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3日 星期四

财经 > 能源 > 煤炭电力 > 正文

字号:  

山西煤企进入薄利时代 高库存继续扩张产能

  山西煤企没有停下开采脚步

  煤炭行业的“暴利”时代已经终结,“微利”时代的大门正式开启。

  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对山西部分煤炭企业调研发现,煤价下滑,库存高企,几乎成为所有山西煤炭企业之痛,但煤炭产能依然在扩张的道路上继续前行,销售价格与成本倒挂现象也没有普遍出现,绝大多数煤炭企业尚不至于亏损,只是进入“薄利”时代。

  库存高企 产能继续扩张

  “我们营收依然在增长,不可能出现工资依靠贷款发放的现象。”对于日前有关媒体的报道,多位大同煤业集团的部门负责人均表示出不满之情。

  营收的增长主要依靠企业煤炭产能的扩张。不仅大同煤业,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多家煤炭公司了解到,与内蒙古地区煤矿停产限产范围不断扩大相比,山西省除了个别小矿,大部分煤矿均在正常生产。

  柳林一家民营焦煤煤矿企业负责人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由于前期对市场判断失误,在市场需求突转低迷时,企业既有的焦煤无法售出,导致库存高企。但是,企业并没有停止继续挖煤。“虽然利润率有所降低,但是还会赚到钱”。

  产量增加持续超过需求增加量,煤炭企业为什么不停下开采脚步呢?一位煤炭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前年煤炭市场如日中天,采矿投入成本超过亿元,谁也没想到好景气会突然之间发生逆转,尽管当下煤炭不好销售,哪怕利润再微薄,也要继续开采、销售,以收回成本。

  不过,现实窘境并不能给予这些“成本回收者们”很好的回应。库存高企,加上低价进口煤的冲击,煤价一跌再跌,难改颓势。“焦煤售价已经从去年的400多元跌倒了如今的280元左右,但是销路还是不成。”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动力煤方面,目前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已经连续5个月下挫,较2011年价格高点暴跌248元/吨。

  外省的统计数字也不容乐观。据陕西省煤管局统计,4月初,陕西煤炭库存量287.49万吨,环比增加28.87万吨,增幅11.16%,同比增加70.55万吨,增幅32.52%。山东煤炭市场也是一样,电厂库存爆仓,济南铁路局已经限装电煤。

  在库存高企和产能继续扩大的背景下,即便市场环境有所缓和,需求有所增长,但也将很快被高位库存和停产复工所消化,煤价反弹难以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上游煤炭企业库存仍在增加,但下游用煤企业的煤炭库存却开始减少。首钢一位负责煤炭采购的负责人向中国证券报记者介绍,随着钢铁和煤炭价格的同步下滑,公司煤炭库存已经较以往大幅下降,存煤周期从此前的25天左右下降到目前的15到18天。

  伴随着库存的高企,煤炭产业链上销售部门压力大增。“以往坐等买卖已经成为历史。一方面,煤炭销售价格不断走低,而回款却越来越难;另一方面,销售任务不断追加,而开拓新客户和新市场近乎难于登天。”山西煤销集团一位负责人诉苦道。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山西煤炭企业与钢材和电厂等下游需求方的议价权已彻底丧失,包括大型国有煤炭企业在内的诸多公司都开始四处奔波、寻找销路。

  此前,地处西北的宁煤集团,客户固定,与周边钢厂签订有长期合同,且动力煤主要辐射本地电厂,因此不太会去关注市场走势,如今企业不得不积极走出来推销煤炭。

  首钢驻太原办事处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以往哪怕与煤炭企业长期合作,提出降价要求也是难事,但现在基本不用面谈价格了,很多时候,只要发函就可以搞定。

  从“限出”转为“限入”

  此前,煤炭资源不够消费时,各地政府纷纷限制本地煤炭企业对外出口;而伴随着煤炭行业产能过剩和价格下滑,各地政府又开始着手针对外地煤炭采取“限入”措施。

  “山西煤炭本地消费比例微乎其微,比较大的一部分销往河南、河北、山东等地。”一位煤炭企业负责人表示,“但现在销往这些地方难度已经加大。”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自5月开始,各地政府纷纷出现地方保护主义。山东、河南、湖南等地都对本地煤炭企业政策倾斜,优先选用省内煤。4月下旬,随着“三西”煤炭的大量进入,河南煤企市场份额不断被压缩,于是联合向政府提出“煤电联保”方案,谋求省内电厂优先采购本地煤炭。

  煤价下行和地方保护主义抬头,令煤炭运输企业日子不太好过。不过,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相较而言,铁路运输公司要远比公路运输公司更难熬。

  山西省吕梁市中阳县枝柯煤检站是运煤车辆开往外省销煤的惯走通道,现在每天来往这里的煤车数量下降了20%左右。检煤站负责人李爱军透露,2012年每天24小时平均过检煤车为4000余辆,今年以来逐渐出现下滑迹象,2月日均过检车3700辆左右,3月3400辆左右,目前维持在3000辆以上水平。

  比较而言,铁路运输的下滑速度惊人。担负着中国数百家发电厂和十数家钢铁公司运煤任务的大秦铁路,目前发货量已经下降了50%左右。一方面,需求低迷,另一方面,煤炭价格走低加重了市场继续看跌预期,导致煤运公司发货量锐减。有人说,不仅煤炭企业,运煤铁路公司的“黄金十年”也已经正式终结。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在中国太原煤炭价格指数发布仪式上这样总结当下的煤炭处境:自2012年5月以来,我国煤炭市场发生了深刻变化。库存持续增长,价格大幅下滑,市场供大于求趋势非常明显,企业效益下降,经营面临困难。

  姜智敏对个中原因进行了如下分析:这既有世界经济形势变化、煤炭需求增幅快速回落的影响,也有近年大规模投资、产能建设大幅超前的原因;既有全球煤炭产能过剩、我国煤炭进口大幅持续增长的冲击,也有能源结构优化、非化石能源比重逐渐提高的影响;既有国家能源运输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煤炭转化转运能力大幅提升的原因,也有国家推动节能减排、控制煤炭消费的影响。这些因素相互叠加、相互作用,使煤炭供求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多变,市场敏感度不断增强。(记者 王小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