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5日 星期二

财经 > 能源 > 正文

字号:  

央企总部去哪儿引热议首钢称自己只是特例

  随着首都“大城市病”的日益加剧,政府对北京发展和管理提出新要求,“京津冀一体化”纳入国家战略体系以及一大批行政审批权下放,使得“央企总部迁离北京”的言论持续发酵。昨日一位知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最近中央已经明确从首都剥离一些非首都职能的人群,中央企业将首当其冲。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主动与央企加强联系,做好落户准备。对此,有专家表示,首都功能疏解是要动真格的了。

  意见不一外迁难度大

  近日,关于央企总部迁离北京的议论再度升温,有官员称,“一些非关键性、局级央企的总部没有必要全设在北京,如果中央决策迁走20家央企总部,可以为北京减少50万人”。

  “这不太可能。”一位化工企业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真的迁出会涉及很多人员,家属如何安置,去政府部门办事也不方便了,涉及土地,财政、税收、信贷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外迁后企业效率反而降低了,就没有多大意义。

  “听过这种说法,中央下决心动的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央企毕竟是共和国长子。”中国能建一位人士对记者表示,只要给政策迁哪不重要,如果企业能够真正走入市场,其实总部在哪里都没关系。

  作为国企搬迁的表率,首钢宣传部一位人士对记者表示,首钢与其它企业最大的不同就是进行了国内外没有先例的大型钢铁企业的搬迁调整,这是涉及国家、地方、企业、职工利益的复杂系统工程,搬迁工作于两年前已基本完成。对于其它央企总部的搬迁,该人士指出,由于性质不一样,不好评论。总之,搬迁工作是一件非常复杂和困难的事情。

  “对于首钢来说搬迁使首钢在面临巨大挑战的同时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该人士称,首钢的搬迁有利于落实北京城市总体规划,解决环境保护问题,促进华北和环渤海地区钢铁布局调整,为我国中心城市钢铁企业搬迁调整探索经验。同时,这有利于提高我国钢铁工业国际竞争力,为发展循环经济、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提供示范。此外,用高新技术改造钢铁业,向北京以外的地区开辟新的发展空间,可以解决首钢压产带来的富余人员安置、企业竞争力下降、社会不稳定等一系列困难和问题,确保首钢和首都的安定稳定,从根本上实现首钢工艺升级、产品换代,同时带动非钢产业的发展,极大地提高了首钢的综合竞争力。

  央企去哪儿?

  对于央企总部到底该不该迁离北京的争论,凤凰网近期发起了一项民意调查,有63407人参与了此项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40.42%的人认为北京最应先疏解的企业是央企总部,30.69%的人认为,化工等“三高”企业和制造企业应迁出北京。57.33%的人认为,央企总部迁出北京能够减少人口压力。35.55%的人认为,非关国家经济命脉的央企总部可以迁出。而认为央企总部就应该留在首都的仅有5.07%。

  企业总部的搬迁是大势所趋,能够缓解北京的压力,并带动落后区域的发展。”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瑞对记者表示,央企外迁是一件复杂的工程,跟首钢搬迁不是一个道理。首钢是从总公司到生产车间都在北京,其搬迁是主要是由于空气污染,目前在北京的央企总部绝大多数是企业的研发和行政决策中心,其搬迁纯粹是为了塑造北京的城市功能,因此不能把首钢的搬迁与其它央企总部的搬迁等同。

  刘瑞认为,从根本上来解决北京的问题,行政中心的搬迁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根据国际经验,首都的功能调整首先是政府行政功能的转移,然后才是商业功能的分流,否则对于企业来说是一种成本比较高的搬迁行为。

  “企业外迁实际上不应叫外迁应该叫转移,北京产业转移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而是已经到了必须做的时间节点。”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研究总监陈智国对记者表示,从企业的意愿来看,基于成本的选择,传统产业、中关村的科技型企业,环保类产业为寻求更低成本需求,有转移的意愿,而特色资源产业,如新能源企业更愿意接近原料产地,基于企业主动布局的因素,也会考虑迁移。

  “在转移过程中应转变一个观念,京津冀不是分蛋糕,而是把蛋糕做大。”陈智国表示,从国家层面看,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是三个增长点,但京津冀不同之处在于它不是以经济规模为导向,而是以创新为导向,应该创造环境催生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企业,这就要靠三地发挥比较优势,北京拿出国际平台、天津拿出配套优势、河北拿出成本优势,三地联手,创造最有的创新增长点。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做好定位和规划,要警惕一哄而上、一哄而散,应做好理性安排。转移企业应做前端需求调研,政府来帮助协调,要解决好政府税收问题,利益博弈问题,这样企业才没有后顾之忧。另外,要尽量帮助当地政府营造一个跟中关村类似的企业环境,包括金融、服务、财税、行政效率等问题。

  “造好梧桐树,才能让鸟飞过来。”一位从事招商引资的人士表示,目前保定、承德、张家口、廊坊、武清还有东丽,都专门成立了小组,研究怎么造好这个“鸟笼子”,在基础设施、配套政策、产业的微配套等方面建设京津一体化的产业新城,承接北京技术人才和企业转移。

  在转移过程当中,政府要帮助企业升级,帮助企业拥有核心竞争力,这才是最应该做的。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杉同时认为,央企总部搬迁,应该作为经济战略来探讨,不能局限于京津冀区域发展。北京央企集中更多出于政治因素,应将央企分类转移到产业相关集中地区,如将中石油迁到大庆,将中石化迁到兰州,让其保留石油企业根脉,也带动中西部经济发展。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