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0日 星期四

财经 > 消费 > 消费曝光台 > 正文

字号:  

28万辅导费只考1分 "京翰1对1"不具备办学资质

  为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重庆市民龚女士给儿子郑伟报了重庆“京翰1对1”江北分校(以下简称京翰1对1)的辅导班,并先后交了28万元辅导费。然而,高额的辅导费并没有换来理想的成绩,上学期期末考试,总分750的六科,郑伟只考了241分,排名下滑到倒数第三,而生物竟然只考了1分。记者调查发现,“京翰1对1”不具备办学资质,因涉嫌非法办学,重庆教委已对其立案调查。

  家长:

  儿子生物只考1分

  龚女士告诉记者,她儿子郑伟在聚奎中学上高三,成绩一直不太理想。去年4月,龚女士驾车路过重庆江北区红旗河沟附近时,一张“京翰1对1”的宣传单塞进车里,上面宣传“提分不再难,四大重拳,剑指高分”。她拨打宣传单上的电话咨询,希望能将儿子六科的总成绩提高到500分,对方表示“没问题”。

  去年4月6日,龚女士与“京翰1对1”签订协议,郑伟每个周末前往“京翰”进行“1对1”的辅导学习。到了暑假,龚女士与“京翰1对1”又签订全日制补课协议:9月1日新学期开学后,郑伟不再回原学校上课,而是到“京翰1对1”进行全日制学习,期末再回聚奎中学参加考试。龚女士为此先后共交了28万元的辅导费,平均算下来每日收费近2000元,辅导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生物六科,其中英语的辅导费每小时高达600元。

  然而,高昂的学费并没得到预期的回报。今年1月17日,郑伟的期末考试成绩让龚女士夫妇难以置信:六科总分只考了241分,排名下滑至倒数第三,而生物竟然只考了1分。

  1月20日,龚女士以承诺的分数没兑现,辅导班属虚假宣传为由,要求“京翰1对1”全额退款,但“京翰1对1”负责人只同意退还剩余学时的费用10万元。龚女士因此向重庆市渝北区教委和渝北区工商分局进行举报。

  京翰:

  退还全部学费

  1月21日,记者在“京翰1对1”看到,教室都细分成数十个小隔间,有五六十个学生在小隔间里“1对1”学习。墙上的宣传资料称,“京翰1对1”聘用的都是拥有中高级职称,教学经验丰富的“名师”,但记者看到许多老师都十分年轻。记者在前台提出想了解这些“名师”的背景及学校的办学资质,遭到拒绝。

  一位自称李老师的男子说,重庆市内培训机构的培训费大都为每小时180元至200元,如利用周末补课,一个月一般要花两三千元;如果上全日制的全科培训,每月则需2万多元。“京翰在重庆有5个校区,共有3000多名学生。”“京翰1对1”教学质量优良,尽管学费偏高,但家长依然趋之若鹜。

  1月28日,“京翰1对1”校长助理王旭淑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京翰1对1”是在美国纽约上市的安博教育集团下属的一个项目,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多个大城市都开设了教学辅导班,管理规范,实力雄厚。至于郑伟事件,只能说是非典型的极端个案。郑伟的学习基础很差,甚至赶不上初中生水平,但经过辅导老师专心细致的辅导,成绩提升还是很明显的,数学从几十分提升到了100分,平时考试时生物成绩也在40分到70分之间。要是补课没有效果,家长也不可能和“京翰1对1”续签协议。郑伟期末考试生物只得1分,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现象。

  王旭淑表示,学校在招生或给孩子补课时,从来不会承诺从多少分提高到多少分。广告中“提分”是指能保证孩子的学习习惯及各方面都能有一个大的进步。

  王旭淑承认,“京翰1对1”目前只在工商登记注册,没有到教育部门申请备案,但已正在着手这项工作。另外,“京翰1对1”已将28万元辅导费退还给了郑伟的父母。

  教委:

  “京翰”无办学资质

  1月28日,重庆工商局渝北区分局经检二科副科长邹钢告诉记者,“京翰1对1”于2008年1月在渝北区工商局注册,全称为“重庆京翰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渝北分公司 ”,其经营范围为教育咨询服务,教育信息咨询,家教服务。按照重庆市2011年9月出台的《重庆市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审批和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这类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必须由教育部门审批,办理《办学许可证》。《办法》出台前注册的教育培训机构,需要补办相关《办学许可证》方可继续从事教育培训服务。

  重庆渝北区教委办公室魏主任告诉记者,针对这类非学历培训机构,以前重庆市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一般都是到工商部门注册一个咨询公司,然后就打“擦边球”开设培训班。去年9月份出台的《办法》,明确了教育培训机构应具备的条件,要有充裕稳定的办学经费、合理的人力资源配置和宽敞的办学场地等。随着《办法》的出台,民办教育培训将越来越正规化。

  魏主任表示,“京翰1对1”目前还没有到区教委登记备案,也就不具备办学资质,按照《办法》规定,此校涉嫌非法办学,目前区教委已对其立案调查。

  重庆森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重庆消委会3·15志愿者律师贺天强分析认为,重庆市的民办教育机构此前可以以公司的形式在工商局注册,教委往往放任不管,因此出现很多乱象。现在按《办法》规定,民办教育机构必须到教育部门登记审批,这样肯定有一些培训机构达不到审批条件,最终会形成没有合法身份的“地下学校”。一旦经营不善,缺乏监管的“地下学校”学员的正常学习就会受到影响,家长的投入也将血本无归。

  •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文新
  • 编辑:姚毅婧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