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2日 星期六

财经 > 消费 > 创富方法论 > 正文

字号:  

广西上林淘金客梦碎加纳 转行、进军新市场两难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去年6月,一百多名中国籍人员在非洲第二大产金国加纳非法淘金被捕,这个消息很多人看到过,而这批逮捕的100多名中国公民中,绝大部分是广西上林人。自2006年起,从2006年到加纳开始淘金,再到2013年年中非洲集中打击非法淘金族。"上林帮"8年的加纳淘金之旅,像极了一部18世纪美国西部淘金史的翻版。有人负债累累被遣返,有人在与黑帮的暴力冲突当中失去了生命。

  从去年起,由政府出面斡旋,广西上林人开始陆续回国。去非洲淘金,上林人几乎倾注了血本儿。而回国后,似乎已经将采金和生活连接在了一起的上林人,他们新的生活又该如何展开?而没有回到国内的那部分上林淘金人,他们的淘金梦又该如何延续?中国之声新春回访,今天聚焦广西上林。

  再次走上上林县明亮镇街头,已经不像半年前那么冷清,吃过午饭,老牛和同事盘坐在工厂门前,抽烟喝茶。谈起去年6月份在加纳的遭遇,还是一肚子愤懑。

  老牛:你不允许,以前你为什么事先你不阻拦,我们投资那么大了,你突然间阻拦,人能承受得了吗?

  去加纳淘金,先是个别上林人身先士卒,见到收益,更多的上林人蜂拥而去。两年前,老牛带着淘金设备进军加纳市场,主要在非洲负责采金设备的售后维护。去年加纳政府突然出手治理,上林人在加纳不仅丢了不少设备,甚至被洗劫,经过那场风波,老牛已是负债累累。

  老牛:大家都是从银行贷款出来的,用房子押的。再能干两年到三年,银行贷款就无所谓了。但是现在不给干,抓了就送你回来。我在这个银行贷100万,那我去哪里找100万还银行?给干,回来就能还银行。不给干,回来一无所有。

  回国后,守着堆砌的设备,老牛只能想着先变"废"为宝,做回老本行--五金制造。和老牛一样靠生产淘金设备生存的上林人不少都自主转行,上林县副县长蒙树枝说,淘金客大规模撤出加纳后,当地政府也在考虑他们日后的生计。

  蒙树枝:我们是引导他们改为生产适合当地发展的一些机具。比如说,鑫源企业,还有另外的两家企业,现在他就转型生产我们"美丽上林·清洁乡村"的所需的焚烧炉和垃圾箱。政府这个层面,为企业这一块转型也做了探讨,所有这些设备都定向跟我们这些企业来采购。

  当地也搞实用技能培训,一些上林人已经用学到的新技能到广东、福建打工,实在困难的家庭,靠社会保障救助。即便想了很多办法,蒙树枝依然担心,习惯了赚大钱的上林淘金客,不管是回国打工还是经营小生意,心里落差极大。

  蒙树枝:在外面打工虽然很辛苦,但他的劳务收入是很高的,比在国内就业要高一倍以上。这个差距怎么去平衡,让他能正确地看待这个事情,能够接受在国内在我们就近就业的这种现实,是我们也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大丰镇的李春秋夫妇,曾在广东开餐馆。2011年李春秋的丈夫拿出所有家当去了加纳。

  李春秋:以前在广东还好过。就是说看到挖金赚钱了,就卖掉那个店回来,全部投资进去。原来人家运气好,人家挖到了,我们挖不到啊。

  加纳打击淘金客,李春秋的丈夫并未和多数老乡一起回家,而是辗转去了另外一个非洲国家,继续淘金。具体在哪里,李春秋自己也说不清楚。她只知道,她和丈夫,两头都过得很艰难。

  记者:平时有寄生活费回来给你吗?

  李春秋:都没有钱了,寄什么生活费?自己的生活费都没有。基本都没寄回来。他去挖挖不到金,没钱寄回来。

  上有老,下有小,为了生计,虽然丈夫一再反对,但李春秋还是固执地在县城里干起了老本行--贷款开餐馆。

  李春秋:去非洲得有两年了,都没有赚一分钱,我不来开,没钱用啊。只能做这个啊,我还是贷款来开店。又要还贷款,这个店又没有赚回本钱,怎么会不困难呢?

  念着淘金梦,李春秋的丈夫继续流落非洲。明亮镇的老牛虽然正在转行,却依然没有死心。他说,上林人已经向着巴西、刚果这些新的淘金市场进军,他生产淘金设备的生意也有望起死回生。

  老牛:我们在这个地方来讲,人多地少,没有这种淘金的旧方式的话我们根本就生存不了。加纳不给干,如果别的国家给干,照样向别的国家发展。过两天就向巴西那边发展,我们有人过去了,还有刚果啊,津巴布韦啊,还有其他国家,求个生存。

  不论是老牛,还是李春秋的丈夫,还有那些观望的上林人,马年依然在憧憬着淘金梦,想断又断不了。

  •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刘黎 张垒
  • 编辑:谢凌宇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