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6日 星期三

财经 > 消费 > 快消品 > 正文

字号:  

媒体调查发泡餐具被禁14年:小摊贩一直在用

有报道称,目前北京一次性餐盒使用量每天约200万只,发泡餐盒占20%,每天约40万只,主要集中在路边摊和小吃店。

  有报道称,目前北京一次性餐盒使用量每天约200万只,发泡餐盒占20%,每天约40万只,主要集中在路边摊和小吃店。

  昨天,被禁止出售、使用达14年之久的一次性发泡餐具正式“解禁”。事实上,禁令并未阻止一次性发泡餐具的售卖和使用,14年来,它一直是路边小吃摊和烧烤摊的“标配”。对小摊贩和新发地的批发商来说,禁与不禁都一个样,低廉的价格成为它禁而不绝的主要原因。

  标配

  路边小吃摊一直在用

  河北人老张来北京快十年了,一直以卖快餐和小吃为生。起初,他只卖肉夹馍,后来在北京东边一个紧邻社区的小市场上站住脚,经营品种也从肉夹馍扩展到了炒饭、炒饼、凉皮、凉面。老张的生意全靠一辆由电动三轮改装出来的快餐车,不提供桌子、椅子,肉夹馍做好后直接装进薄塑料袋,炒饭、炒饼等则是趁热装进快餐盒。

  “打包只有这一种餐盒。”老张一边做着肉夹馍,一边往炒饭作料那边扬了扬下巴:“就那种,白的泡沫的。”这种一次性发泡餐盒在老张和同行的口中被叫做“泡沫餐盒”,餐盒的上下两部分平直打开,叠放在一个很薄的大塑料袋里,袋口已经被拧了几下塞好,以防止土和其他脏东西落进去。

  在这个市场上,用这种一次性发泡餐盒的不止老张一家,“不信你就挨家看去,那些租到店面的小饭馆有用稍微贵些的餐盒的,剩下的,只要是在路边摆摊的,尤其是卖烧烤的,餐盒都是这种泡沫的。”离老张的摊位20多米远,是两家烧烤摊,再远些还有一家铁板烧摊位,他们用的也都是发泡餐盒。

  事实上,北京其他的小市场,尤其是四环外,推车叫卖小吃的游商们和快餐摊主都在使用一次性发泡餐盒,这是他们的“标配”。老张有个同乡,住在南四环,每天骑车到南三环里边卖铁板烧,“也是用这种泡沫餐盒。”

  成本

  老主顾拿货8分 批发更便宜

  10年里老张选择发泡餐盒的理由很简单:便宜。老张所在的那条街有一个小型菜市场,“买餐盒,找里面的粮油店,他们有。”

  粮油铺集中在菜市场西边的一排平房里。4月26日中午,菜市场里几乎没有顾客,各家铺子前,干辣椒、桂皮、枸杞等调料露天放着,摊位里面的货架上满是瓶装的醋、酱油等,再往屋里看,才能发现堆放在屋子深处的发泡餐盒。

  “一提60个,6块钱,要的多可以按5块5一提算。”粮油铺老板娘姓徐,南方人,已经在这个市场上扎了根儿。“来我这儿买餐盒的都是附近的,要这种泡沫的多,都是摆摊卖快餐的,这种便宜,合8分钱左右一个,开饭店的都用那种环保的。”说着,徐老板拿过一个白色不透明饭盒的样品,“这种硬,也贵,10块钱一提,七八十个吧,1毛多一个,比这个更贵的也有,2毛钱到5毛钱一个的都有,快餐是小本生意,用泡沫的省钱。”

  另一家粮油铺里,发泡餐盒的价格跟徐老板的差不多,“6块钱一提,60个,大一点的7块一提,也是60个,基本上1毛或者1毛多一个。”

  由于是老主顾,老张在这家市场进餐盒的价格是40块钱一件,一件8提,每提60个,折合每个餐盒8分多。

  四惠附近的东郊批发市场里,已经很难在餐盒批发的摊位上找到一次性发泡餐盒的身影,多位摊主表示,东郊批发市场不允许出售发泡餐盒已经有好几年了,“抓到要被罚的。”

  而在新发地,一次性发泡餐盒的售卖很普遍,发泡餐盒的样品跟其他质地的餐盒样品一起摆放在摊位上。新发地在售的一次性发泡餐具主要有两种规格,一种是市面上常见的规格,另外一种稍小一些,平均售价在7分至8分钱之间,要价最高的一家折合每个1毛钱。

  “外边卖小吃的都是用这个。”一位摊主介绍说,“小饭馆、小吃、烧烤都拿这种泡沫的,大点儿45一件,不到600个,小点儿的43一件,折合7分多一个,肯定是这个划算。”这位摊主介绍,他们出售的发泡餐盒一般有两种“去向”,“有自己摆摊卖快餐的为了省钱,直接来我这儿提货的,也有从我这儿进货再到自己的店里卖的。”

  解禁

  店主不知“能卖了”

  今年5月1日开始,被禁止入市的一次性发泡餐具获得解禁,但在解禁前夕,一直用发泡餐盒给顾客盛食物的老张完全不知道,给他供货的菜市场粮油铺店主也不知道。

  在他们心目中,发泡餐具是“被禁”的。但提起发泡餐具,老张已经不担心被罚款的事情,“说是不让用,一开始也担心被查了罚款,但我在这儿这么多年了,根本没人管,没事!”而在粮油铺里等生意上门的徐老板显得比老张还踏实,“没事,就这么放着,市场说过不让卖这种餐具,有查的我收起来不让他们看见,挺长一段时间没人检查了,照样卖。”在他们看来,无论是市场管理方还是相关执法部门,“已经很长时间不查了”,这让他们觉得“其实是可以照样用的”。

  李强(化名)在新发地经营一次性餐具批发的摊位,在他看来,禁与不禁,对一次性发泡餐具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以前禁它,照样在卖,连我自己看摊儿买的中午饭都是用这种餐盒,你说以前不让用它有效果吗?这事儿我知道,以前不让用是因为它属于白色垃圾,但话说回来,那些所谓的环保餐盒,大家吃完了照样随地扔,它们就不是白色垃圾了?现在又让卖了,我们做生意的确实不用藏着掖着卖这种饭盒了,其他的区别不大。”李强坦言,他希望餐盒的质量能有提高,“但是质量提高了,做生意的成本就提高了,现在好像也没有什么生产标准,肯定是哪个便宜哪个卖得好,价格高的不好卖,赔钱可不行。”

  说法

  摊贩:只要不涨价就行

  1999年1月,原国家经贸委颁布实施《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工艺和产品的目录》(第一批),发泡餐具因严重污染环境而被列为“落后产品”,提出在2000年底以前在全国范围内淘汰。此后,在2005年和2011年国家发改委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中,发泡餐具两次被列入淘汰类产品名录,明令禁止对其进行投资、进口、生产、销售和使用。

  2013年2月2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第21号令,对《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有关条目进行局部调整,在淘汰类产品目录中删除了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2013年3月2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表示,由于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符合国家食品包装用具相关标准以及有利于节能等特点,决定将这种产品从产业结构指导目录淘汰类中删除,允许生产使用。

  一次性发泡餐具于今年5月1日解禁的消息公布后,引起了多方关注。发泡餐具解禁前夕,不断有媒体曝光发泡餐具的生产乱象,同时业内和环保人士也纷纷呼吁相关部门尽快出台相关细则,明确质量标准和卫生标准。

  2009年,一次性发泡餐具二度被列入“淘汰类产品名录”前两年,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塑料一次性餐饮具通用技术要求》。曾有消息表示,“此前,我国没有一次性塑料餐具的国家标准,而是由每个企业制定企业标准,一次性塑料餐盒等不可降解餐具长期无标准可依,虽未明文禁止,却始终没有合法身份。”一次性发泡餐具以聚苯乙烯为主要原料。在这份《技术要求》中注明了规范性引用文件中为《食品包装用聚丙烯成型品卫生标准》(GB9688),内含11项标准,于1989年正式实施。

  事实上,目前北京市面上见到的一次性发泡餐具都没有标示产品的规格、生产厂家及产地。炒饭摊摊主老张用的餐盒,在底部能看到隐约的“MFF”字样,但究竟是什么意思,老张自己也说不清,“我以前都没注意到盒子下边还有字儿。”在新发地,几家一次性餐盒批发商出示的一次性发泡餐盒样品均没有正规包装,一层薄塑料袋是把餐盒与外界尘土等隔绝开的唯一介质,而这层塑料袋可以随意打开,供人查看餐盒的情况。无论是在新发地还是小区的菜市场粮油铺,一提一提的餐盒堆放在仓库或摊点房间内。

  老张说,他自己不关心餐盒的标准,“能不造成污染也挺好的,但我更关心价钱,只要不涨价就行。”J237

  • 来源:北京晚报
  • 编辑:谢凌宇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