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5日 星期五

财经 > 能源 > 煤炭电力 > 正文

字号:  

专家谈混合所有制改革 煤炭电力行业或很快跟进

  近日,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终于破冰。能源巨头中石化打响了改革的第一枪,中石油也不甘落后,紧随其后发力混合所有制改革。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为什么能在今年破题?混合所有制,到底是一剂专治国企病的良方还是一个伪命题?

  3月26日,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郭海涛做客中新网能源频道视频访谈间时对此表示,能源央企的放开,其实早在2005年就有动作,只是这次步伐更大。

  他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只是国企改革中的一个阶段性改革,未来随着混合所有制进一步的发展,央企或可进行资本运作。另外,随着混合所有制的推进,电力,煤炭等能源领域行业都将会有动作。

  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破冰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优化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同时,制定非国有资本参与中央企业投资项目办法,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退出一批投资项目。

  日前,中石化、中电投、中石油三大央企纷纷表态支持混合所有制改革,向民资开放部分或全部业务。央企的表态为我国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传递了一个积极信号。

  不过,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郭海涛做客中新网视频访谈间时表示:“能源央企的放开,其实早就有动作。2005年,我国曾出台过一个非公有三十六条,后来2010年又出了一个非公有三十六条,在这个条例出来以后,其实中石油就已经开始主动跟这些民营企业进行对接,进行交流谈判的这种合作。”

  “在西气东输的管线设计上,在这一部分其实中石油已经引进了很多社会资本,这个动作早就有的,只是这次的动作是响应中央的要求,动作步伐大一些。”郭海涛强调。

  郭海涛认为,国企改革之所以在此时加速推进,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从去年我们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要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作为国有资本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举措,这是一个大的政治背景,包括整个社会也有希望加快国有体制改革的这么一个意愿,所以央企推出这些措施应该是响应了政策的要求和社会的呼声。第二个很重要的背景就是过去十多年,这些大的央企得到了非常快速的发展,但是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尤其是从2012、2013年以后,近期国家经济形势相对要增长速度放缓,央企的经营环境出现了一些大的变化,适应这种背景的变化,央企也需要做一些改革,来提高自身的灵活性,适应市长的能力,所以这样一种改革央企有自己的一种意愿主动做这个事情。”

  郭海涛还表示,国企央企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为大势所趋,电力、煤炭等行业可能很快就会有改革措施。

  专家: 民企进入要综合考量收益风险

  近日,中石化、中石油相继表示要对民企开放部分业务。对此民企大都跃跃欲试希望进入,不过郭海涛表示,油气行业本身行业风险很大,民企进入要考虑收益,但是也要考虑存在的风险。

  郭海涛表示:“过去这些年,大家一直很关心央企,能源央企这一块获得利润比较高。但其实行业风险是很大的,像我们石油天然气,包括非常规油气,它的上游开发都是属于风险领域,中游的管道方面投资规模非常大,回报时间非常长。民营资本要想进入就考虑这些问题,考虑这些风险,考虑能不能承担这么长的资本回收期,当然销售板块相对好一点,收益能够比较快的就能够看得到,所以这个要根据自身的情况综合来考虑。”

  郭海涛认为,民营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应该还是抱着一种正常企业经营的心态,正常投资的心态,可能会盈利也可能会亏损。

  “民营资本通过跟国有企业的合作,对油气行业的经营可能会学了很多,但是也可能什么都不能获得,这也属于正常。跟能源企业有更深入的合作,包括业务上的探讨,民营企业还是要根据企业自身的考虑来进行判断。如果民营企业也想进入到能源行业有一个大的发展,可能这种合作,就是说要合作的力度大一点,胆子要大一点,但是承担的风险也会多一些,这是一个综合考量。”郭海涛说。

  另外,对于近来被暴炒的页岩气,郭海涛也建议民间资本进入要谨慎。“页岩气属于非常规资源,民间资本要进入肯定有风险,需要综合考虑,不过因为页岩气开发风险高,国家政策将会越来越开放。

  郭海涛称,页岩气的开发在我们中国相对来说风险要大一些,因为大家知道页岩气是一个非常规资源,在我们中国都分布在南方一些地质条件比较差的地方,这样就投入更大,风险更高,基础设施更差一些,因此相对来说开发风险更大一些,但是将来国家在这方面的政策会越来越开放,目前中石油、中石化有一些不错的资源条件,但民间资本要进入的话,一定是有风险的。

  混合所有制改革难以真正破除垄断

  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终于破冰,但是关于改革的意义缺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有国企领导称混合所有制是一剂药方,它能够治国企的病、救央企的命。而有人则认为混合所有制仅是伪命题,会导致国有的侵吞民有资产,或民有的侵吞国有资产。

  对此,郭海涛表示,其对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持有乐观的态度,但是民众不应对其抱有太高的期望,“不能说能救了国有企业的命,改革就成功了,只要混合所有制实现了,所有的问题就解决了,我想不是这样的,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只能说按照目前的状态逐步推进,比例逐步放开”郭海涛说。

  郭海涛称,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还是一个过渡的,阶段性的现象,将来随着改革的进一步发展,央企或可以进行资本运作。像钢铁这个行业目前产能过剩,很多国有资本其实可以从钢铁行业撤出,进行资本运作,这时候不再局限于实体上的企业怎么样,企业好国有资本就投,企业不好国有资本就撤。将来在能源领域里,随着油气安全的保障程度提高,也有可能实现这一点。

  另外,郭海涛认为,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对于打破垄断有一定的作用,但是较为有限,真正的打破垄断需要产业组织的再造。

  郭海涛说,央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时必要的,首先改革可能会提高三大石油公司的经营效率,不管它是不是国有控股,只要能提高效率,产出的品质越来越好,对社会就是有益的。

  郭海涛表示,石化领域垄断的体制不是中石油、中石化决定的,这个体制的问题还是需要政府监管部门来考虑这个问题,所以就是说混合所有制对于打破垄断有一定的作用,但是作用还是有限的,真正的打破垄断就是产业组织的再造,中石油、中石化都成为竞争的主体,面对竞争的对手有很多,不仅国有的,还有民营的,在这种情况下才能真正打破垄断。

  郭海涛说:“真正破除垄断有难度,但是是可操作的,因为实际上对于这么大的一个行业,在美国包括欧洲,其实都是竞争性比较强的,我国现在达不到那个发展阶段,要一步改到那种程度比较难,但是逐步做一些放开,按照我们的经验,间接式改革,一步一步放开还是有可能的,我们需要分阶段去实现。”

  虽然不能从根本上破除垄断,郭海涛还是肯定了混合所有制的积极意义。他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可以使我们石油行业变得更灵活,更有竞争力,将来有助于保障我国油气安全。

  郭海涛表示,通过混合所有制这样一个改革,国有企业可以进一步积累一些跟民间资本合作的经验,民营资本的进入,不论是战略投资者还是财务投资者,都会对企业的经营,内部管理机制提出要求,即使是资本投资者的话,也希望公司经营更有效率,这样最后才能赚得更多,这个对公司都是正面的要求。

  郭海涛说,国有石油公司,可以利用社会资本来突出自己,强化自己的优势。实际上过去这些年,这些石油公司都是在做全产业链,从经济角度来讲未必都是合理的,比如说中石油做上游更有优势,中石化在下游也可能做得更好,通过这样一种改革调整,我国石油行业会变得更灵活,更有竞争力。

  郭海涛说,中国的石油行业是很开放的行业,需要在国际上竞争,因此这种机制灵活了以后,对于将来保障我们的油气安全是有作用的,也是挺有意义的。(中新网能源频道)

  •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宋亚芬
  • 编辑:马艺文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