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6月19日 星期六
更多企业家

迎接协作办公新时代

完整版

热爱与情怀让我选择了金山.

重写代码 涅槃重生

扭转前有微软后有盗版局面

科创板上市让创新更有底气

刻在骨子里的技术立业

专访金山办公CEO章庆元:全力迎接“协作办公”新时代

2021-01-07    中国网财经《中国力量》 记者/李春晖

  WPS是金山的“长子”,如今已三十多岁。三十年不算长,但在快速更新换代的科技行业实属罕见,与它同时代诞生的许多国产软件早已淹没在历史洪流中。

 

  经久不衰的秘诀,在于把握时代脉搏,不断重塑自我。正如它耗时三年重写代码,在国际巨头和盗版软件的夹击中,谋得一线生机;又如它紧抓移动互联网时代契机,抢先布局移动版,实现了对国际巨头的“弯道超车”。

 

  每个时代都有划时代的产品。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催生之下,云办公、协作办公的时代渐行渐近。WPS能否抓住这次机遇?本期《中国力量》专访了金山办公CEO章庆元。

 

  金山的“长子”

 

  在金山旗下一系列产品中,WPS是特殊的存在。

 

  它是金山的“长子”,是公司成立后第一款产品。1988年-1989年间,金山创始人、被称为“中国第一程序员”的求伯君,在一台386电脑上,一行一行亲手敲出了它的10万行代码。

 

  它“出道即巅峰”,在上世纪90年代初风靡全国打字市场,WPS的使用教程出现在各地大小书店和打字培训机构的课堂上。

 

  它是一代人关于电脑的集体回忆。“我上大学的时候,靠帮老师打字来换取上机时间,每天用得最多的软件就是WPS。”章庆元回忆道。

 

  那时候的金山聚集了国内顶尖的程序高手,是许多编程爱好者的憧憬之地。章庆元在2000年加入金山,他对入职时的心情记忆犹新。“很多我一直崇拜的大神级人物,突然有一天,成了我的同事,当时觉得非常激动、非常兴奋。”

 

  “我是70年代的人,我们这代人多多少少都会有民族情怀。”章庆元称,“我们想做一款能够和世界级软件公司同台竞技的好产品,这是我们一直追求的目标。”

 

  承载着他们这种理想和情怀的就是WPS Office。

 

  但是这条路并不好走。

 

  重写代码,绝处逢生

 

  随着跨国软件巨头进入中国市场,和很多国产软件一样,WPS也陷入了一段艰难时期,被称为“前有微软、后有盗版”。

 

  “我记得2000年的时候,有行业媒体做了一次国内市场调研,微软office大约占了99%的市场份额,WPS可能只占百分之零点几。”章庆元回忆。

 

  “用户已经用微软Office做了很多文档,而两个软件的设计理念是不一样的。这就导致用微软Office做的文档,换成WPS时打不开,或是出现跑版、数据丢失等各种问题;用WPS做的文档换成微软Office时也打不开。”章庆元称,“那这个问题就严重了。”

 

  办公软件的推广依赖于用户使用习惯。而作为当时市场的“非主流”,不能兼容微软Office文档,意味着WPS面临着被用户抛弃的命运。

 

  那几年堪称WPS的至暗时刻。“01年、02年几乎是WPS业务最糟糕的时候。”章庆元回忆。

 

  为了绝地求生,金山在“掌舵者”雷军的带领下,于2002年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重写WPS全部代码,使其实现与微软Office兼容。

 

  这是一个浩大而前途未卜的工程。当时WPS全部500万行代码都要重新编写,金山投入了整个公司一半的研发人员在这个项目,近百人的团队。但是与微软Office几千人的开发团队和庞大的资金优势相比,是如此弱小。

 

  作为这个项目开发团队的负责人,章庆元直言当时“压力巨大”。“那时候WPS事业部几乎没有收入,整个金山是靠游戏和杀毒软件来支撑营收。没有收入,却投入了金山一半的研发力量。”

 

  这场漫长的研发耗时三年,被外界称为“三年长征”。三年中,互联网行业你方唱罢我登场,网游、电商等高速崛起,热闹非凡。看着兄弟部门发豪车做年终奖,WPS研发团队却只能在无人问津中忍耐寂寞、埋头苦干。期间也有人陆续离开,近百人的团队到最后只剩二三十人。

 

  “这也能看出金山不是那种一味逐利的公司,不然也不会拿出一半研发力量去做一个当时在商业上完全看不到未来的产品。去做个游戏不好吗?做个电商不好吗?”章庆元称,“但是我觉得整个金山都还是一个比较有社会责任感、有情怀的公司。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坚持做下来了。”

 

  终归是时光不负努力,一切付出皆有所获。2005年9月,WPS2005正式发布。这版WPS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从操纵界面、文档格式、使用习惯、二次开发接口等多方面,都实现了对微软Office的深度兼容,用户完全可以直接上手。

 

  同时金山宣布WPS 2005个人版免费,这使其在之后三个月中收获了3800万下载量。

 

  “WPS 2005对我们来说,它的这种用户认可、用户量,其实比收入更重要。这也为WPS之后的商业模式奠定了基础。”

 

  后来金山在内部总结时,一致认为2005版是WPS“重生的起点”。“2005版的成功,第一是让WPS活下来了,第二就是让WPS从一个传统的办公软件变成了一个互联网的产品。”章庆元称,“从那以后WPS开始走两条路,一条是传统的To B模式,还有一条就是今天占我们收入大头的会员增值业务。”

 

  至今WPS一直延续着“个人版免费+付费增值服务”的商业模式。2019年WPS累积付费个人会员数达到1202万,同比增长超过104%。

 

  这三年“长征”也让WPS收获了一支能打胜仗的铁军。“那几年对我们整个团队的历练是非常大的。”章庆元称,“虽然有一些人中途离开了,但还是有很多人怀着最初的梦想,希望把这个产品做好,坚持留下来。现在WPS很多核心骨干、核心高管,都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人。”

 

  受益于改革,成长于时代

 

  曾有媒体问章庆元:“如果有一天微软Office也免费的话,你们怎么办?”

 

  他这样回答:“在当年盗版环伺的年代,我们一直是跟免费的(盗版)微软Office对抗。盗版肆虐,让WPS从一开局就处于地狱难度。”

 

  转折点出现在2000年。当年6月份,国务院印发了《关于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规定任何单位在其计算机系统中不得使用未经授权许可的软件产品。

 

  此后国家持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WPS才有了得以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你会发现中国今天的知识产权保护已经相当好了。”章庆元称,“盗版问题在国家层面的努力下,逐渐得到解决。”

 

  有句话叫“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将企业的成功,归因于踏准了时代的机遇和节拍。

 

  章庆元认为,WPS的成长得益于中国经济改革发展的大环境。

 

  “以前中国网民习惯了使用盗版的免费软件,直到国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软件市场才得以诞生。”章庆元称,“政府不只给政策,还带头买正版软件。”

 

  2001年国家首次推动政府机关软件正版化。当年,北京市政府采购了11143 套 WPS,这是WPS打响的政府采购“第一枪”。此后WPS势如破竹,在电力、钢铁、金融、能源等国家重点和骨干行业办公软件应用中持续领跑。

 

  近十多年来,中国缩小了与领先国家间的信息技术差距,并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形成明显优势,在智能手机、移动通信网络和移动应用服务方面,都处于全球领先行列。

 

  “中国在移动互联网上的领先,让WPS也搭上了红利。”章庆元称。

 

  WPS在微软Office之前,抢先推出移动版。如今WPS在国内已经占据移动端90%以上市场份额,对微软Office实现了“弯道超车”。

 

  此外,中国手机远销海外让WPS在开拓海外市场时“借了东风”。“我们会以预装软件的形式,跟着中国手机一起‘出海’。”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弯道超车”

 

  WPS在微软Office的强压之下苦苦支撑了数年,直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才打了一场翻身仗。

 

  这场胜利还要感谢国际巨头的“傲慢”。“不是我们做得好,是微软当时做得不好。”章庆元称。

 

  当全球移动互联网时代呼啸而来的时候,大洋彼岸的鲍尔默(微软前CEO)仍执着于“Windows-first”。“所以他就给了我们好多年时间,此外他们对移动办公的理解跟我们完全不一样。”

 

  2011年,WPS发布了安卓版,2013年发布了iOS版本。而微软2013年才发布iOS版Office,安卓版更是推迟到了2015年6月。

 

  这个时间差,使WPS迅速抢占市场,在移动端实现了逆袭。如今WPS在国内已经占据移动端90%以上市场份额和PC端“半壁江山”;全球拥有活跃用户4.5亿,其中有1亿多活跃用户在海外。

 

  “在软件时代,美国远远领先中国。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相信所有去过美国的IT圈人士都会有个共识,美国的移动互联网至少落后中国五、六年。WPS有幸处于中国这个移动互联网氛围浓重的环境中,使我们做移动版时的思路不同于美国的一些公司。”章庆元表示,“在 Windows时代,我们跟微软Office对抗的时候其实很辛苦,因为人家是标准的制定者,在品牌上碾压我们。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特别在中国,我觉得好像反过来了。”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前有微软”似乎已经不再是WPS的困扰。“我们已经没有把微软当成竞争对手去看待了,只是觉得他们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同行。”章庆元称。

 

  “WPS在移动端已经遥遥领先。现在我们最关心的是,当未来用户出现新的需求、办公软件进入新的时代,我们如何做到不掉队,不被这个时代给淘汰。”

 

  “我们更多的盯着自己,怎么能够持续超越自己,一步步朝前走。”

 

  科创板上市,使研发创新更有底气

 

  2019年,以WPS为核心资产的金山办公,从集团公司金山软件中分拆出来,在科创板独立上市。这是WPS发展历程的又一个里程碑。

 

  当年11月18日是金山办公在科创板的首个交易日,发行价为45.86元,而开盘价达到140元,较发行价上涨205%。截至收盘,金山办公涨幅175.5%,报价126.35元,市值582.5亿。

 

  如今金山办公市值已经超过2000亿。这是资本市场对其发展前景的认可。

 

  “科创板上市,是对WPS过去31年发展历程的总结和考试。市场认可了,说明我们过去30多年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章庆元称。

 

  有了资本市场的强力支撑,金山办公未来的发展又增添了更多可能性。作为一家“技术立业”的公司,章庆元首先谈到的就是研发投入。

 

  “大家都知道微软Office在全球收入大概是200亿美元,所以它的研发投入,随便投个10%,一年就有20亿美元的研发投入,这是一个很夸张的数字。”他表示,“而像我们这种十来亿的收入规模,是没有办法去做特别大的研发投入的。”

 

  “但是上市可以帮我们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章庆元称,“上市之后,相对来说我们在一些创新性项目上,包括对原有产品的改进上,胆子就会大很多。”

 

  “家里有点余粮,心里就不怕了。”他笑称,“否则天天担心,我今天招人(研发人员)招太多了,明天会不会有问题。”

 

  金山办公的研发大本营在珠海,但是珠海的高校相对较少,人才资源并不充裕。“所以上市以后我们做了个决定,在武汉新建一个规模更大的研发中心,未来几年在武汉可能会投入几千个研发人员。”章庆元介绍,“如果不上市,这件事情我们可能就不会去做了。”

 

  “技术立业是金山的核心文化,是刻在金山骨子里的东西。”章庆元称。科创板上市,将助力金山办公在“技术立业”的道路上行稳致远。

 

  “协作办公”新时代到来

 

  如果要给刚刚过去的2020年找一个关键词,那必然是“疫情”。这一贯穿全年的全球最大“黑天鹅”,不仅改变了国际经济大势,还在微观层面作用于众多细分行业:有的加速颓败,有的却迸发新需求。

 

  在办公软件领域,云办公、协作办公等新需求暴涨,正是疫情之下的意外所得。

 

  “其实我们早在09年就开始尝试做协作办公产品,但是我们发现用户根本就不买账,用户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用来干什么。因为在办公软件领域,用户的使用习惯非常重要,他已经习惯了用某个产品解决问题,你让他换一个,这种切换是蛮难的。”

 

  然而谁都没料到,疫情这个突发事件使情况峰回路转。

 

  “我记得是在春节之前,农历腊月二十八、二十九。那几天,我们突然发现多人协作编辑的在线文档——金山文档的用户开始暴涨,服务器直接就报警了。大概15天用户数就涨了一个亿,这是一个很夸张的增长。”章庆元回忆。

 

  “疫情这件事情,逼着所有人去使用了像金山文档这样的协作办公产品,因为它能解决当时这个环境下面的很多问题。”章庆元称。防疫需求之下,高频次的填报体温、行程报备等等信息收集,如果通过传统办公软件,那工作量是不可想象的。

 

  “我们中国用户的学习能力、适应能力非常强。他们在疫情期间体验过(协作办公)之后,就会想在日常工作中也可以这么去用。”章庆元称。

 

  金山办公做过相关的市场调研,疫情期间用户使用金山文档时主要用于收集健康状况、行程信息,全面复工复产之后,他们就用来登记库存、打卡、报名、排项目进度表等等。这使得疫情之后,金山办公的用户仍然保持了相当高的留存率和活跃度。

 

  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原本需要长时间投入的用户推广和培育工作迅速完成,也催生了越来越多协作办公应用场景。办公软件的“协作”时代,提前到来。

 

  “用户已经接受、理解了协作办公。我觉得未来几年会是协作办公井喷式发展时期。”章庆元表示。

 

  对此,金山办公迅速进行战略调整,全力迎接“协作办公”时代到来。2020年12月1日,金山办公在北京举办WPS“CHAO”办公大会,宣布将2018年推出的“多屏、云、AI和内容”四大产品战略,调整为新的产品战略——“协作”,并发布了包括金山表单、金山会议、金山日历、金山待办和FlexPaper在内的五款协作新产品。金山办公将把三分之一的研发力量投入到协作战略。

 

  章庆元在办公大会上表示,未来协作战略将成为金山办公在传统政企头部市场之外,撬动千万级中小微企业办公市场的关键。

 

  “这几年我们用户的办公环境在发生变化,我希望我们的产品矩阵能够跟上这种变化,这是我们的短期目标。”章庆元对中国网财经表示。

 

  而金山办公的长远目标一直只有一个。“我们希望做一个社会尊重、用户喜欢的公司。”章庆元称,“这个目标从金山创立第一天到今天,从来没有变过。”


出品人:张世福

制片人:陈晓芬

监  制:杨  威

策  划:李春晖  畅帅帅

编  导:刘津池

摄  像:刘津池  朱赫

设计制作:崔志梅  杨雪   畅帅帅


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