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2月21日 星期三

每千瓦时发电成本对比

导读

    在化石能源增加环境负担、水资源紧缺等诸多因素影响下,中国的能源结构改革迫在眉睫。在众多新能源中,核电无疑被认为是环境透支最小的高效清洁能源,但核危机同时也是暂缓中国核电业前行的重要因素。自2011年停摆多年的核电业,似乎正在走出日本福岛事故的阴影,重获新生。

发改委部署今明两年能源项目 沿海核电或启动

    发改委表示,按照中央要求,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将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

我国核电规划

根据我国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到2015年,我国核电规划装机容量达到4000万千瓦,到2020年规划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目前,我国运行核电机组21台,装机容量1902万千瓦;在建的核电机组有27台,装机容量2953万千瓦。据估算,今后我国每年需建成600万千瓦容量的核电装机才能完成目标,相当于每年建设完成五个120万千瓦的核电机组。

核电重启涉及的项目

自福岛事故后我国暂停新核电项目审批,并开展该领域的安全系统检查,部署已运营的核电机组技术安全的改进。被中止的项目分为两类,已核准但未开工建设的项目和已上报但未核准的项目。此次“重启”主要是针对这些被中止的项目而言。

核电近年重要政策规划

核工业“十一五”发展规划

2006年,《核工业“十一五”发展规划》中表示,积极推进核电发展,大幅提升核电自主化能力,提高核燃烧循环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实行“转型升级”战略,《规划》的范围面向全社会,规划核工业的发展。规划期为2006-2010年。

向右箭头

成立国家核电技术公司

2007年,成立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并引进第三代核电AP1000技术。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主要任务是,在引进先进的三代核电技术基础上,组织进行关键技术攻关和研发创新,走出一条核电自主化发展道路。

向右箭头

能源局定调“大力发展核电”

2009年,能源局将“积极发展核电”定调为“大力发展核电”,并规划到2020年装机容量预计调整为7000万千瓦。同年国家还提出依托核电建设后节能减排的新目标,到2020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

向下箭头

核电项目审批望再启动

《2014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指出2014年将新增核电装机864万千瓦,适时启动核电重点项目审批,稳步推进沿海核电建设,做好内陆核电厂址保护。业内认为今年核电发展加快的重大信号。“十二五”期间重点项目投资需求约798亿。

多项行业规范出台

2011年-2012年两年中,国家出台《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福岛核事故后核电厂改进行动通用技术要求(试行)》解决目前我国核电厂在实施福岛后改进措施过程中所采用技术的统一性问题。

左箭头

十二五电力规划强调大规模投资清洁能源

2010年,“十二五”规划草案出台,其中电力行业规划中,强调了对水电、核电等清洁能源进行大规模投资,火电将大举让路,清洁能源装机将超过30%。核电设备行业则以其高门槛和巨大的市场空间,成为最具潜力的投资方向。

左箭头

我国核电技术的突破

核电关键爆破阀技术突破在即 大连大高或再启上市

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刘宝华表示,核电关键技术设备方面未能完全过关,在建的三代核电机组还有泵、阀问题、设计固化问题等。业内认为国内三代核电技术中爆破阀的技术突破急需解决。而国内可研发制造三代核电cap1400爆破阀的企业,仅有大连大高阀门和中核苏阀两家企业。在核电利好的大背景下,民企大连大高将有望再启上市进程。[详细]

刘宝华:中国正由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升级

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刘宝华在会上表示,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核电的发展正在由二代向三代转变,中国正在由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升级。刘宝华透露,我国自主设计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已通过国家能源局和国家核安全局联合组织的设计审查,通过引进消化吸收,我国企业基本掌握了先进的三代核电技术。 [详细]

核电技术发展历程

第一代核电技术

即早期原型反应堆,目的是通过试验来验证核电在工程实施上的可行性。

第二代核电技术

在一代基础上实现商业标准化达千兆瓦级。我国运行核电站多为此代改进型。

第三代核电技术

指满足美国URD和欧洲EUR的压水堆型机组,技术类型较多。中国引进了AP1000等技术,分别在浙江三门和山东海阳等地开工建造。

第四代核电技术

由美能源部发起多国研究,仍处开发阶段,预计2030年投入应用。其将满足极少废物、防止核扩散等要求。

核电的隐形成本

军事防御成本

欧美核工业发达国家普遍担心,核电站会成为战时的首要攻击对象。2001年,国际原子能机构要求下个财政年度增加15%的预算(5500万欧元),作为监督全球核设施的费用。美已对境内86处核电站的空域采取多项限制措施。这些军事防御成本,也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核电站的“孤岛”成本

一般来说,核电站80公里内很难会有大笔投资项目,即使拆除后,该地域也至少还会受其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影响。因此核电站的孤岛成本也是需要计入的。此外,核废料的处理难度今后会越来越大,也很难得到当地居民和政府的允许,即使允许,要价也必然会越来越高。这既可以计为预期成本,也应该计为间接成本。

不可逆的生态及环境成本

防止核电站在地震、海啸或人为事故中发生泄漏,国家和地方政府在区域规划和基础建设中都要额外增加相当多的投资。即使不出事故,核电站也会产生生态成本和环境成本。核电站大量抽取水冷却并排放热废水,导致水生态系统环境的改变;核原料开采和核废料的掩埋,都必须承担环保成本。

管理与精神成本

核电站对领导者、管理者精力和时间的过多占用,以及群众因恐惧心理而降低生活质量,都应该计入核电的间接成本。目前全世界的电力中,核电仅占16%,但为核事故耗费的精力和时间已经远超过所有事故的16%。因此这种精力的损耗,也应该计入核电站的间接成本。

核能板块相关公司

出品:中国网产经频道 出品日期:2014年12月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