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3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能源 > 新能源环保 > 正文

字号:  

乾照光电创始股东重演中国合伙人 遭遇成长烦恼

  2013年上半年热映的电影《中国合伙人》引发无数共鸣,人们感动于“新梦想”三位创始人创业初期的肝胆相照,也扼腕于财富膨胀后三人“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纠葛。

  事实上,这一幕也不断在风起云涌的资本市场上真实地上演着,曾经创造创业板最快上市“神话”的乾照光电便是其中的代表。随着近日公司三大创始股东终止“一致行动协议”,其间演绎的现实版“中国合伙人”,情节比电影版更跌宕曲折。

  乾照光电目前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这也是9家创业板公司共同面临的局面。有投资机构认为,公司“无主”潜存着股东间股权争夺甚至被举牌的风险,应引起公司管理层警惕,公司股权结构安排的得与失更值得反思。

  如今一致行动同盟瓦解

  11月下旬的厦门,盛夏的热气还未散尽。在翔安区一座刚落成不久的高楼里,乾照光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邓电明一脸严肃地凭窗远眺,思绪万千。

  如果时间倒退三年,乾照光电上市钟声敲响的那一刻,邓电明一定没有想到,以他为核心的管理团队一路苦心打拼出的“创富”神话,在三年时间里会滑落到有些不堪的境地。

  三年前的8月12日,乾照光电成功登陆创业板,发行价高达45元/股,公司7个创始股东的财富一夜间均膨胀至数亿元,创业初成的喜悦让公司前三大核心创始股东邓电明、王维勇和王向武约定,通过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来共同行使对于公司的实际控制,成为外界所共称的乾照光电“三驾马车”。更值得一提的是,三人中两人以同等股权并列第一大股东,董事长和总经理甚至拿同样的薪酬,一派“共进退,肝胆相照”的气势。

  如今,一切时过境迁。乾照光电上市后业绩暂别过去的高增长,公司股价一路跌至十元以下,期间大非解禁后更是接连遭遇减持套现。更雪上加霜的是,昔日的“一致行动同盟”以11月6日公司发布的一则公告宣告瓦解。公告称,上述一致行动协议于8月12日到期后,经三大股东协商无果,决定不再续签,公司目前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这样的局面一度让曾经看多乾照光电的众多投资者十分不解,人们不禁要问:无实际控制人会影响公司稳定,三大股东为何说不签就不签了?公司这一路走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此,公司董事长邓电明也是唏嘘不已,他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乾照光电创业至今的经历,是段“有意思”的故事。

  当年“老青年”创业艰辛

  在厦门市火炬翔安产业区翔安大道旁的翔岳路上,坐落着一排排乍看上去像居民小区式的低矮楼房,走近之后才发现,这里并非居民楼,而是一家家公司的办公楼。和电影《中国合伙人》中成冬青们最初租用废弃厂房作为事业起步点相似,乾照光电就起家于这片小区式办公楼中门牌为翔岳路19号的三个单元。

  七年前,正是在这栋被老乾照人称为“19号厂区”的小楼里,从三安光电总经理辞任的邓电明开始了他进军LED产业的创业征程。他拉来了分别时任三安光电总工程师和财务经理的王向武和叶孙义,同时结识了当时在厦门工商界人脉颇深的王维勇,四人合伙出资1500万元(首期实收资本800万元)注册成立了乾照光电有限公司(乾照光电前身)。

  那一年,邓电明52岁,王向武47岁,王维勇38岁,属于国内创业大军中的有志“老青年”。

  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邓电明们创业初期遭遇的最大困难就是资金短缺,特别是对于资本密集型的LED行业来说更是如此。

  邓电明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回忆道,乾照有限刚成立时,最紧要的是购置生产设备,但核心的德国MOCVD外延炉一台就得上千万元,手头只有800万元的乾照有限无疑购买不起,唯一的办法就是从银行借贷。

  “公司刚成立时,想从银行贷款是件很难的事。”邓电明说,2006年首批从德国进口的两台外延炉,临发货前三天,资金还没着落。情急之下,他每天往银行跑十几趟,甚至把车开到当地银行行长家门口的便道上,连续蹲守两天两夜,这才感动了行长给批了2500万元的授信条。“设备款如果误了交款期限,非但之前交的几百万元订金打了水漂,甚至可能引起国际商业纠纷。我那几天每天都是彻夜难眠,心急如焚。”

  银行的钱全部投在了生产设备上,但包括公司厂房租赁、装修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用仍存在很大缺口。“设备到了,厂房没建好,这可怎么办?”就在创业团队再度犯难之时,当时出资最多的王维勇出面从其妻子周易那里先后借来了1300万元,由此,公司基建工作才开始马不停蹄地赶工。

  “三台电脑,两部电话,每天吃泡面,住公司厂房,累了就直接打地铺休息。”邓电明介绍,那时候整个创业团队心无旁骛,矢志不渝,终于在2007年1月18日,乾照有限第一批外延片产品正式投产了。

  在“19号厂房”的展览室里,挂着一张照片,当天的投产仪式上,几位创始人手捧公司生产的第一批外延片产品,笑得很灿烂。

  邓电明坦承,公司创业起步期,三大核心创始股东都各司其职,各尽所能,肝胆相照。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当时,邓电明整体统筹,王向武专攻技术,王维勇则在为“缺钱”的公司四处筹资上贡献突出。根据乾照光电IPO招股书记载,2007年,公司开始大举扩张规模,其间王维勇再次通过其妻子周易控制的厦门市金鹭王纸业有限公司,逐步为公司提供了累计总额达4662.5万元的借款。事实上,2007年乾照有限的全部融资净额为5409.24万元,这意味着彼时乾照有限绝大部分融资均来自于这些借款。

  也许正因为如此,“三驾马车”的核心地位也明显体现在了公司最初的股权结构安排上。邓电明起初持股50%,王维勇持股30%,而王向武并未持股。但在2007年5月,邓电明将其手中20%股权无偿转让给王向武,其持股比例降至与王维勇同等的30%。三大核心股东“合伙式”的股权结构就此奠定,这种基本架构也一直维持至今。目前,三大核心创始股东的持股比例分别为邓电明16.97%、王维勇16.97%和王向武11.32%。

  • 来源:中国证券报
  • 编辑:陈晶

乾照光电(300102)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