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9日 星期四

财经>精彩图库巴以血腥冲突致逾3000人伤亡 安理会呼吁展开调查

揭秘女代驾司机的夜行生活:压力大随身带防狼喷雾

来源:重庆晨报上游新闻  

提示:点击图片或←、→可以翻页

  张娟 33岁 入行时间:2017年11月

  你酒足饭饱思被窝时,是他们一天工作的开始。

  他们骑着自行车,举着手机,净往饭店和酒吧街跑。寒风中、夜色里,开着别人的汽车,走完别人的回家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代驾。

  因为行业的特殊性,代驾司机以男性居多,偶尔出现的女司机则格外引人关注。重庆持证的代驾女司机并不多(不足百人)。而距离主城数十公里的涪陵,目前仅有3名代驾女司机。一次偶然的机会,记者目睹了“三朵玫瑰”的风采,并用她们的酸甜苦辣故事,为你还原代驾女司机不一样的人生。

  凌晨没有回涪陵的车

  她在四公里桥洞下坐一夜

  2016年9月14日,田景碧在滴滴代驾上注册,随后接到了第一个代驾单。在这以前,田景碧做过销售、蛋糕店的编花师、物业客服人员。在做代驾以前,她是涪陵某汽车公司的库管员。

  为啥要当代驾?田景碧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跟酒驾“对抗”。她喜欢看新闻,看到很多酒驾新闻,觉得“代驾”就是跟酒驾的一种“对抗”。

  大家可能经常看到:代驾司机们踩着代步车在大街小巷穿梭。这台代步车不便宜,田景碧买成2500余元。和大多数人一样,她起初只把代驾当作兼职,跑了接近一年,才下“血本”买一辆代步车。

  从兼职到专职的转变,也在这一年发生。田景碧还清楚地记得,第一个月挣了约1200元,第二个月1500元,第三个月4000元,再后来……她算了一下,从做专职代驾以来,自己的月均收入约6000元。

  从兼职到专职,田景碧也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她说:“其实,我还是多舍不得库管员的工作。行政班、双休、事情不多,人很轻松。代驾的收入略高一点,但人很累。”

  在涪陵3个女代驾中,田景碧持有上岗证。起初,出于安全考虑,老公并不支持,“直到有几次去偏僻的地方,他送我,有了切身感受后,他才心放宽了一些。”

  空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外界对于女性出行安全更加关注。自然,这也成了她和服务对象的话题。“95%以上的客人都说,女娃儿出来安不安全哟……”田景碧觉得,她还是比较安全的,代驾平台有即时定位,如果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就会显示“沉睡”,女司机需要在“很安全”和“需要救援”之间作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