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5日 星期五

财经 > 产经 > 环保 > 正文

字号:  

四川土地重金属污染触目惊心 破解难题刻不容缓

  聚焦土地重金属污染

  再来关注一下与我们生活、健康密切相关的环境问题,昨天环保部首次公布一季度污染事件的处理情况,共有13个地方企业登上黑榜,其中包括公众最为关注的山东潍坊部分化工厂和造纸厂利用高压水井向地下排污事件,河北省沧县张官屯乡小朱庄村地下水污染问题。对于潍坊地下排污事件,环保部表示,未发现确切地下灌污证据。对沧县地下水污染的问题。当时曾因说过“红色的水不等于不达标的水”,“洗过红豆的水也是红色的”,而被网友戏称为“红豆局长的”沧县环保局党组书记邓连军,此次被免职。此外,还有一起环境污染事件也与水污染相关。内蒙古自治区腾格里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厂停用、企业私自排污及污水管网“跑冒”问题,目前园区内所有生产企业已停产整治。

  对于这13起污染事件,我们也进行了梳理,其中8起都是对当地土壤、水质造成污染,另外5起是通过粉尘、噪声、废气等方式对当地环境造成污染。而在这13起污染事件中,山东、浙江、河北各2起,江西、贵州、福建、吉林、安徽、湖北、内蒙古各1起,污染企业主要涉及化肥、造纸、化工、水泥、钢铁等多种行业。

  聚焦土地重金属污染

  从环保部披露的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土壤的重金属污染已经成了我国环境污染的头号杀手,而矿山过度开采是造成重金属污染的首要原因,在我国众多的矿藏资源中,煤矿的储量是最大的,占世界第三位,全国拥有大大小小的煤矿近一万家。那么煤矿的过度开采究竟会给环境带来什么影响,污染物主要有哪些。近日我们的记者赴小煤矿较为集中的四川省进行了调查。

  四川省古蔺县地处云贵高原北麓,这里的煤炭储量占到四川全省的30%,拥有大大小小的煤矿近40座。记者所调查采访的水口镇苗林村就分布着两座煤矿,年产量都在6万吨。近年来由于煤矿的过度开采,当地原本和谐自然的生态环境受到了破坏。

  记者在四川省古蔺县水口镇庙林村四组的一片农田里,不远处的这个小山坡便是当地煤矿堆积了多年形成的煤渣,就在离它三四米远的地方便是村民的房屋,而顺着镜头看过来我脚下的这片农田已经被煤水完全淹没,这个煤水我们看上去呈现明显的金黄色,因为这里面含有多种重金属,这些重金属对农田具有极大的破环性,我脚下的这片农田便是经过煤水浸泡过后,成为了现在寸草不生的状况,在顺着我左手边看过去,这片山头至少有十几亩农田也是这样的状况。

  四川省古蔺县苗林村四组村民 牟道敏告诉记者:我的这块地什么都种不了了,至少20年是恢复不了了。

  牟道敏便是这块被矿井水淹没的农田的主人,他指着煤矸石堆旁边的房子告诉记者,这就是水口煤矿原来的矿井口,沿着村里的小路向东便是矿井的开采方向,沿途还有30多亩农田被矿井水污染。

  四川省古蔺县苗林村四组村民说:我们的地现在什么都种不了,现在我们吃的水稻全部是买的。

  张云能祖祖辈辈生活在庙林村有几百年了,他告诉记者,自从煤矿过度开采,致使地下水位下沉,原先灌溉农田的泉水再也看不到了。

  四川省古蔺县苗林村四组村民 张云能说:你看这个出水口以前就是我们村里浇水稻的水源,而现在因为地下挖煤,致使水位下降,从井下的巷道流走了,而这里就没有水了。

  张云能指着出水口的金黄色的淤泥给记者看,正是煤矿开采致使矿井水流不出来,而不远处的一大片农田如今是漆黑一片。这几位村民告诉记者,他们每家原来至少有10亩水稻田,按平均亩产1000斤计算,一年的收入可以达到一万元,而从2002年以来,这些稻田被污染后颗粒无收,十一年以来,他们总的损失达到了11万元,而他们村里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农田遭受矿井水的污染。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说:这些土壤含有了重金属后,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种植不了任何农作物了。而且这些重金属进入人体后,会对人的神经系统、生殖系统都造成严重的危害。

  聚焦土地重金属污染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煤矿过度开采造成的污染不仅使农田绝收,村民的灌溉用水和饮用水也受到了严重影响,祖祖辈辈喝山泉水的历史在这一代村民身上划上了句号。

  在四川古蔺庙林村东边的一个山头,记者看到十几亩的田地里,间隔种有一些小苗,按照常理,现在地里的庄稼应该已经个头不小了,村民解释后记者才明白缘由。

  四川省古蔺县庙林村四组村民 康泽林说:你看这块地现在种的是玉米,因为煤矿开采使水位下降后,没有水了,只能种点玉米,但玉米的价钱和产量就远不如水稻了。

  康泽林介绍说,能改种玉米的情况已经算好的农田了,但玉米的产量一年只能达到五六百斤,而且玉米价格也没有水稻价格高,因此这样算下来,他们全家一年的损失也有五六千块钱。记者之后跟随他来到村东头的一口大井旁,只见这口井被杂草遮挡着,已全然不见其原貌。他告诉记者,原来他们村祖祖辈辈的乡亲都吃这口井里的水,这和山上的泉水是一个水源,喝起来味道很甜。而自从有了煤矿后,这口井的水就越来越少,直到三年前完全看不到水了,偶尔能打上来也完全不是昔日的样子了。

  四川省古蔺县庙林村村民告诉记者:要么没有水,要能打上来的话,就是带有颜色的,很浑浊的,没人敢喝。

  在庙林村的村口,记者还看到了偌大的一个污水池,四周矗立着密密麻麻的住房几十间,有的村民房屋窗户下面就是这个污水池。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污水池的北侧便是庙林村水口煤矿,这些污水就是从煤矿的排污口直接排出来的。

  四川省古蔺县庙林村村民表示:这个污水池在这里已经11年了,这个池子原本是我们的农田,足足有五亩大小的面积。

  四川省古蔺县庙林村村民称:这里的气味很难闻,经常发出臭味。

  一个年产六万吨的正规煤矿为何没有排污系统,堂而皇之的排在村民的农田里,况且还是在庙林村人口密度最集中的区域。记者带着疑问来到水口煤矿,煤矿的负责人却给了记者这样的答复。

  煤矿负责人 表示:我们现在正在重新修建排污系统。

  记者问:11年了,一直没有修吗?

  煤矿负责人称:我们从去年就开始准备修了。

  随后这位负责人拿出一份设计方案,记者清楚的看到,方案下方标注的时间为2013年1月,也就是说,村民所指的存在了11年的污水池,煤矿作为污水的制造者却在十年后才有意识修建。

  聚焦土地重金属污染

  如果说,土壤和饮用水只是影响了村民的生活质量,那么房屋受损、地质变形则成为直接威胁村民生命安全的因素。山体大裂缝、房屋变形倾斜、房内物品顷刻间埋入地下等等,这些触目惊心的场景,是记者在庙林村采访时亲眼看到的。

  今年50多岁的陈美萍告诉记者,去年的一次房屋塌陷差点让他儿子命丧黄泉,谈及去年的塌陷经历至今让她心有余悸。

  四川省古蔺县苗林村村民 陈美萍表示:当时是中午我们一家几口人正准备吃饭,突然听到几声巨响,我儿子赶紧跑到旁边屋里一看,房子中间的一大块地陷下去了,儿子和媳妇的双人床被埋在地下连个影子也看不到了,还有200多斤粮食,还有很多东西都被埋在地下了。后来一想,幸亏人不在房间里,要不然两条人命突然就看不到了。

  陈美萍指着旁边塌成一片的房屋告诉记者,她家原先是村里最早盖房子的,算是富裕人家,后来受煤矿过度开采,房子一点一点出现裂缝,几次大的塌陷后,就全部垮塌了,现在他们全家正在为没钱盖新房子而犯愁。记者在村民提供的四川省煤田地质队所作的地质灾害报告书中看到,该机构所鉴定的40多户人家的房屋全部受到煤矿开采的影响,而出现裂缝和变形。记者在庙林村采访的时候看到,有的村民家里的裂缝足有10公分宽,从墙的一边可以看到另一边。

  四川省古蔺县苗林村村民称:我们这个房子已经是第二次修了,前年修好后,你看现在又成这样了,这个地面已经完全变形了。

  几位村民向记者透露,不光是水口煤矿,再算上村里另一头的建兴煤矿,整个庙林村至少有100多户人家房子受损,涉及人口达七八百人。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又来到庙林村所在的山上,整个山头大概有三四处的大坑,这些都是煤矿过度开采带来的后果。

  四川省古蔺县苗林村村民表示:去年的一个下午,我听到山上轰隆的一声,跑到山上一看,塌下去一个大坑。

  记者在山脚下看到,大山中间的一条明显的裂缝,缝隙间足有10公分的距离。当地村民透露,正因为这道裂缝的出现,去年和今年共发生过两次山体滑坡,所幸发生在晚上,没有人员伤亡。在这份地质分析报告中,清楚地看到这样的文字:受水口煤矿二级提升巷道的挖掘,加剧促进了地表下沉和变形进程。

  四川省古蔺县水口镇政府干部表示:我们两年前注意到这些问题,有关部门一直在研究这些问题,但需要一个过程。

  破解环保难题 一刻也不能等待

  看了上面的报道,真是令人触目惊心。11年来,四川古蔺庙林村几千人生活在这日益被破坏的生态环境中,土地、水源、空气、房屋,这些生活的基本要素,却没有一样是安全的,对于这样的情况,当地政府的解释是,要逐步改善。那么庙林村的村民,是否还要再等上一个11年?事实上,全国环境污染的土地水源又何止庙林村一处,试想,如果我们连种粮的土地、呼吸的空气、基本的饮水安全都无法保证,我们何谈经济发展?破解环境污染难题,到底还要等多少年?我们还有多少年能等?期待答案。

  • 来源:中央电视台
  • 编辑:张少雷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