盈利模式,该产业现在主要靠两条腿走路,一是付费,二是广告。

  “所谓数字内容的商业模式,其实是一个自然形成的过程,比如说,如果你的内容对某个用户群体具备必要性与独特性,可以选用付费模式;如果你的内容同质化,就想着如何提高用户粘性,靠免费+广告赚钱好了。” 多看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胡晓东说道。

  但付费这条路能否持续发展起来,仍是未知数。

  多看阅读提供的数据显示,包括iOS、Android和Kindle在内的多看阅读全平台用户超过600万,但是多看阅读的付费用户目前只有3万多人。

  这也使得目前多看阅读仍处于亏损。

  “现在付费用户的培养是整个大环境的问题,但在我看来,还是有很多读者愿意付费阅读,只要你阅读体验足够好的话”,范小北认为。

  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支付手段和技术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特别是现在的Android平台存在类似吸费、支付不方便等各种问题。这其实阻碍了潜在的Android付费用户。客观上讲,有些过于复杂和不便的付费方法也正是读者对正版接受缓慢的原因之一。

  “国内已经有公司专门在做付费阅读这一块,他们甚至提出了类似‘非付费、不拥护’的概念,圈内人都比较赞同”,范小北说道。

  他口中的这家公司正是唐茶计划。这家公司一直在坚持不引入广告,单纯通过挑选合适的内容并提供“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越纸质书”的阅读体验,让用户愿意为此买单。据悉,每卖一本书,唐茶计划收入的30%要分给苹果,还与版权方、作者五五分账。

  “现在大家都只是在试水,但是现在不进入移动阅读市场,以后就没有话语权”,范小北说道。

  “更多的人都是借社会热点,做相关的图书,赚一笔就走。他们不愿意花更多精力在渠道推广上,因为那样的话成本费用太高了。” 一位移动应用开发者告诉新金融记者。

  • 来源:东方网 作者:曹晓龙 曹鸿晖
  • 编辑:周悦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