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2日 星期三

财经 > 产经 > 公司新闻 > 正文

字号:  

盖茨投资三一巨亏传闻不实 竞争对股价影响不大

  一篇名为《比尔盖茨投三一重工颗粒无收 最多可能赔1.5亿》的文章把刚刚搬到北京的三一重工又重新推上了风口浪尖。

  主持人:文章分析了盖茨基金持有三一股份的情况,认为盖茨基金对三一股份的大幅增持发生在第二季度,也就是4到6月之间。而在这三个月里,三一股价的冰点是4月5日的13.15元,最高价则出现在5月30日,为15.32元。文章认为盖茨基金会增持部分的股票持仓成本价,应该在这个价格区间里。

  主持人:而根据三一重工发布的三季报,截止到去年9月30日,盖茨基金依旧出现在十大股东之列,且持股数没有发生变化。

  主持人:虽然现在三一重工还没有公布2012年年报,所以无法判断盖茨基金在2012年第四季度是否有清仓或大举减持的行为,但是从10月至现在,三一股价的最高点出现在今年1月4日,为10.39元。

  主持人:文章分析说,假设盖茨基金会手里的三一股份都是在股价最低的4月5日以13.15元买入,在今年1月4日的最高点10.39元悉数抛出,他的账面也会出现每股2.76元亏损,以盖茨基金会所持的2000万股计算,亏损额也将达到5500万元。

  主持人:如果它到现在仍然没有出手抛空,以1月11日9.66元的收盘价来看,它至少在账面上浮亏了近7000万元。当然,这样说的前提是,盖茨基金会是在2012年4月5日,在第二季度股价最低的时候大举持仓的。如果它的买入价格更高,那么它现在将亏的更多。

  主持人:如果它足够倒霉,是在去年5月30日15.32元的最高价买入,至今未脱手的情况下,账面浮亏就将破亿元。

  主持人:但这还不是最倒霉的状况,如果盖茨基金会在15.32元的最高价一举持仓,而在12月4日的最低价7.59元脱手,他就可能赔上超过1.5亿元巨资。

  主持人:这个分析最朴素的道理是,低买高卖就会赚,高买低卖就肯定赔。而且,亏损1.5亿元是最极端的情况,需要多少精准的算计,需要多高的技巧,才能一下子赔这么多钱。这个亏损的数字,仅仅是一种微乎其微的可能。

  主持人:而且,这个数据有一个前提,就是盖茨基金会是在第二季度进行持仓的。文章之所以这么说的前提是,在三一重工2012年第一季度财报中,截止3月30日,盖茨基金尚未进入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到了半年报中,则以2000万股一跃登上"老七"位置。

  主持人:国都证券分析师魏静认为,文章那忽略了一点。在第一季度的财报中,只有持股数量超过2500万股,才能登上十大流通股排行榜,所以不能判断这个时候盖茨基金会的持股数量,低于后来公布的2000万股。

  魏静:去年的一季报的第十大流通股是嘉实,嘉实的持仓是2500万股,到了第二季度的时候,它的最后一名的持仓者就是比尔基金了,也就只有这两千万股,也就是说如果在第一季度比尔·盖茨就已经持有这个2000万股的话,他在第一季度也不会披露它,也就是说他未必是在第二季度减的仓,因为以前的这个前十大流通股东的最后一名的持仓数都是高于比尔·盖茨基金的持仓数,所以他到底在什么时候持仓的是不清楚的。

  主持人:三一重工集团宣传文化部副部长施奕青,针对"盖茨基金因持有三一重工股票或损失1.5亿元"的消息回应说,由于对盖茨基金的信息保密的必要,所以其购入三一重工股票的具体时间和数量,肯定不能对外界透露,但亏损1.5亿元的报道肯定不实,是一个"乌龙事件",盖茨基金没有在三一重工的股票投资上亏损。

  主持人:有人登录了盖茨基金会官网发现,在2011年,这家基金会就已经持有三一重工2000万股,市值达到了3984万美元。

  主持人:在这个情况下,假设盖茨基金持有的三一重工股份全部是在2010年9月30日的最高价8.96元买入的,那么与昨日收盘的10.35元相比,2000万股的投资收益也达到2780.1万元。

  主持人:所以,三一重工宣传文化部副部长施奕青认为,上述事件很明显是一起乌龙事件,不排除外界有人想做空三一重工。

  主持人:最近一段时间,与中联重科之间的"间谍门"把"三一重工"把这两大行业巨头搞的灰头土脸。没想到屋漏偏锋连阴雨,上一个麻烦还没解决,又来了盖茨的事,这一连串的事件对于三一的股价有何影响呢?国都证券分析师魏静认为,其实对于机构投资来说,影响不会太大。

  魏静:这种打嘴架,还有这种间谍门这种事情影响是有一部分的,但是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应该影响不是很大。对于公司基本面的影响,可能也就在于使它在港股融资这样一种机会的丧失,可能会有一些负面的消息使得他要应付香港那边的审查的话,可能会有更大的这样一种麻烦,这样是比较实质性的影响。其他的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应该都是比较理性的,认为这种打嘴仗基本上是不会太影响它的价值。

  主持人:魏静表示,嘴仗只是细枝末节,国家对于固定资产投资的态度,才是机构投资者真正关心的问题。

  魏静:更多的是基于我们国家宏观的固定资产投资,今年的年报肯定是负增长的,但是公司最近股价反弹还是不少,主要还是由于城镇化固定资产投资的回暖,大家第一个重点,机构投资者重点看的还是这个固定资产投资这一块,对于这种嘴仗这些都是细枝末节吧。

  主持人:行业分析师,对于机械行业的客户来说,他们更看重的是性价比、产品性能、售后服务和融资租赁比例,同行竞争的问题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影响。

  • 来源:中国广播网
  • 编辑:马艺文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