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8日 星期二

财经 > 能源 > 新能源环保 > 正文

字号:  

银行借贷门槛高 光伏业融资靠“野路子”

  

  如果投资方投资额度达到一定程度,将来电站可以直接由投资方持有,也可以建设企业代为运营。如果建设企业投资一部分,第三方投资一部分的话,就可以采取这种形式。除了上述融资模式,目前出现一种新型融资模式:所需资金由多家企业垫付,各企业有产品的出产品,有技术的出技术,联合起来建设光伏电站

  内行看门道,外行凑热闹。这句话可以用在逐渐回暖的光伏电站建设上。

  10月24日,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大厂回族自治县鼎鸿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鼎鸿投资”)与大厂回族自治县潮白河工业区管理委员会及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华北分公司(下称“电力投资”),“三方经友好协商,拟共同签署《合作开发分布式光伏能源战略协议》”。公告显示,该项目总规模约600MW,计划在区域内投资约60亿元。

  并不是每家光伏企业都这么有钱。“为了光伏电站前期的融资,很多企业都会为了跑银行而跑断腿。”昨日,一位光伏行业人士的表态虽略显夸张,但也道出了光伏电站建设融资难的问题。

  近日,国务院国资委主管的《能源》杂志称,目前已出现一种新型融资(合作)模式,“不需要去寻找融资渠道,而是通过光伏合作组织或联盟内部多家企业的合作,直接利用企业各自拥有的产品、技术,共同参与电站建设”。

  缺资金,找银行已经不行

  光伏电站建设不仅耗资巨大,回报周期也长。晶科能源全球品牌总监钱晶此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现在建电站,银行业贷款利率普遍较高,且贷款门槛也高,“光伏企业在申请银行贷款时,除了准备资本金外,还需对贷款额提供额外等额担保”。

  “而且,中国只有少数银行能够提供10年甚至15年以上长期贷款,一般的商业银行最长只有5年,这与光伏电站的运营期限25年不符。”钱晶直言,商业银行并不是光伏电站项目融资对象。

  对此,钱晶对本报建议,国家应该允许商业银行对可再生能源项目,“比如,光伏融资这部分业务适当放宽贷款期限,开设10年甚至15年以上的长期贷款。在光伏融资利率方面,特事特办,降低贷款利率,特别是对于民营企业的贷款利率,从而降低项目开发的融资成本”。

  针对融资难,今年8月,国家能源局和国家开发银行发布了《关于支持分布式光伏发电金融服务的意见》,明确支持各类以“自发自用、余量上网、电网调节”方式建设和运营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重点配合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等开展创新金融服务试点。

  “还是要细则。对民企的待遇,还需进一步观察。”上述光伏行业人士说,“可以猜测,有很多企业欢迎来自各方的投资资金,哪怕是私募或风险投资基金。”

  找路子,各种模式待实践

  对于融资难问题,据《能源》杂志透露,目前,国电光伏正在尝试另外一种融资模式,“光伏电站具备建设施工条件,就可以邀请第三方进行融资,或者第三方参与建设,等于是BT(建设-转让)或BOT(建设-运营-转让)模式的延续。”

  “模式并不新鲜。”一家位于东部沿海地区的光伏企业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虽然叫法不同,但国外不少光伏电站,就是采用的第三方融资的模式。”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海外建设光伏电站,一方面,在建设的前期就引入战略投资者;另一方面,在建设过程中,国外电站运营方并不排斥外来资金协助EPC(设计、采购、施工)工程公司,允许其在未来获得分红

  对此,《能源》杂志认为,“如果投资方投资额度达到一定程度,将来电站可以直接由投资方持有,也可以由建设企业代为运营。如果建设企业投资一部分,第三方投资一部分的话,就可以采取这种形式。”

  除了上述融资模式,该报道还介绍,目前出现一种新型融资模式:所需资金由多家企业垫付,各企业有产品的出产品,有技术的出技术,联合起来建设光伏电站。

  “比如,有企业负责地勘及施工建设,有企业负责组件和EPC建设,也有企业负责逆变器、监控设备等电站的辅助耗材。几家企业联合把电站建设起来之后,由投资企业收购电站,把电站拿到交易平台上卖掉。”报道称,“这种模式可缩短电站建设及销售的周期。”

  “不管是第三方融资模式,还是垫付模式,都值得鼓励。”上述行业人士认为,“从长远看,光伏电站潜力还需要源源不断地来自于其他渠道的资金。”

  还有媒体呼吁,光伏电站是一个封闭的利益关系链,缺一不可。因此,光伏电站产业发展除了离不开银行,还应得到保险、证券、基金、担保等金融业整体的系统支持。

  缺朋友,行业年关怎么过

  不过,上述企业负责人认为,既然吸引了其他资金进入到电站建设,那么,建成之后,这些资金该怎么办?疑问是,电站建设方愿不愿意真的让利分红给建设方?即使“分工”,又该按怎样的标准算?另外,会不会真的乐意让投资方参与到电站的运营管理中?

  “这些,暂时还存在疑问。”该负责人认为,“一切都要经过市场的推广及其后大规模地认证及检验。”

  上述行业人士认为,太阳能光伏行业的前景被广泛看好,但短期看,整个行业还存在不确定性,这或许会让融资方产生疑问:到底多久才能拿回收益?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说,国内光伏业刚刚起步,正处于初级规模化阶段,市场尚未成熟,规模小,价格高,且目前国内对光伏的定位还是战略性的新兴产业,处于培育发展的阶段,还要靠政策来推动。

  “各方是否看好光伏业的发展还存在着很大的分歧和争议。在投融资方面存在的问题,应该再深入加强调查研究,找到比较好的、适合中国国情的融资模式。”孟宪淦对媒体说。

  但业内人士认为,至少在产业前景上,官方再次给予了明确,相关企业不应被融资难的问题完全打到——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近日称,国家能源局近期将出台光伏发电运营监管办法,明确分布式光伏发电接入电网和并网运行的各方责任及权益。

  吴新雄还称,会建立电网接入和运行的监管机制,确保在电网接入、并网运行、电量计量、电费结算、补贴拨付等环节全面落实国家政策。

  • 来源:人民网 作者:史燕君
  • 编辑:栗天瑞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