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28日 星期四

财经 > 能源 > 正文

字号:  

节能减排部委职能交叉 地方官员呼吁厘清权责

  钢铁产能新增一吨“就地免职”、降低PM2.5首入立法……目前已公布的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多地向雾霾宣战,90%以上的省份提及大气治理,并且不约而同开出“军令状”。

  近日,工信部召开了全国工业节能与综合利用工作会议,肯定了2013年取得的成绩,同时也对存在的问题和困难进行了论证。有地方官员反映,由于政府部门职能交叉,需要厘清权责,才能更好展开任务更重的节能减排工作。

  这两年,雾霾的集中大面积爆发,将主管工业部门的工信部推到了治污前台。以往,专注于企业技术改造和标准制定的工信部节能减排口的官员,开始专做治污的工作。

  而 “节能”是发改委牵头,“减排”是环保部的要责,工信部在这种职能交叉中面临一些困境。

  近日,多名地方负责节能减排的经信委基层官员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部委分工之间找不到切入点,“如何促进工业的绿色发展,是工信部该做的事儿。”

  职能交叉带来的困惑

  前不久,《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重点工业企业清洁生产水平提升计划》下发之后,北京经信委节能环保处的压力非常大。

  2013年,北京经信委节能环保处的主要精力用在了环保上。而自2009年北京市经信委成立以来,其职能定位一直是工业节能。

  雾霾在首都的集中爆发,将工业环保这一任务压在了经信委头上。

  面对突然转变的工作方向,北京市经信委节能环保处的官员直言:“(工业环保)没有基础,底数也不清,对于工业减排要做什么没思路。我们只好承担了环保部下发给北京市环保局的一些工作。”

  东部沿海某省的相关官员也对突然转向的主业感到困惑。从2012年下半年起到2013年上半年,该省进行了机构职能改革。此前,该省经信委是工业节能减排方面的“强势”部门。

  另一沿海省份工业节能环保的主管官员对涉及“节能环保”的多部委职能交叉也很头疼。

  “工信部节能司在环保上的定位要有所区分。”这位官员说,“虽然企业排放归工业部门管,但实际上环保的职能就在环保部门。”

  当地环保部门对他的答复是:“工业环保就是工业部门来抓。”

  工业部门没有主导过企业内部的环保改造,这位官员说,“所有排放指标的监测和执法都在环保部门,我们不知道一家企业最后排放达标不达标,更何况其环保是否达标了?”

  还有清洁生产审核,该省经信委原是主管部门。

  清洁生产审核始于2004年10月1日,为的是全面推行清洁生产,规范清洁生产审核行为。

  “但这几年运作下来,环保部门称强制性清洁生产审核是其工作范围,自愿性清洁生产审核的是我们的。”该官员说,当地环保部门已经把强制性清洁生产审核的范围扩大到了所有行业。

  这位官员呼吁从部级来协调清洁审核问题。他建议,工信部将来能作政策研究,明确对口的地方部门该做什么,好跟其他部门做协调配合。

  工业节能减排主业待定

  2014年,工信部对节能减排工作有六项安排:认真组织实施工业绿色发展专项行动;全面推进工业节能降耗,包括强化标准约束,会同有关部门实施好百项能效标准推进工程,开展绿色数据中心建设,推进国家低碳工业园区试点等;大力推进节能环保产业发展,包括组织实施节能环保国家级示范工程建设等;实施清洁生产水平提升计划,推进工业领域大气污染防治,包括实施“双百”工程,编制发布百个清洁生产技术示范案例,开展百家工业企业产品生态设计试点;继续推进工业循环经济和资源综合利用;切实推进工业绿色低碳转型政策机制改革创新,其中包括惩罚性电价政策实施范围由电解铝扩大到平板玻璃和水泥等产业,还有惩罚性节水政策。

  这些任务,让基层官员们觉得任务重,并且主线难把握。

  西部某省官员说,感觉摊子越铺越大:“6项工作中,哪一条拿出来都有好多工作要做,并非简单的罗列。”

  他提出了疑问:对于主管节能减排的工业部门,我们现在是着急把摊子铺大呢,还是把已经做得比较顺的、有了经验基础的工作往深里做?“近年有些工作推得比较快,但力度不够。”

  很多事情起了个头之后还未了结,然后又出新的工作。

  “两型”企业建设就是如此。由地方经信委环资处推荐完、公布企业名单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两型”企业建设是工信部、财政部、科技部在2010年推出的节能环保工作。2010年5月,三部委联合下发通知组织开展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企业创建工作,提出到2012年前,在钢铁、有色、化工、建材等重点行业选择一批企业,经过2~3年试点,每个行业建立3~5家示范企业。

  “‘两型企业’到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上述西部官员再次问。

  这位官员提出,工业部门管理的对象是行业和企业,通过措施手段降低企业单耗才是工业部门的主业。

  清洁生产审核也是西部该省工业部门职能的切入点。自然,这是跟其他部门联合推动。“我们配合得非常好。问题是,工业口能从哪个点对企业的清洁生产审核进行引导、并将职能带进去?”

  他跟上述东部沿海省份官员的看法一致:“部门职能老是交叉的话,形成不了合力,就搞得工作难度非常大。”

  对于6大工作任务的第一条“工业绿色发展专项行动”这一块儿,有地方官员提出这是约束谁的,由谁去考核?指标里的体系建设,哪项由工信部去考核?

  也有官员提出,绿色工业发展有很多事可以做。“比如工业园区的绿色低碳循环化改造,围绕园区的绿色工业发展,工信部可以制定一系列配套政策、指南以及评价标准,涉及领跑者的标准、树立标杆企业等。经信委配套抓手也很多。”

  而对于第一项任务,对于区域清洁生产水平提升计划和绿色工业低碳转型城市试点,有地方官员认为工信部并不是主管部门,而主要的职能对象是工业园、重点行业和企业以及重点企业的管理。

  “部里考虑重点抓手要接地气。”其中一位地方官员说。

  也许私下里的一句聊天更能凸显工业节能环保的处境。“节能环保有环保厅,节水有水利厅,要是把主业冲淡了,机构一改革就被动了。”

  • 来源:中国经济网
  • 编辑:马艺文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