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3日 星期四

农夫山泉称为尊严关厂不再向北京提供桶装水

  昨日,农夫山泉就近期“标准门”问题举行新闻发布会,称产品同时执行浙江质量标准和强制执行国家安全标准,农夫山泉执行地标,不等于只执行地方标准。发布会现场农夫山泉与《京华时报》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标准门”事件似乎愈演愈烈。有消费者直言不论谁是谁非,最关心的还是到底产品有没有质量问题,希望监管部门“发声”。

  广东质监

  农夫山泉抽检

  未发现质量不合格

  除了关注争论本身,不少消费者表示最关注的还是农夫山泉本身的产品质量。昨日广东省质监局回复本报咨询时明确表示,目前并未要求农夫山泉的河源工厂停产,并表示近年来的监督抽查中未发现该公司产品不合格。“近年来,我局一直按照国家标准GB19298-2003《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和广东省地方标准DB44/116-2000《瓶装饮用天然净水》对全省天然净水产品进行抽样检验,未发现该公司的产品不合格。”

  但是针对“农夫山泉在广东河源生产采用浙江地标是否违规”的问题,广东省质监局表示:“请向食品安全标准管理和备案部门查询。”

  异地生产却采用浙江省地标,这种生产方式是否合规?标准间可否比较?记者昨日向国家质检总局发去采访提纲,问题包括:农夫山泉在北京、广东等地均有工厂,统一采用浙江省地方标准生产是否合规?该如何判断一项食品标准的“优劣”,标准之间能否相比较?浙江省地方标准DB33/383 要求是否低于广东省标准DB44/116-2000《瓶装饮用天然净水》以及国家标准GB5749-2006《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等等。截至昨日截稿未获回复。国家质检总局有关工作人员表示,这次提问会按程序办理回复,时间未知。

  华润怡宝:

  没什么好说的了

  尽管昨日的发布会更像是上述两方的角力,但是华南知名水企华润怡宝还是数次被提问的媒体提及。农夫山泉4月时曾公开指出,有理由相信隐藏在连串负面消息幕后的策划者就是华润怡宝。

  昨日,华润怡宝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对于发布会本身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指出,农夫山泉昨日并未攻击华润怡宝,所以也不再说什么了。

  不过,记者留意到,华润怡宝还是在5月4日更新了官方微博。该微博主要澄清与北京桶装水销售协会负责人的关系。早前,在要求下架农夫山泉桶装水后,有网友“人肉”北京桶装水销售协会负责人留的手机与华润怡宝经销商的一致。

  华润怡宝通过其官方微博解释,上述负责人确实在2007年入职华润怡宝北京分公司,但是已经于同年9月办理了离职手续。该人士同年10月加盟怡宝水店经营,该水店同时还经营多家饮用水品牌的产品。

  华润怡宝表示,2012年9月,上述负责人已经申请转出怡宝水经营权,并在同年10月到华润怡宝公司办理完全部手续。

  据悉,早前,华润怡宝已经在深圳起诉农夫山泉“抹黑”。

  农夫山泉:

  并非只执行地标

  昨日,以董事长钟睒睒为首的农夫山泉高层在北京见媒体。“我们今天在首都召开新闻发布会,就是希望能在这里寻找到真理。”钟睒睒在发布会开场白上说,做好饮用水产品是农夫山泉的责任。

  针对《京华时报》等媒体称其农夫山泉不如自来水,钟睒睒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他说,根据《食品安全法》规定,饮用水应当符合国家规定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这就是说自来水国标是所有饮用水企业都要遵守的底线。

  “所以农夫山泉标签标注了浙江地标,不等于只执行地标。”他说,公司同时执行 《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国标(GB19298)和浙江省地方标准《瓶装饮用天然水》(DB33/383),且同时受《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国标(GB5749,即俗称的自来水)的管理。当同一指标各标准有不同限制时,从严执行。

  “浙江地方标准到底落不落后?”他说,从项目看浙江地标规定的检测项目数57项,多于纯净水国标的22项和矿泉水国标的40项。从地方标准看,浙江标准的项目数也多于包括广东省山泉水地标的39项。“所以说,浙江地标还是先进的。”

  有意思的是,在上述讲解过程中钟睒睒不时拿起手边的农夫山泉猛喝,多次吸引大批记者拍照。

  另据农夫山泉昨日发出的官方微博,该公司已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京华时报》赔偿名誉损失6000万元。

  京华时报:

  报道经得起考验

  钟睒睒一度把矛头指向《京华时报》,“农夫山泉在这次不如自来水的报道过程中伤害巨大。”他说,此外有关报道又引述北京桶装水销售协会要求在北京市场下架农夫山泉桶装水,该协会只是一个民间组织,无权替代执法部门决定产品下架。

  随即,钟睒睒宣布关闭北京桶装水工厂。“一个协会就让产品下架的环境是不可能让我们继续生产了。与其说让北京消费者担忧,不如关闭工厂。”他说,为了企业的尊严农夫山泉将不会向“舆论暴力低头”。对于受影响的10万北京桶装水用户,该公司拟用旗下外地生产的瓶装水置换。

  钟睒睒谈及的上述内容引发多位坐在发布会第一排的《京华时报》记者的不满,他们相继打断钟睒睒的发言对其进行提问,火力继续集中在农夫山泉执行的标准到底怎么回事上。其中,一位该报记者也读出一份声明,4月10日以来的报道经得起考验,也并非针对农夫山泉一家,而是行使法律赋予媒体的新闻报道权。

  “我们的报道每一篇都经得起推敲,都是客观报道。”这位记者说,而农夫山泉在全国数百家传统媒体、网媒“卖广告”谩骂是不理性的。“我们也很高兴农夫山泉今天终于回归理性采取法律手段起诉《京华时报》。事实越辩越明,我们相信法律会给出一个客观公正的结论。”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