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财经 > 能源 > 钢铁有色 > 正文

字号:  

澳“两拓”同时向中企售股权 或因盘活资产需要

  据澳大利亚联合新闻社12日报道,澳洲两大矿业巨头力拓和必和必拓当天同时宣布,将向中资企业出售其项目股权。此前,澳洲矿业企业一直对来自中国方面的股权收购要求表示谨慎乃至警戒态度,此次的“态度转变”更多的是出于盘活自身资产的现实需要。但也分析观点指出,澳方出售给中方的并非“垃圾资产”,而中国企业在操作海外收购,包括降低国外对收购抵触情绪方面的经验也在增加。

  据澳新社报道,力拓已确定向由中国河北钢铁集团牵头,包括中国和南非企业在内的投标联合体,出售自己所控制的南非铜矿帕拉波拉矿业57.7%的股权,价格为3.73亿美元。另外,必和必拓则向中石油出售其在西澳大利亚州布劳斯液化天然气项目的部分股份。中石油得到东布劳斯合资项目的8.33%股权,西布劳斯合资项目的20%股权,支付的转让费用合计16.3亿美元。

  《澳大利亚人报》12日称,力拓和必和必拓这两大矿业巨头同时宣布向中国方面出售其矿业企业资产,表明澳洲矿业巨头正调整策略,与中国资本“展开基于企业和股东利益的合作”。此前,澳洲对于向外国企业出售自然和矿产资源一向谨慎,但在全球经济危机和“矿业繁荣不再”的背景下,澳洲矿业企业纷纷遭遇资金困难,力拓和必和必拓也在考虑通过缩减海外负债企业,延迟项目和裁减人力来盘活资本。

  以南非铜矿帕拉波拉为例,该矿于2011年已经上了力拓的资产剥离名单,力拓首席财务官埃利奥特在宣布出售消息后表示,帕拉波拉铜矿已经不再是该公司“合适的资产项目”。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伊格尔也表示,布劳斯项目对于必和必拓“不再是战略性资产”,出售它对于买卖双方来说都是一个“双赢的选择”。

  对于力拓和必和必拓的股权出售,一些澳媒认为是将“包袱甩给了中国”。但《澳大利亚人报》表示,对于澳洲矿业企业而言,在一些盈利价值不再高的项目上继续投资显然不甚明智,但是对于亟待锁定资源原产地,希望扩大矿产海外供应地的中国,这些矿产的价值更高,“这些并购带有长远性的考虑”。

  据《环球时报》驻南非记者了解,受全球经济情况影响和大宗商品价格压力,帕拉波拉铜矿确实面临着成本上升等一些挑战,但该矿2011财年净利润达到约1.15亿人民币。一些分析观点认为,断言帕拉波拉铜矿是“劣质资产”并不正确,更接近事实的情况是,它需要一定的投资以改善效益,而资金紧张的澳方已难接受追加投资的选项。

  而在液化天然气方面,包括布劳斯项目在内的一些资产因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存在一定程度风险,如果中国企业能够和更加有经验的企业机构合作开发,将有效的削减风险系数。有消息人士透露,中石油已经通过旗下与壳牌联合控股的箭头能源公司投资数十亿澳元,打算在昆士兰州的格拉德斯通继续开发液化天然气项目,“以建立中国在澳洲海岸的油气开采布局”。

  英国《金融时报》11日表示,本月加拿大政府批准中海油收购尼克森石油,此后,美国国际集团旗下飞机租赁公司国际租赁金融公司和美国破产汽车电池厂商A123又先后被中国企业收购。“这一连串的交易巩固了中国作为今年全球并购最重要推动力量之一的地位”。据彭博社统计,今年以来,中国公司已宣布的在油气能源方面的并购总额达到250亿美元。而总的海外收购金额达到了创纪录的572亿美元。

  在消除国外对收购的担忧方面,《金融时报》12日称,中国企业也表现得比以前“精明老到”。在中海油收购尼克森时,中方显然吸取了5年前收购优尼科失败的教训,做出了一系列正确的选择。而《华尔街日报》也认为,中国的海外收购依然以满足国内持续增长的能源和资源需求为主旨,但也在进入新的领域和业务,“目标和渠道日益多元化”。▲

  • 来源:人民网 作者:本报驻澳大利亚、南非特派记者    韩 超    苑基荣    ●芦 荻
  • 编辑:栗天瑞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