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3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能源 > 新能源环保 > 正文

字号:  

尚德欠债连环套:亚玛顿和隆基股份坏账焦虑

  目前尚德电力高达35美元高负债,除了那些小的供应商,同样焦虑的是那些在A股上市的企业,譬如隆基股份(601012.SH)和亚玛顿(002623.SZ)。

  “我们正在密切关注尚德电力的负债情况,甚至已经调整了针对尚德电力的销售策略。”10月25日,隆基股份一位负责人对此表示。至于对尚德电力的应收账款情况,其表示,“会体现在10月31日的三季报中”。

  隆基股份上半年应收账款达到3.47亿元,其中对关联方无锡尚德(尚德电力子公司)应收达1.5亿元,占据了四成之多;亚玛顿上半年来自尚德的应收账款达到4573万元,占其应收账款的16.11%,位居应收账款方第一位。作为比较,尚德电力均为隆基股份和亚马顿的第一大客户。

  作为对比,尚德电力今年一季报显示,其负债达35.75亿美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1.7%;尚德电力的银行贷款也从2005年底的0.56亿美元,攀升至去年底的17亿美元,不到7年暴增近30倍。

  江苏一位光伏企业高管告诉记者,尚德电力9月份的光伏组件出货量下降得很厉害,约为70MW,仅为5月份210MW的1/3左右,这个情况与赛维LDK相似,“供应商都怕尚德电力倒闭,他们说尚德需要向供应商支付30%以上的预付款,关键是,尚德现在有那么多钱吗?”记者获悉,就在2011年初时,供应商们还从未要求过“预付款”。

  沉重的应付款包袱

  “我现在基本上不给客户账期了。”浙江金乐太阳能科技公司的董事长何旖莎告诉记者,光伏产业中拖欠债务现象特别严重,一级拖着一级,“现在基本上不要求业绩的好看,只要求经营的稳健”。

  作为昔日中国光伏行业第一品牌,尚德电力已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且销售方面仍没有太多好转的迹象:前4月,尚德销售额为45亿元,同比下降47%,产量同比下降40%,利润下降95%。

  “光伏行业还没到最差的时候。这轮经济周期的调整时间可能更长,至少要到明年下半年。”日信证券新能源行业首席分析师曾维强对此感慨,在目前企业争相公布三季报的时候,尚德的二季报迟迟未出,“大家认为可能实际上会更差”。

  尚德电力多年来均为隆基股份、亚玛顿的第一大客户。以亚玛顿为例,2008-2010年尚德一家在该公司营收中所占的比例分别为55.62%、66.73%、27.78%。虽然2010年的比例下降,但该比例在2011年上半年又回升至40.40%,且2012年上半年一直是亚玛顿的第一大客户。

  亚玛顿方面承认,虽然公司的客户基本上是全球主流光伏组件制造商,信誉良好,公司也按照谨慎性原则,充分计提了坏账准备,但应收账款相对集中,如果个别主要客户的生产经营状况发生不利的变化,“公司的应收账款可能会产生坏账风险”。

  亚玛顿2011年的应收账款为1.68亿元,但至今年上半年升至2.7亿元;隆基股份的应收账款由去年年

  底的1.87亿元,升至今年上半年的3.47亿元。两大公司的应收账款半年均增加50%以上。

  作为对冲,隆基股份方面承认,若出现较大的回款风险,未来公司电站建设或将利用尚德的组件抵消部分应收——间接承认对尚德的应收账款存在较大风险。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像新大新材(300080.SZ)就采取了用赛维LDK的电站来抵其债务。”光伏研究机构弘亚世代副总裁刘文平认为,从感情上而言,尚德电力是隆基股份的股东、亚玛顿的成长又离不开尚德电力一路帮扶,由此难以采取激进的债务解决方式;从会计角度上来讲,用组件抵偿债务也可以部分避免坏账风险。

  尚德的救赎

  还债的关键在于,尚德电力以什么方式去实现组件产能的正常生产,并持续保证其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尚德是不缺订单的,品牌在那里,且组件均在保险公司处有25年的质保。”上述江苏光伏企业高管称,但企业现金流的缩紧,使得原料供应商不愿意给货,也不愿意给尚德账期,“我们甚至预计,10月尚德的出货量会跌到65MW的低谷”。

  值得警惕的是,尚德电力二季度初步年报预计显示,其毛利率约为-10%,这意味着产品卖出越多,亏得越多。到明年3月份,尚德电力还有一笔近5亿美元可转债到期必须偿还。

  上述高管告诉记者,尚德电力目前正在委托瑞银做美国客户的工作,“希望将这批可转债兑付的期限延后”。

  美国双反、欧洲反倾销对市场的影响已初露端倪。来自山东省商务厅信息显示,今年8月山东光伏组件出口同比下降71.4%。

  刘文平认为,尚德电力原先想借出手GSF所持有的意大利142MW光伏电站获得现金流,但GSF反担保案难以在3月份前解决,“要想还债,可能需要像赛维LDK一样,引入国有资本”。

  “我们与美国的投资者聊,他们对此也有顾虑,担心国有资本进入后,会主导尚德电力从美国退市以规避债务风险。但也有投资者认为,中国企业一般不会下这种‘猛药’。”上述江苏光伏企业高管还称,尚德电力的贷款集中旗下无锡尚德这家子公司,有关方面担心尚德电力剥离无锡尚德“甩包袱”。而在舆论关注之下,无锡政府对待尚德电力的态度有了变化,“认为还是需要救”。

  8月,无锡市政府组建了一个委员会,帮助陷入困境的尚德电力获得当地银行的贷款支持,并希望此前贷款到期的银行“不追债、给展期”。

  10月23日,尚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龚学进表示,尚德及施正荣从来没有拒绝过政府的救助。

  “但大家关心的是,尚德需要多久才能缓过气来,供应商的钱什么时候才能还上呢?”前述高管称,目前光伏行业的资金链都极为紧张,类似隆基股份、亚玛顿等上市企业还有募集资金垫底,“但那些熬不过这个冬天的供应商呢?”这部分企业超过30家,从业人数亦应超过5万人。

  • 来源:东方网
  • 编辑:张启安

亚玛顿(002623) 详细

隆基股份(601012) 详细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