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财经 > 能源 > 新能源环保 > 正文

字号:  

遵义等地计划上调水价 居民呼吁拉开两种价差

  近期,国内多地启动水价调整方案。计划上调或已经上调的包括上海、武汉、遵义和芜湖等多个城市。水价上调固然是趋势,但如何在涨价中尽量减轻居民负担,需要更合理的政策设计。

  为什么水价老涨?全国工商联环境服务业商会秘书长骆建华表示,水价和电价、油价等不同,后两者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统一调控,而水价由地方自行决定。全国多个地级市,调价步伐不可能一致,难免给人涨价“此起彼伏”的印象。

  此外,从国外经验看,水价调整的周期为3到5年。我国上一轮水价调整期是在2009年—2010年,以此推算,目前调价比较集中是正常现象。

  水价调整的驱动力,来自于成本上涨。除了人力、电力等常见成本外,本轮调整还有两大新增因素:

  一是根据今年年初的通知,“十二五”期间我国的水资源费将平均上调36%。在一些缺水地区,上调空间会比较明显。二是从2012年7月起,新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启用。随着水质要求的提高,水厂的升级改造也会增加不小的成本。

  水价的上调是趋势,但对于如何在涨价中尽量减轻普通居民负担,上海的水价听证会上,代表们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一是在阶梯制中,需要拉大各档之间的价差。当前,在水电煤等各种公用事业价格中,阶梯制替代单一制是一个方向。以上海为例,实行阶梯制,则第一档价格为3.5元/立方米,第二档、第三档分别为4.1元/立方米和4.95元/立方米。

  不少代表提出,如果阶梯制中的第一档价格和单一制价格相差无几,难以发挥价格调节作用。由于在公用事业中,第一档反映多数居民的日常需求,因此第一档的价格涨幅最好与职工工资涨幅挂钩,进一步拉开与第二档、第三档价格的差距。

  二是拉开工业用水和居民用水的价差。上海市消保委常务副秘书长陶爱莲指出,居民用水占城市总用水量的40%左右,工商业用水占60%。居民不是水资源消耗的主体,也不应该成为水价上涨的主要承担者。

  以北京为例,居民水价4元/立方米,工业水价6.21元/立方米,后者高出50%以上。而上海的居民和工业水价差距不到30%,其他地方可能更低。若在水价调整中参照北京标准,居民的负担可以减轻不少。

  在各地的水价上调中,有一个口号:“促进居民节水意识”。

  骆建华告诉记者,目前在城市供水系统中,政府负责供水管网的建设,并且这项成本没有打进水价。“现在很多城市的供水管网已经老化了,需要政府加大投资进行改造升级。这一来可以减少漏损率(很多城市达到20%),降低供水成本。二来减少供水过程中的二次污染,确保居民喝到优质的水。”

  当然,最重要的,是政府在环境保护方面切实承担责任。我国自来水处理成本逐年增加,这与水污染密不可分。水污染的代价由供水行业承担,最终由居民分摊,而水污染的收益被企业拿到,部分体现在政府税收中。这要求政府在保护水源地方面,有更大的投资和更强的责任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