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1日 星期三

财经 > 产经 > 产经要闻 > 正文

字号:  

大天地木业“造林”迷局;开出空头支票吸引投资

  以低投入、低风险为卖点;用稳收益、高收入来吸引投资;在造林的名义下开出空头支票;种种闪转腾挪之后,内蒙古大天地木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天地木业)利用强势宣传,面向全国实施“合作托管”经营,进行大造林工程,并斩获颇丰。

  与此相对,众多投资者面对的则是,不但当初许诺的投资回报渺无音讯,就连收回本钱也成了一纸空文。

  -林地数据成谜

  2013年初的内蒙古,气温持续在零下20多摄氏度。从通辽科左后旗所在地甘旗卡,沿304国道乘车向南5公里左右,是大天地木业总部。

  1月8日,新金融记者在大天地木业厂区看到,除门外一则“招聘”板材工人及收购木材的启事之外冷冷清清,进入大门无人过问,厂区内有厚厚积雪,大部分厂房大门紧锁,里面空空荡荡,地上落满了灰尘。

  在一车间内,一名自称丁姓负责人告诉记者,天气太冷,厂子无事可做,工人因此放假。大天地木业此前做板材生产,但由于生意不好,早已停产,而他正在从事的是设备改造,用于公司明年的木门生产。

  资料显示,大天地木业成立于2004年9月,是集林业开发、木材加工及畜牧养殖、经济草种植、苗木基地、房地产、旅游观光、餐饮娱乐等项目于一体的大型事业集体,并在山东省内率先实现了林业产权制度改革。

  现实情况却是,多年后,按照大天地木业最初签署的合同规定,投资者的林木砍伐期限已到,不仅没有等来相应的收益,甚至要拿回投资本金也变得遥遥无期,并有人因此丧命。

  “这里政府对它(大天地木业)很重视。”据当地知情人士介绍,该公司负责人赵玉才是科左后旗本地人,他曾经当过兵,转业后进入金融部门,随着市场经济发展,一度涉足房地产业,在当地颇有影响力。

  “他是一个精明却非常面善的人”,林地上的“成功”,为赵玉才的精明做了最好的注解。

  大天地木业丁姓负责人介绍,几年前,在全国大造林的号召下,大天地木业曾积极参与,并取得不错效果,截至目前公司确有林地,但并不清楚其具体数目。他坦言,该地区并不适合种植速生杨等经济林,更多的是沙漠防护林,如荆棘等灌木林,以种植防护杨树计算,一亩地一年利润仅20元左右,并不适合投资。该公司门卫也向新金融记者证实,大天地木业有自己的林地,他同样并不清楚其具体数字。

  大天地木业宣传中描述“在内蒙古科左后旗营造了大面积商品林基地,同时现已着手开发‘林板一体化’多种木材深加工项目”,而事实上到底有多少林地,却是一个谁也说不清的问题。

  科左后旗林业局副局长王德喜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天地木业在该林业局备案的有1万多亩林地。他此前曾前往其林地调研,每处林地一般都在500亩左右。但他同样坦诚,自己并不掌握该公司的实际拥有林地情况。

  而来自山东的投资者,经过实地勘察之后,却发现林地与宣传差距甚大,多名投资者按照合同标示的地点,驾车寻找,经过半个月时间,仅找到不足200亩的林地。

  为验证林地的多寡,1月10日,新金融记者在当地人的带领下,前往科左后旗的常胜、散都等地,出乎意料的是,驱车400余公里,并没发现其所说的大片林地,而当地木材从业人员证实,当地及周边并没有大天地木业的林地。

  对所有人而言,大天地木业到底有多少属于自己的林地,无疑是一个谜。10日,王德喜电话联系赵玉才,没有成功。11日,新金融记者电话联系赵玉才,电话另一端称他不是赵本人,该手机号已经转让给他。

  但这并不影响大天地木业当初在全国的布局。自成立起,山东的青岛、诸城、烟台等地,陕西的西安、延安、榆林、宝鸡等地,以及南方的杭州都出现了其身影。

  “仅青岛一地,投资人数达600多人,数额高达5000余万元。”山东多名投资者介绍,包括投资收益在内,将涉及1亿余元。

  -等不来的投资收益

  打不通电话的不只是记者,还有千里之外的众多投资人。

  “好几年了,没有一点好消息。”75岁的于林河显得颇为激动,并几度落泪。他是青岛市市南区人,在他看来,与其说自己是大天地木业的投资者,还不如说是其受害者来得更为妥帖。

  70岁的安玉秀坦言,大天地的投资者中90%以上是中老年人,很少人不为其宣传的高收益所动心。其中,有人开始的时候瞒着家人,拿出全家积蓄在大天地木业购买林地。

  于林河此前曾与安玉秀等人通过多次电话,但却是第一次见面,他们有着共同身份:大天地木业投资者;也有着同样的处境:投资大天地木业的钱拿不回来了。

  在此之前,他们还为自己能够寻找到一个“好”投资项目而沾沾自喜。

  于林河记忆中,大天地木业采取的是“合作托管”经营模式,即投资者在内蒙古通辽投资买林地,公司负责经营,只等着几年后收益即可。“经营林地又不是其他投资,最起码保本没问题吧?”凭着朴素的投资理念,于林河成为了大天地的投资人。

  3日下午,新金融记者前往中山路10号的发达大厦。大厦10楼曾经是大天地木业青岛分公司所在地,如今早已改头换面。让当初投资者更为担忧的是,如今,大天地木业以“三个月内兑现合同”为借口,将第一批到期的投资者的《林权证》、合同等拿走。

  “我们已经求助于警方。”安玉秀介绍,2012年5月,众多投资者向青岛公安局市南分局报案。据相关部门初步统计,投资者涉及各个行业,在青岛有600多人,涉及金额5000余万元,加上合同规定的收益,可达1亿余元,青岛警方对此以“非法融资”进行立案。而来自陕西投资者的数据显示,陕西前述地市涉及360多人、3730亩林地,投资资金1520多万元,包括合同收益在内,高达3000多万元。

  青岛警方曾前往通辽进行调查,但结果并不理想。在此期间投资者在不断与大天地木业交涉,都被对方以各种理由推脱。

  -尴尬的“双重身份”

  与于林河们的单纯投资不同,青岛的众多投资人中,还有一些在莫名其妙中成为大天地的员工,要回投资之路更加尴尬。

  “天上掉馅饼,为啥不接着?”王力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态。

  2005年,退休在家的王力,看到大天地木业在青岛媒体上的一则宣传启事,认定其是大公司,拿出7万元,购买了20亩林地。并一度认为,“坐在家里可以挣钱”。

  王力最初也许没有想到,在购买林地后能成为大天地木业的一员,拥有双重身份。当时,在大天地木业青岛分公司工作的朋友劝她,既然买了林地,就来这里上班吧,心中一度对此庆幸了一番,可以“每天守着自己的林子了”。

  青岛是大天地木业在全国的重点城市。王力提供的资料显示,2004年11月20日,青岛分公司注册成立,公司设立一个总经理、2个副总经理、8个销售部。成立之初,内蒙古、山东等地的媒体对此均有大幅报道。

  “拓展业务基本上是通过熟人找熟人,非常红火。”她回忆说,2005年6月20日,她与其他120余人一起前往内蒙古通辽考察。大天地木业包了两节火车车厢,青岛当地电视台一路跟随报道,到达沈阳后,4辆大巴车直接将人送到目的地,“包吃包住5天时间”。

  热闹的宣传加上考察之后带回来的信心,大天地木业在青岛的发展进入快车道。于林河正是在此时加入了投资者行列,虽然之前除了银行存款不了解任何投资方式还是将积蓄义无反顾的拿了出来。“树在天天涨钱”,月收入不足1000元的于,当即投资3.8万元,购买了10亩4年树龄的林地。

  新金融记者了解到,根据大天地木业与投资者签订的合同承诺,每位投资者最低要购买10亩林地,根据林地位置、树龄等不同,投资数额并不相同,3万余元至4万余元不等,而4年后的收益最低8.4万元,最高达12万元。

  “按照合同,4年以后,我就可以砍伐了。”于林河说,届时,仅此一项,他在2009年,将有8万元左右的收入,收益翻番。

  在于林河憧憬着未来的收益时,王力已经身体力行为大天地做起了宣传员。当时,青岛市区内的众多广场、社区都有大天地木业的宣传点。而在大天地木业承租了发达大厦10层的整个楼层,每天有专门人员进行林业宣传讲课,台下总有200余人前往听课,包括社会各个层次的人。

  “人山人海”, 王力描述当时的火爆场景,让人激动得脸上发热,在这样的疯狂下,课后都会很自然地去买林地。

  “公司非常正规,有客户监督委员会,当地政府机关的人担任顾问。”于林河至今记忆犹新,程序却是先交钱购林地再实地考察。第一次购买林地后,他在大天地木业的邀请下,特意去了一趟通辽。自己实地看到的树木与宣传的几乎相符,更加认定这是一个好事情,特别是对于像他这样的低收入者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回到青岛后,他拿着大天地木业赠送的宣传录像、材料等给老伴看。老伴也心动了,又拿出老两口的养老钱,4万元,再次购买了10亩林地。

  事实上,不仅是于林河这样的老人对此心动,看似完整齐备的协议、正规保险公司的保险合同、合法的《林权证》等,打消了投资者所有的顾虑。2006年,于林河的大女儿、小女儿、外甥、儿子及儿媳分别共投资28万元,在大天地木业购买了70亩林地。

  “2007年一年时间,青岛共300余人前往内蒙古考察。”王力回忆,分成5批次,这也是大天地木业在青岛的发展顶峰。

  -无法履行的合同

  疯狂戛然而止,带给投资者信心的合同,最后却将他们逐个击垮。

  2009年,按照签署的购买合同,包括于林河在内的第一批投资者迎来了林木的砍伐期,随即向大天地木业提出砍伐申请。但他迟迟没有得到对方回复。

  他与老伴一起到大天地木业青岛分公司讨要说法,此时,发达大厦10楼已聚集大批投资者。随后的几天时间里,这里每天都上演着类似的情景。他们与于林河一样,有着同样的遭遇。期间,有人喊出“骗子”、“骗子公司”的口号。“咱的钱,瞎了。”他回忆说,这是老伴说的第一句话,心地实在的她,意识到被骗了。

  “现在都不敢提这件事了。”1月3日,于林河话语中透着懊悔,带给他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损失,其老伴也因此带着遗憾去世。

  事实上,众多投资者中,并不是无人警醒。安玉秀第一次去内蒙古就对其提出质疑。她投资了15万元购买的林地,现场看到的与宣传的并不相符。“从当地地理位置、气候看,并不适合种树,再就是合同中的林地位置坐标都与现实不相符。”安回忆说。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蒋高明教授曾指出,我国荒漠化治理存在误区,其中误区之一就是在干旱区与草原地区大面积造林,想用树木阻挡住沙漠扩大和沙尘暴。在应和内蒙古生态建设形势需要的背景下,混淆了速生丰产用材林与生态林的概念。

  安玉秀告诉新金融记者,对于投资者购买的林地,大天地没有明确的标识牌、坐标等,她当场要求退款,被拒绝。还有的人发现自己投资的树“变小”了,也纷纷提出退款。大天地木业总部负责人对青岛分公司负责人许以高薪,要求安慰好客户,并当场解释现场是“大树砍后栽种的小树”。最后不了了之。

  在调查中,王力、殷艳鸿等众多投资者向新金融记者印证了部分客户当初的质疑,只是质疑仅仅是质疑,并没有人拿回自己的投资。直到2008年,同样处于通辽的“万里”、“亿霖”等案件被曝光后,大天地木业至此才没有了客源,其投资者也因此开始心存顾虑。而在青岛,关于大天地木业“合同无法兑现”的消息不时见诸报端。

  2010年5月28日,大天地木业给投资者一份《关于收购到期林木有关问题的通知》,其解释“由于近几年受金融危机影响,使木材价格下滑,给公司带来暂时困难,致使公司与客户之间的林木收购合同无法按期履行”。

  “通知”承诺,筹措木材收购资金,并根据资金多少,确定收购到期林木的数量,按先后顺序,分期逐步解决。这让于林河又看到了希望。一个月之后,大天地木业又发出一份《关于到期林地兑现事项的通知》,“兑现”要求,合同终止期已满的林地投资者,由本人提出书面采伐申请,提交所持林权证原件、身份证复印件,委托大天地木业办理采伐手续。

  让于林河兴奋的是,“兑现”中明确,“自公司收到以上手续后3个月内,兑现投资者本金”。满心欢喜之下,于林河与众多投资者将手中的《林权证》交给了大天地木业,然后憧憬着3个月后的“兑现”。或许他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3年,至今毫无结果。他的老伴因此一病不起,2011年5月,带着遗憾与懊悔离世。

  “每次去找(大天地木业)都是一推再推,现在的答复是20年以后才能砍伐。”于林河眼泪夺眶而出,投资者大部分是老人,有几个人能等到20年后?

  -“万里”大造林的另一版本?

  驱车行驶在通辽市科左后旗公路上,两旁土地广阔,沙丘上遍布灌木林及防沙林木。当地人士向新金融记者介绍,该地是个穷地方,冬天时间长且寒冷、缺水,并不适合种速生杨等商品林。据通辽政府网站介绍,通辽市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地处森林和草原的过渡地带,原始景观为榆树疏林,植被类型主要由干旱草原类型及旱生草本植物构成。

  也许是巧合。大天地木业地处的通辽,曾经出现过“万里”、“亿霖”等轰动全国的大造林骗局。来自山东、陕西等地的投资者担忧,大天地木业是否意味着另一个“万里”大造林版本的再现?

  “他(大天地木业)就是‘万里’‘亿霖’大造林的同路人。”在安玉秀看来,该公司与“万里”发展轨迹类似,在山东、陕西等各个城市迅速成立分公司。宣传中承诺8年即可采伐;期间利用各种舆论工具大作宣传;有正规的保险、合同、林权证,并得到当地政府支持。在众多投资者看来,出现众多林业骗局与当地政府及官员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王德喜告诉新金融记者,通辽之所以出现“万里”、“亿霖”等林业投资骗局,关键是内蒙古地理位置、土壤特殊,拥有更多林木用以防沙等,国家对其林业投资巨大,其借此获利,均是公司行为,与当地政府、主管部门没有关系。他坦承,大天地木业与上述两者有着本质区别,“起码还有林地”。不仅如此,大天地木业负责人赵玉才曾经向其私下交流,公司确实有一定外债。

  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1月,万里大造林公司在内蒙古通辽市注册,以“合作托管”运营方式在全国吸金,截至2007年8月22日,公司多名高管被采取强制措施,已非法吸纳公众资金13亿元。“根据速生杨的生长规律,在沙化地的内蒙古不可能在短期内成材,8年内获得如此高的利润是不现实的。”吉林省林业科研院研究员赵林公开对媒体说,当个别公司夸大回报收益时,林地投资人就会盲目相信、盲目投资,而一旦投资完成就变得非常被动。

  “(大天地)这件事应该有上级部门作为特殊情况,制定特殊政策来处理。”王德喜认为,目前,作为当地林业部门,可以承诺允许合同到期的投资者凭《林权证》进行采伐。

  而在千里之外,新金融记者从青岛警方了解到,目前案件仍在调查阶段。“我们还要准备一起向国家相关部门进行申诉。”安玉秀说。

  • 来源:东方网 作者:柴刚
  • 编辑:周悦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